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作者:张佳玮

妇女之友和妇女虐杀者,细想起来会很可怖。

鲁达为金翠莲出头,三拳打死镇关西。
为刘太公的女儿出头,洞房里打了小霸王周通。
为林冲的娘子出头,执意要揍高衙内,最后野猪林救了林冲。
醉倒在大树十字坡,差点被孙二娘杀了,幸而张青看见了他的戒刀。
沧州一别后,多年后相见。鲁智深第一句话:

坐间林冲说起相谢鲁智深相救一事。鲁智深动问道:「酒家自与教头别後,无日不念阿嫂,近来有信息否?」

鲁智深是个最粗鲁不过的和尚,本不该跟女性有瓜葛,却是整本《水浒》,唯一的妇女之友。从头到尾,没有让任何女人吃过任何亏。关心起女性来,也是光明磊落。

另一方面。都知道梁山好汉对女人不那么体惜,但在杀法上,也很有讲究。
林冲杀陆迁,是刺入心口,杀王伦,一刀的事。武松杀西门庆,是打下楼去,斩了首级。类似不一而足。
而好汉们杀女人,是另一种杀法。基本是惨不忍睹的虐杀。

宋江杀阎婆惜,是剁了首级。

只这一声,提起宋江这个念头来。那一肚皮气正没出处,婆惜却叫第二声时,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却早刀落;去那婆惜颡子上只一勒,鲜血飞出,那妇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复一刀,那颗头伶伶仃仃落在枕头上。

武松杀潘金莲,是扯开衣服,剖五脏。

那妇人见势不好,却待要叫,被武松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胳察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

杨雄与石秀杀潘巧云,是剥了衣服虐杀。

杨雄道:“兄弟,你与我拔了这贱人的头面,剥了衣裳,然后我自伏侍他!”石秀便把妇人头面首饰衣服都剥了。杨雄割两条裙带把妇人绑在树上。石秀把迎儿的首饰也去了,递过刀来,说道:“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杨雄应道:“果然!兄弟,把刀来,我自动手!”迎儿见头势不好,待要叫。杨雄手起一刀,挥作两段。那妇人在树上叫道:“叔叔,劝一劝!”石秀道:“嫂嫂!不是我!”杨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头,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妇人叫不得。杨雄却指着骂道:“你这贼贱人!我一时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一刀从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

雷横是直接拍到人家脑浆迸裂。

这雷横己是衔愤在心,又见母亲吃打,一时怒从心发,扯起枷来,望著白秀英脑盖上,只一枷梢,打个正著,劈开了脑盖,扑地倒了。众人看时,脑浆迸流,眼珠突出,动弹不得,情知死了。

鲁智深对女性关爱有加。
其他好汉,杀男人大多一刀的事(黄文炳算是例外)对女性是两刀断首、拍碎脑门、剖心挖肝、五脏六腑挂树上。
这对比,想起来很可怕。

这种对女性的残忍依据是?
一个老故事:
汪萍演潘金莲最后被武松一刀刺死,怎么演也演不出。
李翰祥给她讲戏:她一生爱武松,一直渴望和他来一下,这一刀,就像操进她的b里!
说完李翰祥教了一个欲死欲仙的表情,汪萍照做,得到金马奖女主角奖。

李翰祥先生的意思,我理解:
好汉们对女性的虐杀,其实有性欲无处发泄的因素在里面。

我觉得,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鲁智深是妇女之友——他脑子里不动这念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水浒传》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