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里的坚守

萝卜网

【一】

有一天。很不幸地发现自己居然有张50元的假币。仔细地回想,记起这钱是前天在街上的烟摊买烟时找回来的。犹豫了良久,还是去那个烟摊碰碰运气。

烟摊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我说了情况,接过我手里的钱看了看,居然二话没说就给我换了一张。

此时,又有一人拿了张20元面值的饯米跟那女人理论。女人接过钱看了看,说:“对不起,这不是从我这儿找出去的!”那人一再坚持,女人只是不给换,引得许多人围拢过来看热闹。见人多了,那人似乎有了底气,扬着那张钱讲事情的经过,人们纷纷指责卖烟的女人。女人似乎气极,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来,都是lO元以上50元以下的面值。她把钱摊开给大家看,说:“我知道现在假钱多,我原有的钱和收来的钱,都用笔在角上点了一点,我就怕把假钱找给别人,回来时我好给人家换!”

那人终于讪讪地走了,人们议论纷纷。站在旁边,看着这个在风雨街头摆烟摊的女人,由衷地生起一种钦敬。

【二】

十年前,曾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当教师,教初中。班上有一个叫李雨格的女生,文静漂亮,只是学习不好,家里也贫困。我曾对她进行过一次家访。

我去的时候,她姐姐在外间的灶台上做饭,她奶奶和母亲双双卧病在炕,而雨格正大声地训斥着弟弟:“你看大姐学习那么好都不念了,在家里干活,我学习又不好,可你还不好好学习,你想想咱爸当初咋跟你说的,你对得起谁啊?”终于了解到,她父亲早故,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孩子们都能上学,至少也要读完初中。

只在那里教了一年多的书,我便又辗转他方。再次的邂逅已是七八年以后了,在省城。当时在街上看到一群女孩子,大多花枝招展,只有一个却朴素得有些土,便多看了几眼,依稀有些面熟。正巧那女孩也看过来,立刻跑过来惊喜地叫了声老师,终于认出李雨格。她说是来城里给母亲买药的,她早就不上学了,并兴奋地告诉我,她弟弟今年考上大学了。

我有些好奇地问起远处那些女孩,她脸红了一下,说:“都是我的老乡啊,她们都说是出来打工的。我不出来,在家里种蔬菜呢!”

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在心里涌动,看着雨格因长年劳累而粗糙的双手,忽然明白,她的心里,在努力地保存着一些东西。

【三】

在哈尔滨的时候,认识一个同事,我们一块工作了三年。关于他有一件奇怪的事,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一那天,他都必要请一天假,若是正逢周六周日,更是四处也找不到他。

去年,去沈阳办事.在一个过街天桥的入口,忽然就与他相遇了。当时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一身破旧的衣裳,头发蓬乱,坐在那儿,面前放一纸盒,里面零零散散的钱。他居然成了乞丐!

良久,我才走到他面前,轻轻地叫他的名字,他抬眼,终于认出我,很是惊喜。我问:“你怎么……”

他起身,拿起那纸盒,说:“走吧!”他顺手将纸盒给了街角的另一个乞丐。随他进了附近的一个旅馆,他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带我出去吃饭。这其间我一直无法开口询问。路上,他对我说:“今天是阴历七月十一啊!”瞬间想起了他的事,满肚子疑惑。

一杯酒下去,他对我说:“每一年的这天.我都要来沈阳当一天的乞丐!不怕你笑话,当年我妈就是乞丐,她带着我一路乞讨到了沈阳,找我爸。我爸没找着,我妈却死在了这里。那时她就在过街天桥那儿,她让我在附近玩儿,不让接近她。后来我明白了,她是不想让我体会那种滋味啊!那年的七月十一,我妈犯心脏病死了,我记得当时她的眼睛里,对我是多么的不放心和舍不得!我参加工作后,每一年的今天,我都来沈阳,在那里当一天乞丐,体会我妈当年的心情,就当是我对她的怀念和报答……”(文 / 包利民 )

(摘自《青年文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红尘里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