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术——记者的脱身攻略

据说,记者爱跑三个地方,医院、警局、红灯区,因为这三个地方从来不缺新闻,被砍伤的医生总是在更新“医患矛盾”这个似乎永远更不完的长篇连载,杀人放火抢劫强奸,警察的笔录薄里充满刺激感官的名词动词堆砌,而红灯区,灯火摇曳,声色撩人之下,时不时都在上演着“记者与性工作者”的戏码。

“别脱了。”

“哎呀,不要不好意思嘛。”

“你还脱?再脱我就报警了!”

“嘻嘻。”

“好吧,我身体不适,我要离开。”

当记者遇见性工作者的时候,性工作者想的是怎么脱光,记者则想的是怎么脱身。

那么,一般都有哪些脱身方式呢?

以安全问题为由

为了深层次了解通过网络进行卖淫的行为,2005年1月6日,记者联系上了一名网名为“放荡女郎”的性工作者。定好“约会”地点以后,本报3名记者马上坐上采访车来到“放荡女郎”所说的地方。记者再次给她打去电话。
(省略)
……记者在一张破得断了凳腿的凳子上坐下,而“放荡女郎”则悠闲地坐在记者身边,跷着二郎腿……

此时,记者才看清楚“放荡女郎”,她有25岁左右,大大的眼睛有些黑眼圈儿,略显削瘦的脸抹了一层厚厚的胭脂,身上散发混杂的香水味。双方相互打量了一下,谈话就在这样一种彼此防备的心态下开始了。

采访完毕后,记者决定找理由离开。

记者谎称不放心这里的安全问题准备走人。这时,一向满脸堆笑的“放荡女郎”脸色骤然大变,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许多:“不行你们早说呀,还和我唠这么长时间干什么,你们走吧!”借此机会,记者迅速脱身。

(新文化报2005年01月19日)

以公司要加班为由

10时40分,李先生一行打车来到位于东风西路和人民路交界附近、设在一间宾馆的夜总会。

夜总会设在该宾馆的三楼。一位身着女式西服套装、胸前挂着楼面经理熊某的女士带李先生一行进了一间包房。不待李先生坐下,这位熊女士就自报了该夜总会的消费价格:包房最低消费“门槛”较其他场所高些,为580元,小姐200元一位。李先生问:“小姐太贵了,能不能便宜一点?”熊说,这是他们这种档次场所的最低价,不能再低。

李先生同意叫小姐后,熊某随后吩咐楼面副经理王某去带“小姐”。王很快带了八九个女孩子进来。

(省略)

……按预先设定,这时候,李先生的手机铃声大作,李先生接了电话说了一番之后,遗憾地告诉在座的同行人说:“不行,我们得走了,公司有事要加班!”于是,李先生一行离开了该夜总会。

(新快报2002年10月21日)

以天气冷为由

11月18日晚,记者来到燕莎桥附近,昏暗的路灯下,多名女子站在寒风中左右翘望,其中一女子看似20多岁,身材高挑。记者与其对视,该女子立即走上前。

“做吗?200元,全套,事后付账”,这名自称蓉蓉的女子询问,“地点很安全,不用担心被警察抓到”。

记者在蓉蓉的带领下来到亮马河南侧的一小片树林里,蓉蓉突然站住脚。

“你们都在这里做?连个床都没有?”记者对“做事”地点表示惊讶。

“最近管得严,没法带你回屋里,如果被抓,肯定说不清”,蓉蓉答道。

记者低头观察,落叶中有不少已用的避孕套。随后,记者以“天冷为由”离开。

记者返回燕莎桥,与另外多名“站街女”交谈。多人告诉记者,“其实那个叫蓉蓉的,是个男人”。

“站街女”们透露,使馆区附近二十多个站街女中有4个是男人,这些男人被称为“妖儿”。“妖儿”们心理没问题,也没做过变性手术,他们只在漆黑的树林里“野战”。这些“妖儿”在树林内接客频繁,因此收入也不菲。

(京华时报2013年11月24日)

以身体不适为由(高频!)

7月9日20时,记者根据网站上公布的电话,联系上了西安市东方大酒店康乐中心,在得知记者与朋友要光顾时,电话里的服务人员急忙介绍说“我们这里的娃长的都很漂亮,有20多个呢,你随便选,保证能把你们伺候好,花样很多,每人400元,保证你们满意。”当记者提出网站上说每次300元时,那位服务员笑了笑回答道,“那就给你们算300元,你们来就行了,来了后就给前台说你们刚才打过电话”。随后这位服务员还向记者重复了一遍他们的地址。

(省略)

……女孩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关了门后,很熟练地扭上了暗锁,走到床边,把袋子放在床头柜上,就撩起裙子脱下黑色连裤丝袜,接着,就要脱上衣,记者见状急忙以要看她穿护士装为由阻止其继续脱衣服。该女子笑了笑,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送一套护士装!”接着又开始脱去上衣,露出黑色胸罩,并要求记者也脱。记者以身体不适,来这里只是为了陪朋友为由回绝。

那名女子笑了笑说道:“原来你来只是想看表演啊?”

(三秦都市报2008年7月11日)

不找理由,直接中止

近日记者对长春市安达街上某洗浴休闲宫进行暗访发现,该休闲宫就变“玻璃点钟”为“当面点钟”,而且推出了“全新服务”,“小姐”全身赤裸为客人洗澡,该休闲宫这种服务还为客人开具发票。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记者顺着狭窄的楼梯走到二楼,楼梯上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女子做着充满诱惑的动作。

(省略)

……“你们家都有哪些服务啊?”在下楼过程中,记者询问这位“按摩师”。她说:“我先给大哥您服务,所有服务都行,之后随便大哥你了。”

在一楼的一个角落里是一间不大的浴室,浴室里面用布帘分隔成两个空间,里面摆着浴床,墙上是淋浴设施。这个“按摩师”很快脱光了本就不多的衣物,走近记者就要脱记者衣服,一边嘴里说着:“你赶紧把衣服都脱了啊,要不咋给你洗澡啊!”

见此情景,记者称不洗了,转身即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暗访术——记者的脱身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