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村长实行民主选举产生,为什么还是腐败严重?

作者:小屋住不下

凭记忆说说自己亲身调查过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村庄吧。

地理位置匿了。该地有矿产资源,不沿海,在该省算是中等水平,不算穷也不算富。当地没有主要大姓势力。
农村基层选举如同@人在旅途(同名ID太多at不到)说的,村民选的是村委会主任(即村长),而没法选举书记。这也是符合程序规定的,村支书是党员选举,主任是村民选举,两人配合工作。
在任村委会书记的爸以前就是老支书,在任书记当过兵,99年复员,就回老家干村支书。01年的时候中央宣传探索基层民主自治,书记响应中央号召,在本村开始探索基层选举。
问题来了。这个村的矿产80年代的时候属于国有,90年代的时候改制,被本村一个比较有能耐的大户承包下来了。10年过去,这个大户靠着矿产发了财,在本地属于势力很大,但风评不是太好的那种人。
这个时候就需要介绍一下农村的基本政治结构。像这样的基层地区和这个年龄段的村民,上过学、见过世面,基本就可以算精英了。跟你话都说不利索的人大有人在。那么到上世纪90年代,农村精英主要就是由村干部(就是村委会成员,跟政府打交道比较多)、教师(农村小学改革之前,几个自然村聚落的镇一般是设立小学的。小学水平不高,但好处是村民子女可以就近上学。现在改革了,民办教师都下岗了,学校也集中到县里了,所以前段时间会经常有校车事故)、复员士兵(见过世面,有关系)组成。这些人是被统一在党领导的现有政治框架内的,彼此之间比较了解,所以形成了比较稳固的政治利益集团。
但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逐渐侵蚀乡村,这个集团之外的人崛起了。这些“新人”主要是依靠脑子活,敢干事,瞅准时机做生意发家,其中当然也少不了见不得人的黑手段。经过十年经济高速增长,这些人成为了农村新精英。
那么01年“顶层设计”(主要是一批学者)推动的这个基层民主自治试验,正好就给这批新精英们一个冲击老政治利益集团的机会。像我刚才说的这个村子,这位矿产大户就想借机会通过选举当上村主任。
那这个时候,他风评不好,又不是大姓,传统政治集团(老支书、小学校长和村委会会计)又不支持他,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贿选”。一张选票的价格是50块+一包烟/一双鞋(我们还听说过更好玩的,有人贿选,先给一只鞋,选上了之后再给另一只)。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村的选举是03年搞的。当时选举的时候,大户得票数已经超过60%。主持选举的校长发现势头不对,叫停了选举。接着,村支书的一个老哥们站起来慷慨激昂地发言,指出计票出现了一个严重问题:
按照农村基层选举程序,在外打工无法赶回来的村民可以通过电话等方式委托他人代替自己投票。大户同志就利用了这个漏洞,找来很多人假冒这种委托票。老哥们说选举之前村委会的统计,在外打工的有XX人,今天委托代投的有YY人,YY大于XX,这怎么可能呢?所以这个程序是有问题的,选举应当作废!
在他的发动下,旧村委会成员同意程序有问题,村支书宣布选举作废。
这里要说明的是,其实按照当时没有委托他人代投的人数来统计,大户也能当选。
总之,此次选举作废后,第二次选举人数骤减,选上的村主任也是村支书集团的成员。大户动用了关系从省里找来人调查该支书的腐败状况,后来也不了了之。据我们推测,是因为该大户自己的问题更多,更经不起查。
几年之后,该村又搞了一次民主选举,由于参与人数未达到法定标准,最终还是支书决定了谁来当。

总结一下这个样板村庄代表的农村基层选举制度的问题
1)这个制度的最大问题其实不是贿选,也不是农民素质不高,而是它恰巧与90年代国企改制以来农村社会阶层发生巨大变化是同步的,与农村的新精英集团冲击旧精英集团是同步的。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很自然了:它成为农村新旧精英集团冲突的工具,带来了大量的不稳定。而且,由于新精英集团刚刚崛起,还带有很多底层逆袭者的不良脾性,喜欢使用贿选与暴力手段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
不光键盘侠们,包括许多书斋中的学者,他们对民主的想象都是过于理想化的:一些能够为百姓做实事的、有奉献精神的精英通过自由竞争脱颖而出,然后民众又能对他们实行有效监督。但农村的现实是:这样的精英是极少数。农村的现实是你能把新闻联播播的新闻按原意复述一遍,这就是精英了!
少部分精英眼里看着钱,手里染着血,大部分民众浑浑噩噩,活着就好,这就是农村政治的基本现实。
2)这个制度后来衰微的最大原因也不是TG不喜欢,而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大批农民背景离乡,导致农村社会整体衰落。
说真的,少上网,去农村看看,现在全国各地的农村中青年都在流失,只有老人和小孩留守,对生活还有点奔头的都去打工了,留在家里的多半都是浑浑噩噩过日子的。
他们的生活状态没有希望。
连生活都没有希望了,你给他选票,能改变什么?
3)基层农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主流人口流失之后,农村被边缘化势力所占据。
主流人口指的是中青年劳动力。在任何一个社会,这批人都是最有动力改善现实的人群。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自己有劳动能力有尊严,他们最想过上好日子。
这批人大量进入城市打工,留守在农村的人群寂寞无聊之余,总要找点东西填补空虚吧?
三种势力:宗族、邪教和黑社会。
很多书呆子觉得宗族没什么不好啊,代表传统,代表家族认同,代表大家庭温暖感。
但农村真正的宗族势力,一般伴随的是大姓势力对小姓的压榨,以及大姓之间的互相争斗。
跟这个相伴的就是黑社会了。
然后还有一股力量,就是各种教会。有些还算比较正常的基督教会,但大多数是邪教。
没办法,人的文化水平摆在那里。连看篇文章都看不懂的人群,你指望他的信仰正宗?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4)目前来看,唯一解决之道是重建TG的基层组织
在知乎给TG说话,向来是政治不正确的。道理很简单,知乎是个IT和媒体从业者为主流的网络社区,这些人日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是微博和朋友圈的各种段子,满眼都是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GFW带来的不便与光腚总菊的各种可笑之处。
所以很多人喊着自由好,民主好,别人有,我也要,你不给,我就闹。
这很可以理解。他们要的这些对不对我也不讨论。我只是说,农村最需要的真不是这些。
农村最需要的是从经济到社会,从生活到思想,从家庭到工作的现代化,而TG的组织过去在农村代表了这种现代化的力量。
现在TG的组织在基层失守了60%以上,但放眼当下,也只有TG有能力干这事了。你让今天嚷着中国要民主化的键盘侠去基层给老百姓传播民主自由理念吧。一个星期,他就得哭着回来。
反正我认为我受不了,我不是圣人我承认,我也以为这种真正愿意为了基层民主化献身的圣人少之又少。
越是喜欢各种高大上理念的人,越是害怕自己被黄土地上的炕搁坏了高贵的腰。

有个问题忘了说,那就是土地财政造成的村委会严重腐败问题。这个比较复杂,回头有时间再详细说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农村村长实行民主选举产生,为什么还是腐败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