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毕福剑

成名多年的央视主持人毕福剑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昨日会以如此猝不及防的方式被曝光且被热议。

先看看那段视频吧。昨日,一则录制于宴席间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被大量转发,只见,脸泛红光的老毕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对着在座的与会者,以边唱边评的方式,重新演绎了一遍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中选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一分余钟的说唱,迅速被整理成文:

唱:我们是,工农子弟兵——评:哦,当兵的!

唱:来打深山——评:来深山干哈呀?

唱:要消灭反对派——评:能打过人家吗?

唱:改天换地,几十年闹革命南北转战——评:噢,够辛苦的啊!

唱:共产党毛主席——评:啊,可别提那个老biang养的了,可把我们害苦了!

唱:指引我们向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插两边——评:这啥打扮啊?

唱:红旗指处乌云散,解决区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评:嗨!地主招你惹你了?

唱:人民的军队,与人民共患难,到这里为的是扫平威虎山!——评:吹牛逼吧!

其中,引爆舆论的关键一句,正是粗口点评中共创始人:“可别提那个老biang养的了,可把我们害苦了。”

作为今晨唯一一家白纸黑字就此发表评论的媒体,环球时报也没好意思直接引用那个粗俗词汇,而只是截取了后半段:“对毛泽东使用了羞辱性词汇,称他‘把我们害苦了’等等。网上舆论因此大哗。”

的确是哗然,尤其,赶在清明时节。

认证为“作家导演”的@刘毅然,昨日午后几乎是拍案而起,直接将毕姥爷定义为叛徒:“清明刚过,全国人民还沉浸在对抗战先烈民族英雄的缅怀之中,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却借唱样板戏辱骂开国领袖、调侃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令人震惊!毕是共产党员,转业军人,如此露骨地背叛自己的信仰,又发人深醒!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回首历史,世界各国人民最痛恨的就是叛徒。”

老毕的央视主持人身份,也与出格言行有违和,所以,才有@陆天明之质疑,“…如果这是真的,我要问,哪个毕福剑是真的?在央视当主持时的是真,还是这个私宴中的是真?再问,为什么央视不断会培养出这样的骨干,把反体制的内心深藏着,或私下或一旦离开央视后显露的仇视便比谁都狠。这样的媒体人岂止央视有啊。”

毛泽东,中共,军队,各个都是敏感词汇,偏偏,毕福剑却各个予以嘲讽。

三面树敌,疲于招架。@李牧紧抓住毕福剑曾服过役一点,对他“拿解放军领章徽开涮”大为不满:“…此人当过兵,据我所知,一个退役军人,最珍视自己的军旅时光,从军装到战友,神圣不可侵犯。我真的想知道,毕福剑的袍泽们看了这段视频怎么想…一个正常人有荣誉感,他/她不能允许侮辱自己的同侪、侮辱自己的价值取向。可以批评,可以有不同意见,甚至可以有很激烈的争执,嘲笑谩骂却是不可理解的——你毕福剑既然对林海雪原的英雄们如此不屑一顾,你为何投身英雄们的事业?今天中国选择机会如此少吗?”

是的,单仁平也抓住了林海雪原这一点,这也是环球时报一击必中所在:“值得一提的是,智取威虎山是关于中国革命时代最著名的故事之一。由于解放军在林海雪原里打的是土匪,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内战’,近年的意识形态之争也没敢碰它。那个故事的可歌可泣和喜闻乐见几经洗礼,新版电影《智取威虎山》大获票房成功,是公众对它价值肯定的最新证明…视频中毕福剑的唱评即使只是为了逗乐,也不能不说是低俗的。他当时身处的那个小环境以歪曲、贬损英雄故事为乐,并且看来得到他的迎合,这对公众蛮意外的。如果说毕的真实价值观就是那段唱评所体现的那样,那么公众的失望应当说是正常的。”

这篇今日获搜狐、网易以及凤凰三家门户网站首页推荐之论认为,“这段视频让人看到与荧屏上不同的‘另一个毕福剑’,从而打击了毕以往的形象,甚至可能产生某些后续影响,这些都是毕需要承当的,他没什么值得抱怨”:“互联网时代,舆论对名人的窥探无孔不入,这大大提高了名人谨言慎行的必要性。各种社会名流的私下言行被曝光到互联网上,在全世界都已屡见不鲜,这种时候毕这样的名人还在饭桌上眉飞色舞戏谑智取威虎山的解放军,对毛泽东说严重不敬之语,导致轰动性视频流到网上,他自己应负很大责任。”

文末,单仁平留有余地,把那一段送给不满者:“最后我们要说,在不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把一个名人私下有争议的言论发到网上,这一做法不应受到鼓励,不管它的实际流行度有多高,也不管遭曝光的名人自己对此负有多少责任。”

一个私密饭局的发言,堂而皇之地出在网络上,这样的流传路径,是让不少人细思恐极。

作为毕福剑的央视同事,@王志安即有愤怒需宣泄:“谁没在饭局上发过一些牢骚,吐槽过自己的单位和老板?如果这些话都被公开,谁还能安然处世?饭局属于私人聚会,饭局上的言论,未经本人许可随意散布,轻则违背道德,重则侵犯隐私权。这是底线。将饭局言论公开以达到整倒对方的目的,这是下三滥。凡是为这种行为点赞的,也是下三滥。”

“酒局和互联网都成为扳机”,@石扉客2014以一个形象鲜明的比喻,将现代鸿门宴的盖头缓缓掀开:“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陌生人社会和熟人社会之间还有个危机四伏的半熟人社会。在人员混杂的酒桌之上尤其得小心,酒酣耳热之际,确实很容易放松警惕,忽略这个半熟人社会潜伏的危险。”

不过,根据流传的视频来看,毕福剑在唱评结束之际,手一抬说了一句,“你录这个…”,虽无法得知下半句所说为何,但这表明应该并非偷拍,当然,从拍摄的角度来看,这又与老毕所指方向有异,所以,目前仍无法断定流传的视频版本,是否源自席间所偷拍而成。

在@仙人指路010看来,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是谁这么缺德?这干的是人事吗?…不见得是席间损友存心告密,有觉得好玩的,发给了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情形就不好控制了”:“看视频中,席间有孙小梅,有史国良,想必来的都是关系比较亲密的好朋友。好朋友聚餐喝酒,不必端着装着,心情放松,酒到高潮,即兴模仿一段自己看的二人转,就此惹祸,实数意外。”

同样也是看视频,@薄衫降温2015也发现了两个人:“大家一个劲地谴责毕福剑,但大家有没有谴责这两个又叫好又鼓掌的?据说鼓掌的叫刘大为、秃子叫史国良。使我惊讶的是既是党员,又是军人,更是政协委员的刘大为,听完耻毛、反党、侮辱人民军队的言行,不但连声叫好,还猛烈鼓掌,我想问: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有此铺垫,才有@吴法天之担忧,“…在座者吃饭的非富即贵,他们代表了上流阶层,都对毕某人的言论予以掌声鼓励,某种程度上说明权贵的反人民性。这正是改革和法治需要深化的原因。”

甚至,@思想火炬所转之论还认为,“毕福剑事件是一场精心设计、试探底线的阳谋”:“通过私人聚会和调侃的方式试探底线,目的是推墙。如有人追责,则以私下调侃搪塞;如能蒙混过去不受惩罚,后面将会赤膊上阵,变本加厉。所以,这次必须从严处理,以儆效尤。”

从评价毛泽东角度切入,助老毕金蝉脱壳难度太大;以非公开场合言行为由头,还可替毕姥爷多说上几句。是的,把私人场合发言,拿到公共场所传播,哪怕对方是央视主持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也是心生厌恶。

@Zhanglicool即有不忿:“把一个人在朋友聚会时私底下的言行公之于众,并作为揭发的材料和攻击的对象,犹如回到了文革抑或乔治奥威尔的1984,人们道路以目,无时不刻警惕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这并非是一个正常社会的产物,这种告密行为对社会肌理的伤害是无以复加的。”

同样,@忧国忧民王全杰也认为,“时代变了,已经不是设置文字狱和语言狱,鼓励朋友‘告密’、夫妻‘告密’的时代。朋友间和夫妻间私下讲的戏谑性的语言不应作为整人依据。或者干脆说:今后我国不再因语言整人了。”

一向与公共知识分子流行观点多有龃龉的@烧伤超人阿宝、@韩东言,也对“不声不响录下来放到网上”表达了不屑:“…如果老毕这段话是在被窝里,被他老婆偷录的,然后发在网上,各位有何感想?真的不要上纲上线人整人了,私下里的言论,理应受到诚信私密的保护,我们不该鼓励告密者,莫要人与人之间严防,我们都要做坦荡荡的君子,恪守正派准则。”

那么,需分辨公务员与主持人吗?

他们之间应区别对待吗?

@吹牛不在行想起一桩往事,有不解要询问方家:“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酒桌上骂了一句老百姓给脸不要脸,被撤职。央视《新闻1+1》深入报道,从头到尾没有谴责过一句偷拍者,反复强调梁文勇说‘藏着内心里的真心话’‘骨子里头的真实想法’!怎么被偷拍的是大裤衩主持人马上就变调了呢?就这么做党的喉舌的?”

有意思的是,在@tinyfool怀疑“这应该不是他创作的”之后,@共和国裁缝即表示:“你们太脱离基层了,我20年前就听过了”,予以附和的@他回精神病院了,也称这是“九十年代的段子”。

有人粉转黑,也有人黑转粉,一如@杨佩昌所说:“看过毕福剑的视频,突然对央视心生歉意。以前提起央视,不由自主会联想到女主持人、情人、二奶和三奶等词汇。没想到央视还有这么一个思想独立的汉子,失敬失敬!”

还有诸如@北疆追梦者之满腔愤懑:“著名主持人毕福剑说了别人不敢说的,比现在的名人强多了,很多人自私的连发言都要深思熟虑,就像狗一样训练好了才敢乱吠!有良心的朋友们都应该善待他、支持他!某种意义上他是一个探路者,面对如今不敢言不让言的社会,终于有一个敢说话的,请别跟着乱喷了,也许是我们奴性太深重了,该哭的人是我们。”

@孙炳军Baron提出四点看法:“首先,@毕福剑 的言论不合适,需要道歉;其次,这不是他的职务行为,只能代表他自己,与央视无关;再次,我不同意他享受体制的好处,可以离开体制再骂这种说法,否则就意味着体制内的人不是为人民服务了。想煽动体制外的人造反吗?最后,他的言论没有违法,不应该受法律制裁。”

不应受法律制裁,那会受如山字底、草刚好,央视台长胡占凡今日正式退休,原广电总局副局长聂辰席接任。

查到央视投诉热线后,@無風即風以行动表明态度:“4000002288,我已致电实名投诉,进入菜单后按0人工接听: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国家与政府频道的著名主持人,我认为毕福剑先生饭桌上的玩笑开得太过伤害民众感情,应该就此道歉。接线员小姐说已登记并将反馈到主管部门,我追问何处可看到受理情况,例如网站、邮箱?彼答:没有,具体请留意本台公告。”

来源:媒体札记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另一个毕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