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弥漫下的光亮

萝卜网

【一】

莱帕德·索恰的工作是检修下水道。

在这座城市里,他活在社会的底层,在无数人的脚底下,为生活而拼命,常年游走于城市的下水道里,浸泡在种种污水之中,忍受着各种各样的臭气,甚至还要面临生命的危险——聚焦在一起的气体,曾经夺走过同行的生命。无边无寂的黑暗中,只有老鼠为伴,手电仅有的一丝光亮,指引前行的路,也尽是种种垃圾,你所能想像到或者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垃圾,看上一眼便令你恶心反胃的场景,索恰的眼睛里,全是这些,有时候,还得在这种环境中午餐。走完全程,中途要趟过齐腰深的污水,要爬过仅能身子通过小管道,夏天,这里格外闷热,冬日,呵气成冰,工作结束回到家,无论怎么洗,他都觉得洗不掉一身的臭气,连女儿也躲得远远的。

索恰却已经工作了10年。他是不是很伟大?牺牲自己清洁了城市?

答案却不一定,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份工作,如果可以选择,他不会做这样的活计,为了家庭,索恰没有任何办法,命运有时候给人的,只是单选题。

索恰确实不算伟大,甚至还有些坏,工作之余,他还是个贼,偷邻居家的衣服,趁面包店不注意多拿上几个面包,最艰难的时候,没有丁点食物,他和同伴一起,打劫了一家珠宝店,当把脏物放到老婆面前,看到她笑容的时候,他分外开心。

他贪婪、小心眼、脾气暴躁,身上有很多的坏习惯,对于嘲讽与躲避,以及富人们厌恶的眼神,他早已麻木,养活妻子和女儿,这是他的目标,不管任何手段。

【二】

索恰不会知道,比过往更艰难的日子即将来临。这也是整个人类巨大的灾难——二战爆发了。

德国闪电占领了利沃夫市,到处抓人,杀人,千疮百孔的城市,白色恐怖充斥大街小巷,空气中,都是血腥的阴影。

有一天,当他在上班的时候,按照惯例巡逻几段管道,走到一半,他听到奇怪的声音,对他而言,下水道的任何声音都了然于胸,这次却不同——几个犹太人挖通了下水道,在地面上,纳粹的党卫军已经开始了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双方的手电互相照在脸上,尽管索恰只有一个伙伴,逃难者有五个,但分明对方更加恐惧,这种害怕,是战争高危状态下的惊恐。

他们希望可以在危难关头藏进水下道里,好躲开利沃夫即将到来的对犹太区的“清洗”行动……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这群犹太人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索恰,请求他保护他们,给他们提供一个藏身之处。

怎么办?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帮助一个犹太人,只要被发现,就意味着他和他的家人会立刻被处决,邻居隐藏犹太人,最后全部被吊死的模样,在他的脑子刹那再现。可是当他看到一堆钞票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经不住诱惑和他们达成了交易。

在逃难者交纳500元的费用后,他开始带领对方在在迷宫一般的下水道里开始了东躲西藏的保命的日子。

无关道义,这是敲诈,是勒索,是趁人之危,然而,这却是事实。

【三】

在故事的前期,金钱,才是主题。

犹太人每天交纳500元,索恰负责提供食品,以及帮助躲藏,在没有钱支付保命费用的时候,索恰准备放弃救援,对他来说,这群人的生命,没有妻子女儿的安全更为实际。

最后,犹太人提供了前期埋藏的珠宝,才换来索恰的继续。

与此同时,索恰救下的这群犹太人,也并不都是完美或可爱的,恐惧、可怕的环境还有他们与生俱来的自私自利,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发地复杂起来,尤其是这里面所蕴含着难以预料的艰难程度,已经发展到了一种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背叛,偷情,自私,怀疑,在黑暗中疯狂生长……

发生的这一切,让索恰忍不住开始权衡和思考,他所得到的这些钱,与摆在自己和家人面前的死亡威胁,到底哪一个才是更重要的?由于无法忍受如此巨大的压力,他选择遗弃了他们。

【四】

也许是命运使然,索恰最后还是没有如愿地摆脱这一切。

当犹太人从下水道出来寻找食物被德国发现的时候,索恰杀了德军。看着沾满鲜血的手,他大口大口的喝酒,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随后,当两个小孩在错综复杂的下水道里迷路,索恰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放弃这些人。

在见证了纳粹残酷的统治和这些犹太人在地下黑暗中的悲惨遭遇后,人性的光辉战胜了贪婪,只是贪图小便宜的索恰开始良心发现,他渐渐地和这些手无寸铁,只希望生存下来的犹太人结成了联盟,开始用尽所能地帮助这些犹太人度过难关。

他继续送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去听犹太女孩的歌声,安静地听她唱完之后,他会送上一个赞扬的亲吻;他在看到一个犹太青年为了他所爱的姑娘打算涉险混入集中营打听她亲人的下落时不由自主地出手相助;他鄙视犹太人中一个诱惑了别人丈夫,最终被背弃的女人,但是看着那个女人疯狂地坚信着离弃自己而去的男人依旧活着,甚至不顾一切地生下他的孩子后,和自己的妻子商量,打算收养那个婴儿。

当婴儿出生的刹那,黑暗之中,有了希望。

可是,逃难者却拿不出钱了,看到对方的不安,索恰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交给对方,让犹太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再交给自己。

在逼仄恐怖,阴冷潮湿,没有希望,饥饿恐惧的黑暗中,温暖终于来临。

【五】

在黑暗中,索恰背着因为绝望而不吃不动的女孩爬过曲折的管道,顶开一处的窨井盖,用力把女孩的头抬出地面: “吸气,用力吸气。”因为长久不见阳光,女孩的视线是模糊的,除了一个个明亮的光晕之外,并不能看得太清,但是空气里有刚出炉面包的味道,有刚被扫洒过的石子大街潮湿的味道,有踱步而过的鸽子身上羽毛的味道。更重要的是,空气是流通的,清新的,有着自由的味道。

活着,也许是困难的,生活,也许是艰辛的,尤其在黑暗之中。再苦再难,用力呼吸,抬头仰望,即使在黑暗之中,因为光明就在那里!

坚持十四个月后,德军败退,劫后余生的犹太人从下水道里逃出,地面上是个鸟语花香的波兰人居民区,难觅战争痕迹,空气里,是自由的芬芳,索恰骄傲地向围拢的人群们宣布:“这是我的犹太人,这是我救的犹太人!”忘乎所以的开心,这一刻,宛如新生。

【六】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根据故事改编的电影《黑暗弥漫》荣获2012奥斯卡最佳外语提名。

莱帕德·索恰,从一个小偷、片子和投机倒把分子,到下水道的“辛德勒”,在狮子的阴影下,黑暗笼罩了大地,世间沦落地狱,他在生活前面谦卑甚至猥琐,黑暗中偶尔绽出来的一丝高尚光芒,把下水道变成了天堂。

命运无常,一年后,索恰死于车祸,在他的葬礼上,有人嘲讽地说:“这是上帝对他帮助犹太人的惩罚。”因为波兰本地人对犹太人的歧视多达数个世纪,索恰豁出生命的善行,在他的同胞眼里看来愚蠢而怪异。

当自己坚守的正义与身边大多数人的习惯相左时,还有多少人不顾一切地坚守,甚至勇敢地站在大多数人的对面?这个不完满的结局,让索恰的故事更为震撼人心,哪怕只因为那一句“爱你的邻人如爱你自己”。

无论你曾如何卑劣,哪怕有万种恶习,当你有善的念头,救了一条生命,就救了全世界。(文 / 姓罗名强 )

(摘自《读者》2012年23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黑暗弥漫下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