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多少女人算够?

文/王可乐

“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这是乌兰托娅的《套马杆》,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

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数量和质量的关系,大多数属于企业管理范围,虽然属于数学和物理概念,但,有时候也是人的概念。

在曾国藩发表《讨粤匪檄》的一个半世纪后的湖南,诞生了这么一位奇男子,他身陷17位女友,竟能左右逢源,泰然处之,若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此桩公案不知何时为人所知,若不是这场无法预知的意外,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会再创辉煌,假以时日,说不一定他能成为第二个洪秀全。

这是一次对古风的回归,他告诉我们,总有人在传承。

中国皇帝400多位,妃子最多者莫属洪秀全。金田起义时天平天国刚打下一个村的时候,天王已经有38位妃子了,尽管都是柴火妞,但这不妨碍他在数量上冠绝古今,有史可查的证据明确他拥有88位妃子,定都天京后他每过生日部下蒙得恩要为他献上美女6人,进攻苏浙时洪秀全从李秀成选送的3000美女中跳出180人收入天王府。后来女人太多,天王直接取消了太监制,天王府里2300名女人陪侍洪秀全一个,由于人数太多,天王记不全,他开创了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数字化管理模式,给妃子们编号,于是就有了25妻,73妻等旷古未闻的命目。亦如湖南奇男子对17位女子代号管理法,“项目部”、“省领导”、“财务部”等等,中国的历史上都有轮回转世一说,如宋徽宗是李煜的转世,和珅是乾隆情人转世等等,“奇男子”的代号管理法明显是在向先贤致敬,此乃复古路线,继承了传统文化。

在女人的数量上,洪天王绝对冠绝古今,甚至他享用女人的工具也震古烁今,他有横直均八尺的大雕花床,这个床拿来干什么用的,不言而喻。他的《天父诗》500首,有476首内容都是他管理妃子为题材,如“文采飞扬”的《十该打》,41岁的洪天王为了管理好女人们,放弃朝政,遁入后宫,他一生的文学创作困于其中,直到最后身死国灭。

他不仅在女人数量上创造了历史,他领导的天平天国运动另外一个让人震惊的数量,是死人的数量。根据《户部清册》所载,1851年-1864年中国人口锐减40%,绝对损失量为1.6亿,我们尽情而疯狂的抛去“正常死亡人口数”,“太平天国”至少也造成了1亿以上人口的非正常死亡。人类战争历史上伤亡人口最多的就是被孙中山和相关组织美化的天平天国运动,其次才是二战一战.(值得补充的是天平军的武器几乎是钉耙锄头粪叉子,几乎没有洋枪洋炮一说。)

洪的一生用一句就可以总结为“生得猥琐,死得搞笑,几亿数量,胎死腹中,唯成其一。”

电影《大腕》里葛大爷说:“皇帝很幸福,他有无数的女人,而我只有一个,还跑了。”由此可见,有的人幸福源自于比较,尤其是女人的数量。中国古代皇帝中没有嫔妃的只有两位,隋文帝和明孝宗,明孝宗没有嫔妃是因为他做太子的时候和原配张皇后情深意切,登基之后就没有再娶,这两位都是“忙工作”,无暇女色,隋文帝是仅次与雍正的“职业皇帝”史曰:“勤劳思政,每日一坐朝,或至日昃”,其次隋文帝和原配独孤氏感情深厚,问鼎天下之后,也未再娶,明孝宗早朝必到,且加开午朝,这两位都是“忙工作”,独爱一人,更无暇其他女色,由此可见,尽管在封建时代顶端的皇帝,他们也不完全是后宫嫔妃满天下。

在江苏卫视《非诚勿扰》里有一期来了一位“高富帅”男子,说自己交了100多个女朋友,同时交往的就有7个,他证明自己很懂爱情,欲取代嘉宾宁财神的位置,替所有人指点爱情的精髓。宁财神说了一番话:“关于情感问题有两种人,一种是到了一条美食街每个馆子只点一道菜,然后把发票收集起来给人看,我每个馆子都去过;还有就是盯着一个饭馆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把所有菜吃完。当其他人去听从美食建议的时候,我相信人们会倾向于后者。另外您是有品位的人,需要注意细节,比方您拿红酒杯的姿势应该稍微讲究点。”

“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是很多男人心中情圣的形象,很多人羡慕这种所谓的“情圣”,觉得他们漂亮的女孩子走马灯似的换。其实这是爱无能,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维护一段爱,认真去品味他的爱人,甚至无法为爱去创造性的生活,支撑他们的仅仅是一种猎奇心态,他们对每个美好外表的人都想去探索,如果“爱无能”是一种病,如今这个时代他的数量肯定超过“性无能”。

他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数量?因为他们耐不住寂寞,他们无法自得其乐享受独处,他们乐趣不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他们的乐趣在外在的对象,外部的刺激,外部环境带来的新鲜感上面,在他们自己的内心深处,他找不到乐趣,他们贫乏而空洞,这些人往往外部条件比较好,不然他们无法勾搭到那么多恋爱的对象,他们习惯了被鲜花和掌声包围,每当有人试图走进他内心时,外部的出色和内部的贫乏会产生一种张力,这种张力会产生一种恐惧感和焦虑感,因为他无法正视那个贫乏、空洞、无趣的精神上的自我,一旦有人试图接近他们的心灵,他们会扯断这一根线,因为也许走进他的人会发现,那么不是一个漂亮的殿堂,那里仅仅是一片空地。如木心所说:“无知的人都很薄情,因为无知的本质就是薄情。”这种人无法体会到长长久久,温暖的美,他们无法洞察外表之下更深层的心灵之美,因为他的内心就是一片荒芜,种出来的是龙葵。

“很快你就八十二岁了,身高缩短了六厘米,体重只有四十五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的美丽、幽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五十八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愈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芒,只有你灼热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时,它才能被填满。”(《致D的情史》)这是前几年风靡法国的一本私人日记,可以称之为法国版的《平如与美裳》,八十四岁的法国哲学家安德烈·高兹为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的妻子多莉娜写下这封情书,记述了二人共度五十八年的情感历程,之后打开煤气共赴黄泉。在平静、理性、深情的叙述中,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形象带给了我们另外一种爱的境界——今生今世。

爱情是另外一个指标——质量。

你的这一次恋爱失败了,不代表你下一次恋爱是失败的,但是如果你的恋爱观是失败的,那么注定你每一次恋爱都是失败的。

恋爱观的扭曲有两个表现,一个表现是不相信真爱“大家玩玩就算”,另外一个表现是尽管有真爱,“他不属于我,因为太难了。”

拥有一份爱情的质量,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看看这些伟大的名字就知道了,他们不仅拥有一份越发浓烈的爱情,而且他们心灵丰富而赋有诗意。

我想起了一本关于数量的书名——《十三亿种活法》:“尽管这个时代已然粗鄙不堪,但是我们要持有信仰,并且活着。”我想,信仰便是从数量到质量转换的一个方法。

爱情,选择即负责。是热度向持久度的诗意转变。他即不是柏拉图的精神恋爱,也不是罗素的爱即是性,爱情是激情退去之后,把平淡的生活融入成温情。激情是快餐,来的快去得也快;温情波澜不惊,是慢慢烹饪的佛跳墙。如马克思所说:“只有爱才能播种出爱,只有信任才能播种出信任,所以只有给予才能播种给予。” 埃里克•霍弗的著名比喻,西红柿与龙葵——它们都属于茄科的植物,它们在形态与内在都有诸多相似之处,西红柿营养丰富,龙葵则有毒。

套马的汉子,你虽然威武雄壮,可,你是爱无能,这是病,得治。

附《天父诗》“十该打”: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

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

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

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来源:http://www.jianshu.com/p/deacebce2c4b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拥有多少女人算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