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几坨金子,照样泡不到黄蓉

作者:文/六神磊磊

前一阵,一个帖子在网上流传:郭靖追到黄蓉,是因为用钱砸。在《射雕英雄传》里的二线城市张家口,土豪郭靖用一顿五位数的饭局、七位数的现金、一部无法估价的小红马牌豪车和一件貂,硬生生把黄蓉砸垮了。

男同学读后,纷纷表示醍醐灌顶:难怪我单身,原来是砸不出RMB(软妹币)啊!

帖子不错,揭示了江湖情场的残酷。但千万别被误导——黄蓉这个位级的姑娘,光用银子就可以砸垮吗?

如果你是个不争气的土贼,给你几大坨金子,照样搞不定黄蓉。在她面前你会有一百种死法。

下面我给大家分析分析,郭靖遇到黄蓉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郭靖除了有钱,还用了哪些看不见的手段?如果换成一个暴富的土贼,面对黄蓉会犯那些致命错误?

一、郭靖的资产构成是非常合理的。换成个暴富的土贼,我保证你有无数种祸光资产的办法,你的钱带不到张家口。

分析一下郭靖的资产构成,会发现他负债率很低,现金流极为充裕,有硬通货——八锭黄金,有皮货——黑貂,主要资产小红马和双雕变现能力好,而且年齿小、身体状况佳,增值空间巨大。到了打大商战的关键时候(比如遇到黄蓉),郭靖要钱有钱,要库存有库存,这样的企业不打赢谁打赢。

换成个土贼,即便蒙古大汗给你钱,你暴发了,打算怎么管理资产?

你要是肯老老实实当个草原土豪,拿着金子不折腾,那倒也罢了——你总会抱着钱存活期吧;想收益多几毛,你总可以各种理财产品嘛,也够小红马的草料钱了;收益再高些,把双雕的饲料钱也顺便解决了。

你再贪婪一点,想抱着大汗的金子试试P2P,投网贷,也未尝不可,控制下风险,例如把你的金子砍成一百坨,分投一百个项目,还是可以比较保险地做土豪。

然而现实是:你能做到吗?对于暴富的土贼郭靖,准有无数人冒出来给你挖坑下套,把你当冤大头。

你能保证自己不被忽悠去买海景房?那里离大蒙古千里迢迢,春暖花不开,鸟不拉屎;被骗去炒白银现货,抑或满仓A股,从此法号踏空;或是干脆买了一大堆纪念币和花花绿绿的字画;又或者你的存单被忽悠成一大堆保单,要到你80岁才能兑现,结果襄阳城破你壮烈殉国的时候才60岁。

更可怕的是,你那些字画和股票,对你泡黄蓉可没好处。你拿出一副重金收的青绿山水来,说是北宋范宽画的,她一看是北京范伟画的;你说这条幅是蔡京写的,她一看是蔡明写的。你们的聊天还怎么继续?

你无奈改谈投资,作为A股散户,只好聊三个永恒的话题:问内幕、求荐股、骂庄家,黄蓉俏脸一沉,说我爹就是庄家。空气里全是你的小心肝碎裂的声音。

二、土贼暴富,是有些常见病的,吹牛逼,假义气,小气,都是会招致黄蓉一票否决的必死项。

看看原著上,郭靖和黄蓉第一次吃饭时,怎么聊的天?“不泄露自己身分,只说些弹兔、射雕、驰马、捕狼等诸般趣事。”这是很会聊天的表现,是很高的境界。

郭靖这叫做扬长避短、差别攻击。他一上来就发现黄蓉“谈吐隽雅,见识渊博”,于是果断调整策略,不掉书袋,不玩文艺,不讲武功,不扯星座,不谈奢侈品,不聊海岛游,专说些荒凉草原上的骑马射雕打猎放羊,新鲜吧?没见过吧?

黄蓉果然吃了这一套,“听得津津有味,听郭靖说到得意处,不觉拍手大笑。”

郭靖不炫富,不吹牛逼,不吹自己认识这个领导那个秘书,没有喝多了当桌掏出电话来要打给铁木真大汗、拖雷王子或是哪个百户、千户。对势利眼的店小二,黄蓉很刁钻,郭靖却不刁钻,不乱骂服务员,从头到尾一派绅士的温和。你要是个暴富的土贼,保证自己能做到?

郭靖花钱大方,这固然难得,但更难得的是郭靖小时候很贫苦,有了钱之后却能大方,这尤其不容易。从这个意义上说,郭靖和韦小宝有一样的优秀素质。

大方是装不出来的。能不能打动黄蓉,不完全在于钱,还在于你和钱的关系。是你支配钱?还是钱支配你?这就好像照相,气场不够的人哪怕和把空椅子照相,都像是椅子的配角。

三、郭靖在遇到黄蓉之前,抵制了多少女色的诱惑,连成吉思汗的亲闺女华筝公主都没尿。换成一个暴富的土贼,你能洁身自好、清清白白坚持到张家口?

越是暴发的土贼,找媳妇往往越看重女方家有钱有势,说不定早把身边的草原白富美挨个轮流扑了,A不行扑B,B不行扑C,在蒙古就臭了大街。

你要是这类人,铁定先瞄准华筝公主,死缠烂打,大献殷勤;发现公主扑不动,就转而扑拖雷的表姐、术赤的小姨子、窝阔台的堂侄女之类;发现仍然扑不动,再去扑什么哲别师父的三姑、赤老温将军的干女儿……

最后结果往往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终于搞定了哲别师父的表嫂的外甥女的大姨妈的闺蜜,志得意满,为自己成功跻身蒙古贵族圈子而沾沾自喜。

这样一来,你还有什么机会遇到黄蓉呢?

土贼暴发后易犯的另一大毛病,就是对女色有很强的补偿心理,年轻时没吃饱,成功找到富婆贵女后,下一步往往就是乱吃窝边草。

你要是这类土贼,在碰到黄蓉前,难保不先打起了韩小莹阿姨、梅超风姑姑的主意。如果没得手,则白惹一身臊;如果侥幸得手,也必定是被韩阿姨、梅阿姨们步步严管,日日逼宫,形如药渣,生不如死。

你挨个招惹身边的异性,连小打字员都躲着你走。你分不清楚界限,沾过的姑娘抹不平,全部借势上位,丫头能指使你办事,保姆能对你呼来喝去,女家教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招摇,焦头烂额的你还怎么追求黄蓉?

想想这情景吧:你遇到黄蓉,聊得很开心,正想进一步发展呢,韩小莹、梅超风阿姨半分钟一条微信,五分钟一个电话,追魂夺命;拖雷兄弟又黑着脸来电,找你谈谈他妹妹的事;你咬牙关了机,怀孕女奴的三哥又打上门来,要你给个说法。

好不容易打发了三哥,和蓉儿吃完饭,你掏钱埋单,却错手摸出来一堆酒店的房卡;你取现付账,却发现梅阿姨又擅自改了你密码;脱下貂来送给黄蓉,却忘了口袋里还有蕃石榴味的套套;送人家小红马,行囊里却被发现了华筝公主的丝袜。

到这时你还想泡蓉儿?还是乖乖去听一首老歌吧:

天还是天喔雨还是雨,这城市你不再熟悉;
蓉儿还是蓉儿喔你还是你,只是多了一个冬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给你几坨金子,照样泡不到黄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