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束的雪崩

首先是一阵地动山摇。然后是冰雪滚下来的轰隆隆的声音。然后是四处逃窜的人群、尖叫声、和你。你也在和海啸一般的雪墙赛跑。

你躲在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这时你什么都看不见了。你只能无助地等在那里,听着自己嘶嘶的呼吸声,和跳的过快的心脏的声音,咚咚咚咚,打在耳膜上。其实也不太听得到,呼吸变得非常困难。你在等待这一轮雪崩过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去。也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是否还在人世。

“珠峰大本营……强震之后普莫里峰发生严重雪崩……从帐篷逃生。没受伤。很多人困在山上。”

北京时间昨天下午2点31分,罗马尼亚籍登山爱好者Alex Gavan(TW ID:@ AlexGAVAN)发了这样一条语句潦草的推特。此时距离尼泊尔博卡拉的8.1级地震刚刚过去20分钟。

地震发生的瞬间,登山者们所在的方位已经有了强烈的震感。

雪崩最先在距珠峰数英里外的普莫里峰发生,厚厚的雪体径直向珠峰大本营冲过去,几乎席卷了整个大本营。

27岁的马来西亚科技大学登山队领队Azim Afif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雪崩发生的时候他和小队其他成员正在一个帐篷中等待吃午饭,忽然间桌子和整个帐篷都开始摇晃起来。

当他们逃出帐篷的时候,看到“一堵冰墙直直向自己碾压过来”。这时营地里已经是一片慌乱,惊恐的叫声此起彼伏、有夏尔巴向导大声喊叫着,让人们赶紧逃命。

无情的冰雪夹杂着石块向人们涌来。很快就有人被冰雪和石头砸伤、被雪堆掩埋。

(Carsten Lillelund Pedersen躲藏的石头建筑)

“……我没办法跑到帐篷那儿了,只能躲在一个石头建筑后面……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很难呼吸。我们的营地在珠峰大本营的末端,那里共有近500个帐篷。一定会有伤亡……”登山者Carsten Lillelund Pedersen(FB ID:Use the world)在他的脸谱网上写道。

整个大本营有至少30座帐篷被夷为平地。再往上走,还有一号营地和二号营地,以及事发时散落在南坡和北坡的无数登山爱好者。

第一轮大规模雪崩过后,没有受伤的人立即组织起来,开始救援行动。Pedersen所在营地的就餐帐篷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临时医院。他们的大本营管理员Nigma本身是个医生,负责查治伤员,他们大多数都伤在头部、背部、或有多处骨折,只能等待救援直升机的到来。也有不少人拿起手机,在脸谱网、推特、微博等社交网络上发出求救信息。

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后续的雪崩一直在持续。整个珠峰,似乎被调成了振动模式,随时都在发生新的雪崩。

“当你在尼泊尔爬山时,总能听到一些雪崩的声音。但这次大雪崩之后,我们附近发生了很多很多雪崩……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在下雪,因此也很难看到后来发生的雪崩……太多了……几乎是每5分钟就有一次……后来我就不再去数了。这也让寻找伤员和遇难者的工作更困难了。”昨天下午5点多的时候,Pederson这样写道。

事实上,就在今天、北京时间4月26日下午3点30分,尼泊尔还发生了一次里氏6.7级的余震,引起了一系列新的雪崩和滑坡。

(佛瑞迪博格的INSTAGRAM)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雪崩至少造成了17人死亡、60余人受伤。33岁的谷歌高管佛瑞迪博格就在其中。佛瑞迪博格是谷歌X实验室隐私主管,该实验室是谷歌高度机密的新项目创意部门。他热爱登山,参与了多个与珠峰有关的谷歌项目,包括珠峰的谷歌街景项目,却在这场雪崩中,因头部重创殒命珠峰。死者中还有1名中国登山爱好者和2名夏尔巴向导。

作为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是无数登山爱好者心中的圣殿。每年都会有成百上千的人来到这里,希望能够征服山顶。截至2012年,已经有3842人成功登顶。天气好的时候,甚至会有数十人能在同一天登顶。

但不要忘记,登山路的两侧掩埋了100多具遇难者的遗体。你永远不会知道,雪崩是否会突然而至。

去年4月,珠峰的一场雪崩导致16名夏尔巴人丧生,之后管理人员封锁了整座珠峰。Pederson因此取消了去年的行程。4月13日,他重返珠峰,希望能够完成梦想。直到昨天,尼泊尔发生了8.1级地震。

“许多登山者都有赞助……但我决定自己搞定动机、时间、金钱这些东西。如果今年(的登山活动)也被迫取消,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总之,肯定会给我带来很大打击。”他在脸谱网上写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没有结束的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