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博士眼中的上海Uber司机:一群海派的有钱“话唠

文/张秋珏(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Uber是代表交通网络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佛尼亚州旧金山,以移动应用程序链接乘客和司机,提供租车及实时共乘的服务。乘客可以通过发送短信或是使用移动应用程序来预约车辆,利用移动应用程序时还可以追踪车辆的位置。

Uber在2014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迅速走红,除了解决交通的问题,Uber竟然还被当作结识某一阶层陌生人的工具!

小J,米国人,哈佛博士生。去年某次在上海坐“差头”时因为莫名其妙的被摸了一下大腿,害羞又惊诧的他从此有了阴影。

于是乎,今年来上海调研的几个月间,他就全身心的相信和使用了优步(Uber)这项发源于他祖国的产物。

因为小J的交通工具就是Uber。通过他的视角也许可以向我们汇出一份关于上海Uber司机的概况。(当然,每个人亲历不同,至少笔者对于Uber司机的部分印象和看法就和小J的南辕北辙。)

大部分去过美国

小J对于Uber司机的第一个评价就是“有钱”,大部分都是白领及以上更高职位的司机,贪图乐趣、为了搭讪或者挣点油费而出来兼职。

(在美国,Uber是为就业不足的美国人口发明新的、灵活的“挣外快”方式,司机职业包括收银员、零售业销售员、出租司机、面包师傅以及建筑工人等。)

小J关于“有钱”的一项有趣的衡量指标就是:有没有去过他的祖国(当然这个标准很奇葩,但是作为New Yorker,他丝毫不掩饰他这样的想法)。

据他了解,八九成的司机都去过米国,甚至有的家人或亲戚已经移民过去。遇到米国来的小J,就好像遇到知音,大侃而侃他们自己去过米国哪些城市,他们对美帝有非常好的正面印象,有时还会发表对于中美关系的看法。

话唠 (worldly& talkative)

小J小小发牢骚说,这些司机根本都是话唠,自己说话的欲望远远超过听你讲话。
有位别克哥在自己开的公司里,因为实在没人跟他讲话,特地出来开一圈Uber找人讲话。有些热心的司机会像导游一样,每每行驶过一个地方,就向小J介绍相关的典故。比如:南北高架的龙柱传说,这还是让小J听的很是喜欢。

但要是遇到开着宝马奔驰,甚至更高级别跑车的司机混入“人民优步”(People’s Uber)的队伍,来滔滔不绝的对你进行产业教育,对你进行成功学的分享,社科领域的小J也真心hold不住啊。最近让小J接受“洗礼”的是一名宝马哥如何发现高楼大厦中管道零件的商机而发家致富的故事,此前还经历过房地产、广告产业、机械工程的行业故事等等。

还有一次,一位福特哥对小J的国籍和肤色表现出好奇。当发现小J白人混巴基斯坦的血统后,司机一路自顾自的对着我们侃侃而谈起他公司里面的南亚客户们,并发表了他认为巴基斯坦人如何帅于印度人的观点。(小J听到这个令人心花怒放的观点,打开手机,开始陶醉于与友人的各种合影中的自己~~)

神秘的亚洲佛教徒

小J一度鸡冻的觉得在高速运转的中国上海,司机怎么可以开车开得那么慢呢!?

撇开最高限速、交通拥挤等等因素,直到某次,他说他终于顿窍了:他看到司机后视镜那里挂着护身符(talisman),在仪表盘那里放了佛珠( Buddhist prayer)。

(⊙o⊙)!什么!他是个佛教徒!难怪他开这么慢!No wonder he was such a CALM and non-aggressive driver!

也有很多优质女司机哦

但凡遇到女司机(小J遇到的还真不少),就一定逃不过婚恋话题。“你几岁了?”、“在谈恋爱吗?”、“结婚了吗?”……

小J眼中的Uber女司机,都是独立的职业女性,三十岁左右,穿着时尚,以工作为重心。

还有,为了找点事情做,上海老阿婆也粗来开Uber惹。她和小J玩了猜年龄,六十多岁的老阿婆被说成四十岁,开心的她对小J说:“你真是幸运可以被我这么漂亮的上海老奶奶载啊!”不差钱的老阿婆喜欢开着自己的豪车为人民优步服务,载更多的人,开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海派

小J觉得上海的Uber司机是最友善和最Open(脑袋的open,不是两腿掰开的open)的一群。在他看来,司机们对西方充满好奇。因为乘客七八成都是外国人,一些人就把开Uber当做寻求亲身接触西方文化的平台。

小J中文还不赖,自然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契机。

有司机慷慨激昂的对小J分享了自己要送女儿出国留学的整体思路。这位忧国忧民的中产叔叔表达了他对中国青年的素质问题的无比关切。对于中国家长过度保护子女而大加挞伐,对于中国小孩不够成熟而猛烈抨击,然后坚定的说他要送小孩出国留学,因为他脚得多获取异国的生活经验能让小孩变得更加独立。

还有一位祖籍上海南市区的“BMW教育家”,一上车他就开始对你“上课”,讲解他如何与遇到的西方精英互动,教育你远离上海小市民主义。

用细节说话就是:某个下雨天,他在高尔夫球场接到一位外国女乘客,女乘客细心的将球包里的一块布铺在座位上坐下,还有一些外国CEO也对他这个“司机”极为谦逊有礼,让他觉得备受尊重和需要推崇。当然遇到在他车里乱脱鞋的中东乘客,他一定会把乘客赶下去,虽然最后是被这位“宝马教育家”以“春风化雨”给“驯化”,还免费载这位乘客肥家,让他赶上小女儿的庆生。

总而言之

最后,有些Uber司机曾经跟小J抱怨一些外国乘客很harsh(比如脱鞋又不屑的那位乘客),这里小J提倡,“歪国人请友善对待他心中如此excellent的司机们”。小J也建议上海司机们多多学习英文,才能满足你们交流中更大的好奇心。

总而言之,小J说他眼中的上海Uber司机代表了上海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这个阶层由白领及以上更高职位的人群构成,他们包容、友善,普遍受过良好教育、富有、海派且对西方有着一定的认知和好奇,喜欢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

说人话总结就是:有些实在是一群需要倾诉渠道的“话唠”呀。

来源:http://shijuzhikublog.blog.163.com/blog/static/221084109201542421259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哈佛博士眼中的上海Uber司机:一群海派的有钱“话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