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是一种什么树

萝卜网

我爸是位理工男,所以我一大把年纪了,都不知道还有上门修理这项服务。按照经验,那应该全由老爸搞定,包括自己改造燃气热水器这种高精尖活计。有一段时间我家那个地区实施按时供水,许多人要在上班中途赶回家接水,我家却能保持24小时有水——我爸设计了个水箱,来水时自动进水,水满了自动停水,装在楼顶,只供我家的自来水管路。哇!全楼人都艳羡。

因此,这给我造成了某种误解,以为找老公都是买一送一——附送修理工一名,直到遇到我家这位文科男。我常常在睡梦中被摇醒,他孩子般无助地坐在床边:“电脑又启动不了了!”换灯泡、修下水道、电表跳闸等等全是我的事儿。一次出差中,他电话我,煤气灶坏了,打不着火。我回来一看,只是电池没电了,五分钟就能解决,他愣是扛了三四天,每天用电磁炉煮饺子吃。

有位同病相怜的女友,终日感慨自己当初受了蒙蔽,老公除了舞文弄墨,抬头不会修天窗,低头不会拿菜刀,家里家外都指望不上。一次,家里马桶漏水,女友铁了心袖手旁观。一个月后,她投降了,忿忿不平地说:“白瞎了那些水费。”我们曾经一起自驾出游,我跟在他车后边,被后雾灯晃得睁不开眼,发短信告:麻烦大哥把后雾灯关掉好不?数分钟后回:不知道怎么关。我一位前女同事,在老公七弄八弄把她几天心血写就的存在电脑里的稿子弄得灰飞烟灭之后,哭着冲口而出:“我要跟你离婚!”

“天下老鸹一般黑!”一位嫁了理科男的女友对我们的吐槽嗤之以鼻。她总结出一个公式:理工科老公=懒+简单+电游。他们上班宅在实验室,下班宅在家里,守在电脑前“打通关”,哪怕垃圾桶倒在他上厕所的路上,也绝不会弯下腰扶起来。

理工科男是无可救药的逻辑思维动物。你跟他谈村上春树,他问你:什么树?香椿的一种还是臭椿的一种?能不能吃……所有小情趣和浪漫在他那里都是无聊。出差很少主动打个电话,说两句暖心的话,还理直气壮曰:没事儿打什么电话?更别提过生日过纪念日送花送礼物,理由是:“我都是你的了,这不就是最好的礼物?”

老公幸灾乐祸地点评道:你看,光会修东西管什么用?!理科生会干的那些,现在花钱就行,而像我可以提供的——美食指南、新书推荐、影评乐评、心理按摩……全都无可替代!

我不忍心告诉他:哼,你说的这些,微博也全会!(文 / 李二狗 )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村上春树是一种什么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