标签:红楼梦

文摘

王熙凤理事的节奏密度太了得,控场总是滴水不漏

1

梁萧 发布于 41分钟前

@无边桃炎:#桃话红楼#林黛玉进贾府,和贾母相见,王熙凤来迟了,与林黛玉一阵热闹寒暄,这时候曹公笔触一转,突然插入一段王夫人和王熙凤的对话。这段看似平常又无关的对话里,包含了许多水面下涌动的暗流。※※※原文是林黛玉视角的...

文摘

秦可卿与贾瑞:规避风险与娱乐至死

1

梁萧 发布于 1周前 (08-01)

秦可卿是《红楼梦》里,第二个非正常死亡的出场人物。她死之前,一念不舍,还去托梦给她的真官配王熙凤(读过书的,都能发现她和婶婶的情意缠绵,这里先不展开了……),叮嘱了几句。先是说盛筵必散,不能执着:这是道理。但也说了些实用...

文摘

说到礼仪规矩,红楼梦里记录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1

梁萧 发布于 8个月前 (12-12)

@无边桃炎:说到礼仪规矩,林黛玉初次进贾府的时候第一次吃饭,差点踩着一个超级大坑。原文【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当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待饭粒咽尽,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今黛玉见了这里许多事情不...

文摘

如果曹雪芹跟一个现在的甲方合作写红楼梦……

1

梁萧 发布于 2年前 (2018-10-08)

@马伯庸:朋友碰到个甲方,抬出曹雪芹的例子,振振有词说人家“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才出经典,你们多改改没坏处。朋友气炸了,跟我们吐槽说人家曹雪芹是自愿改的,就算有脂砚斋、畸笏叟指手画脚,那也是有水平的建议。我们安慰他一通,不...

文摘

《红楼梦》里丫鬟的名字都有什么深意吗?

1

梁萧 发布于 2年前 (2018-05-26)

作者:知月红楼里丫鬟们的名字很多是主子改的,因此丫鬟的命名风格体现了她们各自主子的审美品味。贾母房里的丫头,名字是两个系列——珠宝(珍珠琥珀翡翠玻璃)、鸟类(鸳鸯鹦哥鹦鹉),顺口,喜庆,朴而不简,俗而不陋,是老人家的爱好...

文摘

《红楼梦》改成这样的书,曹雪芹的棺材板他压不住!

2

梁萧 发布于 2年前 (2018-05-07)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看到了一套“白话版”《红楼梦》,书有个响亮的口号:“读懂《红楼》不是梦”。翻看之前,我有点不明所以,《红楼梦》这么通俗的小说里,还会有人把它翻译成“白话”?翻看之后,我遭受到了深深的暴击。作者虽然身处民...

文摘

《红楼梦》又出新版本,后 40 回是谁写的依然没有定论

1

梁萧 发布于 2年前 (2018-02-22)

《北京青年报》报道,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的新版《红楼梦》将作者署名由通常的“曹雪芹著,高鹗续”或“曹雪芹、高鹗著”改成了“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一举动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红楼梦》作者究竟是谁的讨论,...

文摘

《红楼梦》最动人30句话,句句落在心坎上!

2

梁萧 发布于 3年前 (2017-10-06)

张爱玲说过,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作为举世公认的中国古典小说巅峰之作,《红楼梦》的魅力从未消减,虽只有大半部却无处不经典。曹公字字珠玑,用词绝妙,每阅一回,便多生一种人生感怀。而其中众多的...

文摘

因为熟读《红楼梦》,我逃过了这轮股灾

2

梁萧 发布于 5年前 (2015-07-09)

文|马衣6月26日是一个星期五,我和两个好友在东平路safe&green聚餐,期间一位好友接了个电话,“嗯嗯,嗯”。挂了电话,她平静地分享了刚听到的“内部消息”——星期一,股市将会全面反弹回涨。前一天,也就是6月...

文摘

《红楼梦》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1

梁萧 发布于 5年前 (2015-05-06)

作者:张佳玮众所周知,《红楼梦》里,贾瑞是有笔墨人物里,第一个死的,还死在秦可卿们前头。而他是自慰而死的。贾瑞收了镜子,想道:“这道士倒有些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