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祖名受审,没剃光头没穿囚服很正常

被告人在法院宣判之前,如果被采取羁押措施的,一般都羁押在看守所中。李代沫图中所穿衣服,即为朝阳区看守所的衣服(有“朝看”字样)。

一、关于剃头问题

有关的法律法规及公安部规定中,并没有关于在看守所要剃光头的规定。关于发型,公安部《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规定了在押人员“不准留长发、怪发和长指甲”。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规定“看守所应当建立人犯的防疫和清洁卫生制度。 ”公安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规定“看守所应当依据季节变化和实际需要,规定人犯洗澡、理发、洗晒被服的次数和时间。”因此,看守所可以出于卫生的考虑,对在押人犯的理发做出规定。但并不一定强制理光头。

二、关于服装和手铐的问题

李代沫所穿衣服不能被称为囚服。囚服是指在监狱服刑或者在看守所服刑的已经被做出有罪判决的罪犯所穿的衣服。一般是蓝色的,肩部有竖条纹。罪犯在被监管场所必须长期穿着囚服。

李代沫所穿衣服被称为识别服。识别服是指被看守所、拘留所监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拘留人员所穿的衣服,用于识别人犯。看守所的识别服通常是橘红色的,有时也会根据人犯的危险等级用不同颜色进行区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规定:“人犯应当自备衣服、被褥。确实不能自备的,由看守所提供。 ”看守所监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穿的是自备的衣服,不能自备的由看守所提供。但是外面再套一件识别服,以便更好的识别人犯。

1、关于出庭时的服装问题。有关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出庭时的服装做出要求,被告人穿什么衣服都可以。很多被告人在开庭前都被羁押于看守所,穿着识别服,也就把识别服也穿到法庭上来了。公安部曾批复北京市公安局监管处:“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羁押期间,着识别服。被告人出庭时可着便服,但不得穿奇装异服。被告人穿便服出庭的,由本人申请并征得看守所同意。”也就是说,被告人可以选择穿便服出庭。

2、关于出庭时的手铐问题。根据《看守所执法细则》的规定,人犯在“提讯、提审、提解、出庭受审或者出所就医等途中”可以使用手铐。《看守所条例》也规定“押解人员在押解人犯途中,必须严密看管,防止发生意外。对被押解的人犯,可以使用械具。 ”《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规定“人民警察在执行押解任务时,遇有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的,可以使用手铐、脚镣、警绳等约束性警械”。《人民法院司法警察看管规则》规定“对被告人一般不使用械具。对重刑犯或有迹象表明可能行凶、脱逃、自杀、自残的被告人,经批准可以使用警械具。对重刑犯,应面对面进行看管。”因此,在从看守所押解到法院开庭的过程中,为防止人犯逃脱,可以使用械具。但在庭审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公开审判刑事案件一般不要对被告人使用械具的通知》,在开庭审理的过程中一般都不使用械具。

3、必须注意到这两张图片的场所区别,李代沫刚下车,还在押解过程中,还没有进入羁押场所内;而房祖名正在参加庭审。

在押解过程中,为防止人犯李代沫逃脱,是可以使用械具的,进入庭审场所后,按规定也是要解除械具的;而房祖名在开庭过程中虽然没有穿识别服,但是在从看守所押解到法院开庭和开庭后从法院押解回看守所的过程中,按规定也必须穿着识别服。

相关图片:

(这是监狱服刑人员,穿着囚服)

(这是看守所在押人员,穿着不同样式的自备服装,外加识别服)

(药家鑫正在被司法警察押解进入法庭,押解过程中使用械具)

(药家鑫正在接受庭审,庭审过程中已经被解除械具,穿着普通服装外加所在看守所识别服)

(北京“东坝飙车案”开庭,三名被告人被以危险驾驶罪提起公诉。但庭审前均被取保候审,并没有羁押于看守所内,因此没有穿识别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房祖名受审,没剃光头没穿囚服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