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令人喷饭的内幕交易

四月十四日, 五八同城和赶集网宣布合并,次日五八同城在美国的股票大涨30%。 两周后的四月三十日,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指控两名金融业界的中国人涉嫌内幕交易。

两名被告被控在五八同城和赶集网和并消息发布之前, 通过购买58同城的价外期权(out of money call option) ,非法牟利超过两百万美元。两人在美国的资产被冻结。

价外期权是一种杠杆效应极大的期权投机方式。比如一个股票现在价格50元,如果你去购买价格在60元的看涨期权,因为 60元高于50元的现价,所以叫“价外”期权。

通常情况下,市场对股价的波动有一定预计,短期的价外期权的市场价格会比较低,可能只有一两毛钱。但是如果真的股价迅速飙升到60元,购买此期权的投机者会有好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

我不知道那两位被抓到的老兄是怎么想的,如此明目张胆地去做这种上百万美元量级的,极为明显的内幕交易。 当然,每一个被抓到的案例,背后肯定有几个,甚至十几个没有被抓到的内幕交易者,此刻正在优哉游哉,沾沾自喜地数着钞票。

大部分被抓住的内幕交易案例都是通过提前泄露的公司并购的消息或者季度财务报告消息,来操作的,实际技术含量并不太高。犯案者多为公司高管,投资银行家或者律师,因为他们最有可能直接获得第一线的内幕消息。

有一个技术含量高一点的例子,可以参考我在一月份的一篇文章,“大数据的内幕交易”, 关于两个分析师通过分析信用卡数据来判断零售商的财务报告的案例 (订阅我的公众号investguru,然后输入 010 )

在美国证交会的网站上,可以看到许多近年来被抓住的内幕交易案例。这是一个最能体现真实人性的窗口,让人阅尽人间百态,不胜唏嘘。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年,那些令人喷饭的被抓住的内幕交易案吧。

最佳创意奖

2000年八月二十五日,几大主要新闻网站突然发布消息:制药公司 Emulex 总裁下台,公司上季度财务数据要被大幅度下调,公司被美国证监会调查。

消息传出后, Emulex股票十五分钟内从104元下跌到43元,跌幅超过60%,然后交易停盘。很快这个消息被证实是假新闻,恢复交易后公司股票又回到105元。

联邦调查局很快介入此案调查。其中一个线索是调查和Emulex相关的期权交易量最大的头三名交易者。 前两位都是职业交易者,天天做Emulex 的期权交易。

第三位,叫马克*杰克布,是一个新闻发布的服务网站 Internet Wire 的前雇员。杰克布后来承认利用前雇主系统的漏洞,发布这个假新闻,然后通过期权交易获利二十五万美元。他最终被判三年多徒刑外加十万美元罚款。

最佳辩护奖

著名对冲基金SAC资本曾被控在2008 年Dell 计算机公司季度收入公开之前,获得内幕消息而卖掉一千万美元的Dell 股票。

SAC 的大老板叫史蒂夫*科恩。事发前,他的手下把相关内幕信息通过电邮转发给他,然后给他打电话。科恩随后马上卖掉Dell 股票。

辩护律师称科恩是独立地作出出售股票决定的。虽然电子邮件寄到了科恩的邮箱,他不可能有时间去读。律师坚称,科恩每天收到几千个电子邮件,桌上有七台显示器,电子邮件是在最左边的显示器上出现。而且电子邮件的程序Outlook被另外两个程序遮盖。

律师称,科恩必须切换到最左边的显示器,缩小另外两个遮盖住Outlook的程序,沿着电邮的目录下滑,双击电子邮件标题后,才可以打开邮件,而且由于邮件被转发三次,要消化理解其内容需要一定时间。

最终科恩一名下属被判有罪,科恩本人在此案中安然无恙。

最佳通讯奖

为了掩盖内线交易的信息传递,各路投机者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1987年的电影‘华尔街’里有个著名的黑话“Blue Horseshoe Loves Anacott Steel”,在圈内家喻户晓。

二十多年后,2010年美国证交会公布一案,当事人用各类暗语,包括“飞行积累的里程”,和“土豆的收成“暗指购买股票的金额,传递内线消息。当事人被控至少进行了十几起非法内幕交易,获利超过一百万美元。

当事人P先生在瑞银工作,给另外一人 K 先生提供一些制药公司收购兼并的内幕消息。一份被截获的电邮里显示二人有如下对话:

P先生:告诉我你积累了多少飞行里程的点数,周五之前还打算拿多少。

K先生:我刚加入,已经获得五千英里的加入奖励。我想如果我经常飞,可以再拿到三到五千英里的奖励。

P先生:关于那个飞行点数,我觉得你应该再申请另外一家航班的,他们马上会有点数的奖励。

两人对话之后,K 先生两次分别转了五千美元和四千八百美元到第三个当事人,V先生的一个炒股账号上,购买了一家制药公司的股票。几天后这家公司被收购,股票涨了40%。V先生马上把股票卖掉获利。

其实我无需从道德角度来劝诫大家远离内幕交易。 内幕交易实际操作上回报有限,但风险巨大,得不偿失。

第一,内幕交易本质是一种短线行为。通过短线消息,一次性获得至少30-40%的利润,交完税之后,实际上也没有剩下多少。要想赚大钱,势必加大交易量,但利润一旦上万美元,很容易被监管者的”雷达”发现,被抓到的可能性也就大得多了。

内幕交易者,天天殚精竭虑地在每个环节掩饰自己的违法行为,还要编造新的谎言去遮盖旧的谎言。与那些在腾讯,百度,谷歌上收益十倍甚至百倍的长线投资者相比,实在是弱爆了。

第二,不是所有的内幕消息都是准确的。即使准确的内幕消息,也不一定能保证股票的短期变动会象你期望的那样

有时关于公司季度财报的内幕消息可能是正确的,但如果市场不在乎过去的财务数据,而对公司的未来增长有不同的解读,那么股票价格的变动可能与预计相反。这样的内幕交易就会亏钱,只不过这种例子没人去管而已了。

第三,内幕交易会让暂时得手的人上瘾,不去诚实地学习研究投资,而是不断寻找非法的捷径,直到有一天落入法网。

在美国,内幕交易的法律应用尺度上还是有些灰色地带,尤其是对于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工作人员,这也是在舆论界一个为人诟病的复杂议题。本文就不在此赘述。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最后总结就两句话:

1 如果你不确定你的行为是不是内幕交易,就不要去做。

2 做长期投资吧,那里有高得多得多的利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年那些令人喷饭的内幕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