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生命

文摘

不作就不会死,但是有些景色,不作也是看不成的

1

梁萧 发布于 6天前

@理咚葆:我第一回听说翼装飞行,是在九十年代末。九十年代末,桩垫儿台还经常出品一些给正常人看的节目。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我妈单位里三班倒,每周有两晚的夜班。我老爹又在外地工作,周末才回来。这可把我便宜坏了,每周有两晚非常...

文摘

时间这只老狐狸,真是样样都掌握在它的手心里啊

1

梁萧 发布于 3个月前 (02-19)

@杭州金融女民工:人的想法,随着经历的增加和时间的推移,会发生非常巨大的变化。我年轻的时候看那个《裸婚时代》,满心满眼觉得刘易阳(文章扮演)和童佳倩(姚笛扮演)的真爱好伟大好可贵好励志,一度很讨厌棒打鸳鸯的童佳倩母亲,那...

文摘

人到底为什么穷?

1

梁萧 发布于 3个月前 (02-17)

昨晚睡不着,看了胡歌、桂纶镁、廖凡主要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电影和几位演员我都很喜欢,我喜欢文艺深刻一些的电影,不是说自己有什么品味格调,而是可以通过电影,最小伤害的体会生活中的痛苦、郁闷、和别无选择。我理解成为给情...

文摘

这个世界是怎样的?

1

梁萧 发布于 3个月前 (02-16)

作者:刘渝民疫情期间无事,聊一些我眼中的世界。先说一件有趣的事。很多年前,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简称a小姐),年轻的女孩子,白领,月薪一万多,有天坐公交车认识了位中年妇女,然后成为了朋友,她们一起爬山,运动,那位妇女据说挺有...

文摘

再坚持下,笑着向前好了,除了死亡,一切都是小事

1

梁萧 发布于 3个月前 (02-13)

@某个张佳玮:这两天,好像大家陆陆续续地,开工了。其实自1月20日以来,也只过了三周,但回想起来,恍若隔世吧?大概,许多人的2020年规划,都得重写了。忽然之间,到处有感叹前路艰难的。忽然之间,远大前程变得模糊不清了。忽...

文摘

他捐了5000个口罩,他叫林生斌

3

梁萧 发布于 4个月前 (02-03)

2020年1月31日,开年不顺的20年代终于艰难地渡过了头一个月。说实在的,真想一键重启。这天的《杭州日报》上,杭州红十字会公布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获捐物资明细。在这份杭州市民捐赠的物资清单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

文摘

为讨好所爱改变自己,值得么?

1

梁萧 发布于 5个月前 (12-24)

前段时间某新闻后,我们都知道了:某学生会副会长,挑刺找茬,控制自己的交往对象。这让我想起另一个相反的案例:人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会在多大程度上,不自觉地被控制呢?美国有个叫米亚·卡里法的女孩子,从事某种小众职业,遇到过些...

文摘

我在重庆有个表大哥,去世时也就三十多一点,他在家族里的时髦压根后继无人

1

梁萧 发布于 5个月前 (12-22)

@故园风雨前:我在重庆有个表大哥,我小时候很喜欢他,因为他每回来看我爸妈总带一堆东西。而且我跟他可以完全没有礼节礼貌,他刚进门笑着叫人呢:“二孃……”孃字没喊完,我糖果已经抢过来塞嘴里了。我还很喜欢他时髦的样子,整个家族...

文摘

得了癌症,所有人都想掏空我的救命钱

7

梁萧 发布于 5个月前 (12-16)

我是一个晚期癌症患者。我出生在东北——确切地说,是吉林、内蒙古和黑龙江三省交界的一座小城。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族里,我是个上不了族谱的女孩子,从小被推搡着、打骂着,当家里狗子一样养大。我这只「狗子」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去了大...

文摘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一篇颠覆你认知的文章!

15

梁萧 发布于 6个月前 (12-11)

文|拾遗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拾遗“(ID:shiyi201633)中国各大城市在陆续发布幸福指数。但这些发布很健忘——忽略了“死亡质量”也是幸福指数的核心指标。经济学人智库对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调查后,发布了《20...

文摘

我们公司里四十岁的大姐要去美国读研了

1

梁萧 发布于 6个月前 (11-18)

我一直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刚一毕业就碰上很多很优秀的小姐姐,这位大姐是隔壁后勤组的,一直以来默默无闻,没有结婚,平时话也很少,但是,绝对靠谱,所有的单据,所有的报表都是第一时间整理完成,还能分门别类,我们平常有什么单据不清...

文摘

你所经历的最羞耻的事情是什么?

4

梁萧 发布于 7个月前 (11-07)

作者:方无隅这件事太过于羞耻。羞耻到我每每想起还是会失眠焦虑,已经成了人生阴影。我12岁的时候学会了上网,犹如打开一片新的天地。那个时候还有谷歌,还有各种友好而神奇的社区遍行在我们的神州大地上。那年暑假,每天身体都被掏空...

文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1

梁萧 发布于 7个月前 (11-07)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话出自《桃花扇》,讲的是明末兴亡。但用在别的地方,也很合适。看着偌大的基业,一夜间可以冰消瓦解。为啥呢?再怎么折腾,也不至于能折腾掉啊?公元383年,前...

文摘

一封十六年前的遗书

2

梁萧 发布于 7个月前 (11-07)

有篇文章我答应写却拖了好久。是这样的,前些时候,微博上有个读者私信恳求我借钱帮他度过难关,因为他掉进了网贷的陷阱。我相信他的处境真的很糟糕,但恐怕不是我借两万就能摆脱困境,他的欠款不止此数,而且我怀疑他的欠款比他告诉我的...

文摘

暴富害死人

1

梁萧 发布于 7个月前 (11-02)

我最近这几天把一件事情想透了,觉得很有收获,今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上知乎,老给我推荐赌博相关话题,难道大数据分析出来我是个赌徒?哈。然后看了很多赌徒悲剧的人生故事分享,有钱人几千万几百万的输,没钱的也是十几万几十万的...

文摘

人为何恐惧自身的死亡?

1

梁萧 发布于 8个月前 (10-01)

@青团扇子:人为何恐惧自身的死亡?我感觉主要有以下几种原因:1、害怕死亡之前的痛苦。比如人会渐渐衰老、体弱多病,死前肉体可能会忍受一番折磨。(对肉体苦难忍耐度高、坚韧不拔的人,大概较少有这类恐惧。)2、害怕死后自身肉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