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越便宜的飞机越容易出事吗?

昨天,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一架空客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德国之翼是一家廉价航空公司,隶属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

这是继去年12月28日亚航客机坠海后,不到3个月,第二次发生廉价航空空难。舆论,尤其是中文舆论,关于廉价航空是否安全的话题再度升温。

廉价航空究竟是否安全?这要从它的发展历史和运营方式说起。

廉价航空是怎样出现的?

直到上世纪70年代,在航空业最为发达的美国,搭飞机仍是一项消费不菲的活动。然而,1971年,美国西南航空的成立改变了这一切。西南航空是航空业历史上第一家廉价航空,它的主要思想就是,通过简化的服务、型号更单一的机队、较低的票务成本等方式,降低运营成为,以低票价实现航空的“公交化”,“薄利多销”获取利润。

在当时,这一想法遭到各大航空公司的嘲笑和抵制。“高密度的航线、极简单的餐食、停靠在非主流机场、像公车汽车一样没有座位号……”这些做法在当时被视为不正规,但也正因为此,西南航空才能提供足够便宜的机票。

成立两年后,西南航空便实现了盈利。2001年“9.11事件”后,几乎所有的美国航空公司陷入了困境,美西南航则例外。2005年运力过剩和史无前例的燃油价格让美国整个航空业共亏损100亿美元,西南航空公司则连续第33年保持赢利,成为自1973年以来唯一一家连续盈利时间最长的航空公司。

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伴随西南航空的成功,廉价航空模式开始席卷美洲、欧洲、大洋洲、亚洲等市场,以近30%的增长率,成为航空业中发展最快的版块。目前,廉价航空已占全球运输总量的26%,在欧洲,这一比率达到了39%。

“廉价”在哪儿?反正没“廉价”在安全上

廉价航空是最近10年才进入到中国的概念,于是很多人一听到廉价航空,可能就会往“便宜无好货”上面靠,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必须要说的是,“低成本”与“低安全”不能画上等号。航运事故的特殊性,决定了它一旦发生,对航空公司声誉的打击是致命的,低成本航空更难以承受这种打击,所谓“安全才是最大的效益”。廉价航空如果保证不了航线安全,就会陷入自身难保的地步。所以,廉价航空的飞机并不比全服务航空的飞机更危险。

数据也支撑了这一点,《法制晚报》曾经对2010年到2014年一共67起重大商业空难的数据进行统计,廉价航空在这一时期只发生过两起空难,占比3%。而前文已经说到,廉价航空在全球航空业中的份额已经占到了26%。最为老牌的廉价航空,美国西南航空还被《国际航空》杂志列为世界最安全前十名的航空公司之一;就连最近遭遇不幸空难的亚航和德国之翼航空,之前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安全记录。

廉价航空的“廉价”是怎么省出来的?

其实,廉价航空最确切的名字是低成本航空。看一家航空公司是否是廉价航空,主要看它是否采用了低成本的运营方式。

廉价航空第一个降低成本的手段就是在飞机上。此次失事的飞机服役超过24年,很多人认为正是廉价航空购买二手、老旧飞机给其带来了安全隐患。恰恰相反,廉价航空的机队平均服役时间往往比全服务航空公司更低。亚航客机平均服务时间仅为3.5年,中国春秋航空平均机龄也仅为3.7年,低于中国国际航空等公司。

廉价航空倾向使用新飞机,是因为新飞机在燃油经济性和维护修理成本上更具优势。除此之外,廉价航空还倾向使用同一机型,比如春秋航空是纯空客A320机队。选择这种做法,一是因为通过零部件共用可以降低维修成本,二是飞行员可以共用。

第二个降低成本的手段是使用起降费用低的小型机场,避免热门枢纽。欧洲有很多这种机场,而在中国,春秋航空也选择石家庄机场来代替北京首都机场。除此之外,廉价航空大多数时候不舍登机廊桥,靠乘客自己走;登记牌使用的也是普通打印纸。

第三个降低成本的手段就是削减一切不必要的服务,这乘客能明显感受到的。例如,爱尔兰国宝级的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除了票价便宜外,更是以服务态度差闻名。这家公司的CEO迈克尔·奥利里更是曾说:“你只付了那么点钱,还想要什么?”

这家航空公司几年前曾提出要卖“站票”,甚至“尿尿按次收费”这样看来极品的想法。非但如此,瑞安航空的CEO有一次指责一位忘记自行打印登记牌的乘客“愚蠢”,并对其做了200英镑的罚款。

当然,瑞安航空最终并没有对尿尿收费,但他们真的会在登机口派专门人员,十分粗暴地挨个对乘客的手提行李过称,超过大概5公斤的重量会被拒绝登机,或者选择扔掉某样东西,或者甘愿受罚。

而在亚航的飞机上,空姐甚至会和中国火车上的乘务员一样卖东西,推个小车就开始了“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泡面火腿肠”。

廉价航空不仅对乘客苛刻,对自己的工作人员也同样苛刻。在廉价航空公司,空乘、地勤、甚至机师的薪资都较同行业低,空乘、地勤甚至采用短期雇佣等方式。

关于廉价航空,还有一点是很多乘客表面上体会不到的,就是从飞机的日利用率。美国航空公司飞机的平均利用率是10.64小时/天,其中全服务公司平均10.41小时,廉价航空公司平均11.66小时,最高的维珍美国更是达到了12.43小时。廉价航空的航班使用时间更长,频率更高。而且飞行员和空乘人员的工作节奏也更为紧凑。

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廉价航空公司才可能减少高达45%的运营成本;欧洲的廉价航空则平均减少36%的运营成本。

中国人为什么戴着有色眼镜看廉价航空?

虽然廉价航空已经是国际民航业的一个重要部分,进入中国的时间也有10年了,但中国人对于这个概念似乎仍然很陌生。

究其原因,第一是因为中国廉价航空的占有率还很低。春秋航空是中国廉价航空中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家,不足3%;而瑞安航空则有欧洲民航9%的市场份额。

第二则是因为中国人仍未建立起廉价航空的概念。每年选择廉价航空旅行的中国人其实并不少,但是绝大部分是被便宜到极致的票价给吸引了,对于廉价航空条条框框的限制并不了解。

2014年12月11日,两名中国乘客在曼谷飞往南京的亚航航班上因座位调整、热水收费问题侮辱空姐,致飞机返航。这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抛开游客自身的素质不说,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一直以来,中国乘客视搭乘飞机为昂贵消费,抱有很高的期望值,遇到廉价航空的服务,其现实与期待的落差值可想而知。

所以,中国人的“有色眼镜”更多是因为对廉价航空的不了解才戴上的。因此,中国人在选择廉价航空的时候,除了看票价,还要多关心一下限制条款吧。(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机票越便宜的飞机越容易出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