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行淘宝和前东家工商局

作者:笨死挺好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撕逼”这个活动逐渐走入千家万户,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两天的热门话题工商局和淘宝不过就是15年的第一场撕戏。无数互联网热点最终都会走入不了了之,无疾而终,大家除了看热闹之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其实这下面包含的一些问题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所以,真不希望这只是一场简单的撕逼大战,真不希望这只是一个稀疏平常的互联网泡沫最终只留下一地鸡毛。仔细想了想我个人除了看热闹这个立场之外,倒还真能找出一些其他角度来聊聊这个事:工商局是我的前东家,淘宝,算我的老同行。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至于大家信不信,反正有时候我不太信。

老同行淘宝

2012年从工商局离职之后我来到成都,就职于一家在业内有着“中国电商祖师爷和黄埔军校”称号的电商企业,尽管真说起来可能京东和我们更像,但淘宝确实也能算咱们的同行。对于淘宝我一直持一种复杂的心情。

一方面,万能的淘宝真的是万能的。曾经我一度也认为网购和电视购物都是一丘之貉,几年下来再看看,悄然间我们的生活已经完全离不开淘宝了。日常用品我们会选择京东,因为快,还有更多东西会选择淘宝,因为淘宝上的商品更丰富,而且更便宜。身上穿的衣服、台式机里的CPU、手上攥着的的水货手机、还有猫咪每天吃的猫粮和用的猫砂,简直不敢想象如果离开了淘宝该怎么生活。

另一方面,都知道淘宝上假货滥货多,但深究进去也会发现,好像正因为如此使得这么一个看似乌烟瘴气又热闹无比的大市场紧紧地抓住了人民的生活。大家似乎都“不介意”淘宝上有假货,所谓淘宝淘宝就是要会淘才能找到好货,而且相当一部分人群在购买低价产品时对于其假冒伪劣的本质心知肚明:

“都是成年人,卖这么便宜能真吗?可以用就行了。”

这真是个问题。

前东家工商局

我妈说,她一直对穿制服代表国家机关的人有一种恐惧,直到后来她的儿子我,也穿上了制服,好像一下就天亮了,好像一下家里也“朝中有人”生活好放心了。作为一个地道的中华田园子弟,我能理解我们这块土地上不少普通人民对于公权力的害怕,所以我也很赞同村上春树永远支持鸡蛋的观点。人们害公权力,因为长期以来公权力总是没有其他力量能对之有效加以约束,因为公权力一直表现为单方面的发号施令而且总是躲在暗箱里。今天中午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工商局的小编写了一篇转发量不少的文章《马云,刀口别对着队友》,这是一个好现象,我支持淘宝敢于利用互联网进行发声,同时也支持代表公权力一方的工商局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参与到发声中。

淘宝与工商局之间的问题本质上是一种在时代进步中诞生的新问题,对工商局来讲挑战不小。现实中看上去威力巨大的公权力高墙其实自身也有着许多问题,这其中有些促使了我脱下这身曾经也让自己感受到光荣与梦想的制服。是的,光荣与梦想,我在工商局工作的那两年半,在一个城东放一个屁恨不得诚西都能闻到小小县城虽然翻不起什么波浪,虽然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和无休止的唱红歌、军训还有什么创战争优占据了太多时间,但是毕竟年轻又读过些书,每次穿起那身笔挺的制服时总有一点点使命感和一点点幻想,好像这一刻自己就是一个披上了铠甲拿起重剑的骑士准备开往前线。

可是每次举起剑总会遗憾地发现,面前只是一座座大风车。

工商局作为市场监管的老面孔,在互联网电商尚未开始流行时就已经遇到了很多问题:

1.角色尴尬。各种各样的安全检查工商局都会参与,但是每次似乎我们就是跟着去拍几张照片要个镜头然后写篇报道就完了,真不是偷懒,因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其他部门都有着自己明确的监管目的而去,唯独我们工商局好像什么事都和我们有关但什么事又都管不着;

2.能力尴尬。这些年食品安全一直是一个很受社会关注的热点,可是我很无奈的发现穿着制服的我们每次在商店里做食品安全检查,唯一能做的只是看看食品是否过期。有一阵子我还被“委以重任”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小伙伴们一起组建“食品安全办公室”,但是好像除了下乡做做食品安全宣传,也做不了其他事。

3.有同事戏称,白天工作做得好不好不要紧,但是晚上不来吃饭那今年的考核肯定不合格。其实没有几个公务员同志热爱吃喝玩乐,那时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下班回家好好看看电影,打打魔兽,最怕一个电话打来,完了,一晚上报销在饭桌KTV里。公务接待、各种政治运动总是占据了很多业务时间,使得原本就薄弱的业务环节雪上加霜。

...等等等等

互联网杀来了,电子商务杀来了,这下各种没见过的新问题就更多了。当下总局与淘宝的这件事就直接提出了一些问题:

1.互联网打假究竟要怎么做,靠淘宝自己去成立什么三百人打假队显然是不靠谱的,以前流行一句话讲执法机关在市场经济里不能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此话对于运动员本身也适用;

2.不管淘宝的文章写得多好,假货问题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怎么办?社会在进步,一个国家不可能永远把“养寇自重”这种模式坚持下去;

3.工商局这边默默地出一个“白皮书”,“白皮书”这个词中国人听着都挺敏感的,确实有点问题。接着网上又爆出刘司长那颇有“打劫”味道的讲话,这又是哪一出;

4.这个时代奥巴马都有自己的Quora账号,大工商局乃至全体国家机关,能不能考虑跟上时代脚步也多利用互联网发发声,是时候把自己抬出黑箱多亮亮了。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对于假货往好的方面说有N个合理存在的理由,可是那毕竟不是社会应该前进的方向。对于市场监管,在互联网电子商务快速进步的今天,不往前走很容易就会落后一大截,弄得被动不堪苦不堪言。都说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今天我已经不穿制服了,说白了想法很简单,希望这个世界的公权力高墙应该得到合理的限制,更希望能清除坑蒙拐骗的牛鬼蛇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同行淘宝和前东家工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