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迷惘的青春是荒凉的

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谈到最多的情绪或者心态,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迷茫。其实,这不是一个特坏的词,哲学家常常也用它来形容大海。

有人很写实:我现在读大一,父母姐姐让我考研,我不怎么想,我一直想创业;但感觉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没有足够资金、社会阅历,对未来很渺茫。我该怎么做?有人很文艺:我就像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但又找不到出路;无论此时是如何的彷徨迷茫,最终,我都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问题集中在22岁左右,面临大学毕业,真正要单飞了。22岁的荷尔蒙,包含轻狂、迷惘、忐忑、挣扎、冲动、迷茫……做强没钱,做大太嫩,竞争乏力,独辟蹊径又觉得孤单……似乎问题一箩筐,而箩筐是金枝编织的,青春的问题也是金贵的。

如果青春只剩下春,如果理想只剩下想,亲爱的,说明你宅了,窄了。

青春特有的迷惘,说明你有强大的生命力与不安分的心;像心电图,有起伏,忐忑,才正常,若一帆风顺成直线,就证明你“挂”了。难过的时候,原谅自己,你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没必要把自己看得这么坚不可摧。

能力与阅历,都是我们要的。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你。

大雨过后,有两种人,一种是抬头看天,看到蔚蓝与辽阔;一种是低头看地下的淤泥,看到的是杂乱与麻烦。或疯狂或迷惘,青春的色谱绚烂而丰富,可以单纯但是不要单薄,没有迷惘的青春,要么很假,要么很荒凉。

优米网在微博里搞个特定句式接龙:我不是XXX,我不会XXX,我只要XXX的梦想。在青春年少、在不公平竞争的年代,常常无法豪迈地说“我是什么”,而用一句否定句“我不是什么”,这有些悲哀、无奈,不过,也很励志,毕竟青春不轻易服输,更不服软,因为我们有时间的成本和理想的资本。

应者云集,大家都用“我”造句,自我暗示,积极鼓励。撑不住的时候,可以对自己说声“我好累”,但永远不要在心里承认说“我不行”!

如新精英生涯发展中心品牌营销经理佟海宝造句:“我不是奥特曼,我不会拯救地球。我只要做我自己,有与众不同的梦想。”更多的人是喊着“我不是sheldon,我不会三国杀”、 “我不是刘谦,我不会魔术,变不出梦幻”、“我不是阿拉丁,我没有神灯”……总之,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坚强,我不会种植胸毛表演刚毅,我只要坚持照顾好自己的野心就是我的梦想。

“天增岁月人增肉,春满乾坤肉满身”,这是“地主小豆”的个性签名,带着洒脱的调侃,她在微博里写道:2005年的我,本命年,刚毕业,过得非常不好,感情乱七八糟,工作稀里糊涂。无数次坐在出租房门外楼梯间哭,在肯德基里边吃汉堡边哭,在出租车里哭,在“雕刻时光”里哭,搬家哭,听歌哭……并不爱哭的我眼泪在那一年里都快流干了……突然有点怀念当年那个还有着锁骨和小腰的自己了。当时,一年搬七次家换三份工作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反而好同情那时的自己;更惨的是第二年还动了大手术,男友那期间跟人跑了。我应该叫“豆小强”才对。那时的日志写得也很消沉,朋友在里面的留言都是:希望下次进来,悲伤不再是你空间的主旋律。所幸我们现在都越来越好,正面能量和气场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幸运的!

岁月不饶人,首先饶不了女人;机会不等人,首先等不了男人。

柏拉图告诉弟子自己能够移山,弟子们于是纷纷请教方法。柏拉图笑道:“很简单,山若不过来,我就过去。”弟子们不禁哑然。

哈佛大学有一项调查说,人一生平均只有7次决定人生走向的机会,两次机会间相隔约7年,大概25岁后开始出现,75岁以后就不会有什么机会了。这50年里的7次机会,第一次不易抓到,因为太年轻;最后一次也不用抓,因为太老。这样只剩5次,这里面又有两次会不小心错过,所以只有3次机会。

所以,迷惘归迷惘,别忘记更重要的事情:抓住机会。(文 / 罗西 )

踮起脚尖,我闻到了太阳的味道。

(摘自《半月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没有迷惘的青春是荒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