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的野心

临近午夜,迪拜男人们刚吃完晚饭,正悠闲地抽着水烟。这个国家的居民们不愁吃穿,因为但凡在迪拜经营生意,必须要有当地人担保,担保人从生意的利润里抽取提成,这是大部分迪拜年轻人的经济来源,几乎相当于零花钱。除此以外的基本生活开销,国家都包了。

迪拜人和几倍于他们的外来劳工几乎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给我们开车的印度人拉吉朗已经在迪拜待了十几年,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他每天饭量极少,常常自己带点饭,上面撒点豆子汁,或者再加个馕。6天的行程里,他的车上总是响着只有一句话的经文唱诵,我问他这首曲子有多长时间。他说:“你是问能放多长时间还是能唱多长时间?放可以放8个小时,唱则可以永远唱诵下去,因为这是在赞美湿婆大神。”

我问起他对迪拜的印象。他说:“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钱,你自己看看,有什么啊?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养家,我早回去了!”

拉吉朗曾经是一个建筑工人,每两年才有两个月的休假,于是他放弃了这个机会,利用假期取得了驾照。他现在的工资是850美元一个月,相当于以前的4倍,但这个城市的平均工资是2100美元。

印巴人是迪拜外来劳工群体中最为庞大的一支,其最大的劳工营索纳布尔(印度语“黄金之城”的意思)居住着超过15万的劳工,那里距离迪拜足足有一小时的车程。一片沙漠中临时搭建起的钢筋水泥,你可以说它像军营,也可以是现代版的“集中营”。有美国同行2008年进城采访,之后写道:“楼层的构造就像学校宿舍,潮湿而光线黯淡的走廊,隔开了3.6米×3.6米的房间。吃的是用气缸上的煤气炉做出来的,一间房两张上下铺,14名劳工挤在一起,大多数人睡在地上。”

幸运的劳工可以通过正规的大型承包商来到迪拜,虽然他们同样无法进入自己搭建的建筑里,但他们总比被骗过来的劳工好很多,至少生活条件过得去,更重要的是能准时发工资。要知道,在波斯湾地区工作的500万印度劳工每年汇回国的金额达100亿美元。

与此同时,那些变卖家财、缴纳了3500美元所谓“签证工作费”来到迪拜的劳工,只能忍受每天在高达55摄氏度的气温下工作14个小时的命运(有时甚至数周排不出尿),时不时公司还会带着他们的护照一起消失,使他们成为身无分文的非法居留者。

就算有闲有钱的白领们,一般也只会在迪拜逗留两三年,捞够钱便离开。于是在这个毫无归属感的地方,大家都认同一种文化:努力工作,拼命赚钱,同时享乐主义蔓延。

午夜刚过,我们来到了印巴居住区的夜店,交纳了150迪拉姆(大约40美元)入场费。这里是迪拜的另一面,中东压抑了千年的性能量在其中爆发。在阿拉伯电子乐中,靠墙站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女人。她们摸你的屁股,过来和你搭讪,埃及、乌克兰、俄罗斯、黎巴嫩、中国女人,统统450美元一夜,回酒店或者去她家,随你。

一个来自福建的女人走近了我们,按她的说法,以她的年纪和长相,在中国的人肉市场已卖不出好价钱,可在迪拜却能有近3000人民币的身价,皆因老外对东方女人的年龄不太敏感。她的出现又招来了四五个中国女人,她们几乎都只会用英语报出价格和自家地址,其他一句不会。

作为中东的性都,迪拜曾经严厉打击过卖淫业。本地最出名的夜店Cyclone曾经上过《名利场》杂志,还出现在好莱坞电影《谎言之躯》里。由于国际名声太大,2007年被迫关闭。早在拉希德酋长执政期间,他就曾下令严厉打击卖淫业,其结果是当地的英国银行差点倒闭,因为排队来取现准备离开迪拜的女孩实在太多了。

如果在迪拜居住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里俨然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如果迪拜式微,中东将更危险。他们相信迪拜出口的并不是石油,而是希望——埃及、利比亚或伊朗的穷人都想来迪拜。从这一点上来说,迪拜正在展示如何成为一个现代穆斯林国家,这里没有宗教原教旨主义者,似乎只有市场原教旨主义。

另一派虽然人数不多,却是坚定的反对派。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迪拜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上的国家,希望实现言论和政治自由,并与西方人权机构和媒体保持联系,但很快遭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另外一些人则对国家的未来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看到年轻人好逸恶劳,贪图享受,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这个国家正拱手让与他人。

1960年代,多位政治经济学家曾预测,在现代化潮流席卷全球的当下,那些依旧迷恋权力的国王和酋长已经不适于这个时代,他们要么交出权力,成为欧洲王室那样的“特权阶级”,要么就会被推翻。随后发生在埃及、伊拉克、也门、利比亚和伊朗的革命运动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可为何阿联酋还能保持相对稳定的王权统治?

也许我们看看那些穿着传统白袍(肯杜拉)和黑袍(阿巴亚)的迪拜国民就知道了。他们现在还不到总人口的20%,当外来劳工玩命儿捞钱的时候,他们却能养尊处优,这受惠于迪拜的福利制度:免费教育、住宅补助、婚姻奖励等等,相比于大多是文盲、每天需要去井边打水的父辈,他们实在幸福太多。

再让我们看看迪拜这座城市,它更像是一座迪斯尼乐园。它有世界上最宏伟的现代和穆斯林建筑,可却缺乏“魂魄”。所谓“魂魄”,是指科学、艺术、文学,当然还有市民社会。直到1956年,迪拜才有了自己的警察队伍。在那之前,迪拜有的只是游荡在沙漠里的勇猛的贝都因人。没有像样的市民社会,又怎么会有反抗力量的存在?

给予金钱或房屋一直是部落首领恩惠人民的方式。穆罕默德酋长的房屋慈善委员会经常会免费提供价值几十万美元的房屋给国民,一建就是一个小区,附带免费的公用设施、医务室和学校。

普通国民中关于穆罕默德酋长的故事很多,但版本几乎相差无几,都是关于他点石成金的能力。据说只需面见他一次,就可以实现你所有的梦想。他曾拜访过偏远地区的穷困老人,坐下来聊了一会儿天,就当即命令手下为老者建一栋新房。施工队第二天就来了。一年后,一栋带6个房间、价值过百万美元的新房建了起来。

在迪拜,穆罕默德就是一切优越生活的提供者,人们为什么要推翻自己的衣食父母?毕竟本地人的物质欲望已被超出预期地满足,这一代人真正实现了财务上的自由,那么其他的自由则可以暂时搁置一边了。

... ...

迪拜的地理奇迹——人造世界群岛。v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迪拜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