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学专家到底在研究什么?

除了著名的李银河老师,你可能再也叫不出第二个幸学家的名字,憋了半天只想起去年有部美剧叫Masters of Sex。所以在你印象里,幸学家要么就像文学家,要么就是在实验对象身上贴电极,然后记录他们ox时心率的一帮家伙……

这很正常,全世界没几个人知道幸学家的基本年薪(美国)在4万到6.3万之间,如果他们成了人气博主或者上电视,收入还可以一飞冲天……今天我们就找来了3位成功的美国幸学家,听听他们每天上班时到底都干啥。

Q:你主要研究什么?

A:太多了。和幸相关的消费(套套、润滑剂等等);关于幸的自我认识;运动、健身对身体的刺激;还有一些幸关系的研究,有健康的关系,也有类似侵犯的关系。这些都需要做实验,或者调查,总之我是很忙的!

Q:实验参与者会像美剧里那样ox吗?

A:不,其实实验室里的样子就像妇科或者泌尿科医生那样,有时候我们和参与者一起观看小图片或小电影,有时我们会在另一个实验室里观察他们的反应。

Q:关于幸,你听过最扯的传说是什么?

A:呃,比如关于撸的各种流言,它不会让你减寿,也不会让你秃顶或者手掌长出毛什么的……这事儿其实就是在自己的身体上寻找乐趣,但是男人就是会产生一种负罪感。

Q:说说幸学的未来在哪里?

A:这门学科太年轻,太狭小,太多问题还都没被提出来,太多技术还远远不够用,因此未来就是给更多人群提供幸方面的帮助。比如,我们急需在关于幸侵犯的研究领域取得成就,了解动机就可以想办法抑制它,这完全是一场有把握打赢的仗。

Q:你主要研究什么?

A:我研究现代人草率的幸行为,最近我主要关注所谓的“幸伴侣”,比如长期的伴侣关系最终会变成什么样?或者约P软件到底会不会给人带来危险?

Q:所以你认为是软件让人约P?

A:不,这些软件会让年轻人更关注(甚至沉迷)幸本身,而不会再关注培养感情。数据证明,事实其实和你想的不一样——相比80年代和90年代,现在的年轻人无论次数还是伴侣人数都在下降,而且下降趋势还越来越明显。

Q:你听过哪些关于幸的胡话?

A:人们太关注所谓“正常”或“平均”这样的标准,男人关注自己够不够长,女人关注自己够不够丰满……其实在幸的问题上即使平均值也是一个很宽的范围,为了一个数字纠结是很可笑的。

Q:干这一行你有什么收获?

A:我永远都会记得曾经有一个姑娘带着她妈来听了一堂课,课后她妈显得很激动,表示很高兴自己的女儿能接受一些有用的幸教育。另外无论我在酒吧还是什么地方,刚认识的人都会奉承我一整晚,追问各种让他们纠结的房事。

Q:你研究什么?怎么个研究法?

A:我关注的是夫妻如何保持舒爽的幸生活,我更喜欢在网上匿名调查,这样更容易听到些大实话,当然也会做访谈和实验。

Q:丰富的幸知识储备会让你的幸生活变得奇怪吗?

A:哈哈!会!但是我会尽量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开,我可不希望在床上想,“我现在的皮肤温度达到峰值了吗?我现在的心率正常吗?”如果男友只对我的工作特别来劲,我会和他分手。

Q:你听过最可笑的幸知识是什么?

A:人们总在说男人的欲望远远高于女人,其实从研究数据上来看,伴侣中欲望较低的人群男女比例几乎就是1: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性学专家到底在研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