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今谅

“以后你就调去农业馆吧,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进化了,哈哈哈。”馆长拍着老刘的肩膀,觉得这是一个成功的玩笑。

老刘把恐龙馆的钥匙交给了馆长。两个半月前,他把另一串钥匙交给了前妻。他身上的钥匙越来越少了。老刘喜欢把钥匙挂在腰带上,他在恐龙馆当讲解员,讲到兴头上就会提一提裤子,腰里哗啦一阵响,心里跟着踏实。没能来得及偷偷配一把模型室的钥匙,老刘很后悔。

周二闭馆的时候老刘也休班,往常他会把儿子接来,跟恐龙们玩一下午,然后共进晚餐。老刘会假装给姿态各异的恐龙们喂炸鸡腿,蛋黄派,填了豆沙馅儿的糖葫芦,惹得儿子笑够了,再给他吃。那些是老刘能想到的,孩子爱吃的所有东西。

就不会换个样。前妻也总这样埋怨他。

屋里屋外,床上床下,他就不会换个样。

老刘被调到农业馆,模型室内是耕牛,奶牛,骡子,驴。动物们老实巴交,面目憨厚,老刘打开电源摸了摸奶牛的背,奶牛咔哒响了几声,掉了一个乳头,刚刚摆动起来的乳房又轴在了原地。照片墙上一面是他们驯化前的始祖,一面是他们应用于现代生活的光荣现状。包装盒上的动物多被画成两脚站立的人形,比张牙舞爪的老一辈无产阶级动物,富态了很多。屋里这头奶牛眼珠漆黑,从各个角度看去,都像是在被她注视着。这是奶牛界的蒙娜丽莎,老刘想着,替她捡起掉了的零件装上,一开开关,它又掉了。

老刘这次算是换了个样,儿子却很不高兴。他在班上说他能单独进到模型室,还能喂恐龙,所有人都说他吹牛,他许诺这周来拍照片,可眼前的却只有牲口。

老刘深入浅出地讲解这些动物更加高级,他们才是人类的好朋友,他们有智慧,他们遍布在这个地球有人的地方,他们有用。他们活着。

但他们不是恐龙。

儿子什么都没有吃。下一周,干脆没有来。

老刘把给儿子买的零食摆在动物们面前。动物们当然没有动,老刘也没有动。馆长进来说老刘啊不是我批评你模型室内怎么能吃东西呢快收起来你是不是连工作都不要了。老刘没说话。馆长又说下周开始有夏令营的小朋友来参观了这个奶牛要维修你先顶替一下吧。

蒙娜丽莎被拉走了,老刘成了奶牛,一身黑白大花,站在农业馆正中间,以他不熟悉的姿态。如果儿子来了,会被逗笑吧。

儿子果然来了,还带了一个班的同学, 神气极了。老刘刚想迎上去,看到了前妻,挽着一只霸王龙。原来世上还是有霸王龙的。那男人头有些秃了,两手交错盘一个黑黝黝的陨石手把件,吃着槟榔, 巨大的咬嚼肌像两只耗子上下滚动。馆长陪在他们身边,看到老刘,有点尴尬。前妻没有认出老刘,注视着霸王龙,他一皱眉头,她就替他瘙痒。这里吗?还是这里?前妻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吃了蛋黄派,再喝一口牛奶那么温柔。这么好吃的东西,儿子再也不吃了,他正给同学们分着老刘完全不认得的零食,他管霸王龙叫了一声爸爸。

老刘腿一软,又想往前又想后退,差点绊了自己一跤。

或许叫的是霸霸呢,一个尊称。老刘安慰自己。我才是爸爸呀。老刘心慌意乱地看着馆长领着人过来。馆长朝他点点头,让他站到中间的圆台子上。

“挤奶,要像这样握住,才不会溅出来……”

前妻替霸王龙挠了挠后脑,霸王龙发出一声怪叫。

“男奶牛是不能产奶的,所以奶农一般不会饲养男奶牛。如果牛妈妈生了男奶牛,我们就把它送去肉牛厂……”

霸王龙把槟榔核吐到手里,老刘盼着他随手扔掉,这样就可以鄙视他了。可他准确地把核投进屋子一角的垃圾桶。孩子们一声欢呼。

“人工给女奶牛受精,女奶牛可以少得病……”

馆长的大手摸过老刘的奶,又在老刘的下体比划着,老刘很紧张,老刘怕儿子看到。孩子们根本没有在听,他们正忙着模仿着霸王龙把手放在胸前,从远处往垃圾箱投掷,扔了一地的垃圾。可老刘还是很紧张,老刘的身子抖起来,老刘的眼泪下来了。

“奶牛是有感情的动物,大家要爱护奶牛。”

馆长问小朋友们参观完自然馆之后有没有什么理想。有的小朋友说要当科学家,有的小朋友说要当自然老师。老刘的儿子说,我要像爸爸一样,当一名霸王龙。

老刘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像是摔得稀烂的冰糖葫芦,在血管里拖着透明的碴子勉强地淌着。那是我的儿子啊,老刘的儿子,他应该成为一个小刘,一个热爱生活,遵纪守法的小刘。

老刘进入了战斗状态,就在馆长准备待他们离开农业馆的时候。老刘变成了一头迷彩牛,深绿浅绿,深绿浅绿。老刘往后退了两步助跑起来,老刘冲着霸王龙冲过去了。

霸王龙竟然又往嘴里扔了一颗槟榔。他伸出手,老刘的前妻将一把小手枪递到他手上。

老刘冲上去的一瞬间后悔了,他应当先给自己建立一个新的词条。可是他又来不及了,他总是花样变得太晚,决定却下得太早了。驴马骡子纷纷抬起头看着老刘,馆长往边上一躲,一大把钥匙掉在地上哗啦作响,老刘踏实了,四蹄翻腾,他在心里过了一遍他理应享有的新词条:

牛科,牛亚科,牛族,牛属,迷彩牛。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373647273750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