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日记

萝卜网

王国顺48岁,初中毕业,他开了18年的士,开车之余,他写出一本13万字的《出租汽车驾驶员实用手册》,一个的哥眼中,中国人到底怎么样?

做网站和写书是的哥王国顺开车之余的两大乐事。

王国顺48岁,初中毕业,原本是郑州一家国企的汽车修理工,1994年下了岗,东凑西借了五六万块钱当上了的哥,至今开了18年的士。见的人和事多 了,他想编写一本像字典一样方便查找地名的书,他选择了网站做载体——“城市变化太快,放在网站上可以随时更改信息。” 2006年12月27日,“搜索郑州网”正式上线,里面涵盖了银行网点、火车售票代售处、酒店、出租车乘坐、公厕分布图。他希望这网站能给的哥带来方便。

2010年,王国顺想将自己18年的的哥经历编写成一本手册,“让新入行的的哥少走弯路”。2011年3月,他把写了13万字的《出租汽车驾驶员实用 手册》初稿扔在自己的网站上。文字朴实,不加修饰,里面写的有怎样安全行车、文明运营,出租汽车驾驶员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 说,以及遇到各类乘客应怎样巧妙应对,如何化解纠纷,如何调整郁闷的心态等等。

拉了个阔绰女子,死活说没钱:亲我一下摸我一下吧,随便你。

王国顺最讨厌这样几种乘客。

无理取闹型。这种乘客王国顺几乎每天都会碰到,“有个乘客要去的地方要上立交桥,他认为桥是拱形的绕了路,骂骂咧咧很久,下车时还少给两块钱”。还有 个“去东北方向的小区,走北边东边的路都一样,没按公车线路走,他就说我绕路,车费还在起步价呢,他居然把110叫来了”。

烂醉如泥型。对这种人,王国顺没辙。不久前,他拉到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大胖子,上车之后鼾声四起,“到目的地了,我也不动他,怕他等下丢了东西找我,我就打110,两个警察过来了花了十几分钟才把他弄醒”。

黑社会烂仔型。两三年前,王国顺到一个饭店门口接活,出来一男两女要去省政府,当时广播正放《三国》,王国顺听得入了迷,结果把人拉到了省委。男乘客 大喊大叫。“我连忙跟他们说对不起,也不打算要车钱,再把他们免费送到省政府。”三个人并没善罢甘休,到目的地后揪着王国顺不放。大家吵起来,男乘客一个 电话叫来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年轻人,好在王国顺跑进了派出所,一番调解后,他在派出所里等了半个小时才敢出门。

恶意逃费型。王国顺拉了个看似斯文的小女孩,到了小区门口,女孩让等二分种,说拿个东西就走。“说完就走,我看她外表老实,车费也只6元起步费,不好意思要押金。”结果,女孩子放了他“鸽子”。

坐霸王车型。“这种乘客大多都是一些游手好闲、品行不端之人,坐车时身无分文。”一年前,王国顺拉了个打扮阔绰的女子,到目的地死活说没钱,拉开车门就走,还很嚣张地说,你看怎么办吧?亲我一下吧,摸我一下吧,随便你。

遇上这些古怪的乘客,王国顺的解压法是上网写《的哥日记》。

拉上对老夫妻,送到隔壁市,下车时,老先生塞给他一包好烟。

王国顺也遇上了不少好人。

晚上近十点,王国顺拉了两女孩去郑州市聂庄路,他正要找地方停车时,计价器从8元跳到了9元,一小姑娘就笑:“你是非要让跳1元才停呀?”王国顺赶紧 解释:“你可冤枉我了,我这会儿找停车地点还忙不过来,哪有时间低头看计价器呀。”接过10元找给她们2元。小姑娘说,“开个玩笑,找我1元就行了。” “最后一跳,只有大家相互理解才能互惠互利。”

下雨的晚上,火车站乘客都在抢的士。王国顺看一对老夫妻抢不到车,就直接开到老人跟前,一个男青年抢先上了车,王国顺把他请下。这对老夫妻上车后对王 国顺非常感激。到了汽车总站后,看到总站已下班,他们说能否送到隔壁一座城市。王国顺说要240元,老人价都没还,下车时,老先生还塞给他一包好烟。

同样也是一个晚上,他遇到两位中年外地乘客,拦下车后先问了价后上车。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表上显示只有四十多元,乘客从后排给了王国顺一百元,正准 备找钱时,他们却说不用找了,王国顺一愣,还想着他们把一百当成五十的了。谁知他们却说,知道是一百元的,因为刚刚他们拦了两辆出租车,张嘴都是向他们要 一百元,所以他们没坐,遇到王国顺时没跟他们议价就来了,他们很感激,所以宁愿将这一百元给王国顺。

的哥的口碑评价很差,“是很多黑车搞坏了我们这行的名声,他们不怕举报,肆无忌惮地去宰客,这样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王国顺说,出租车上每天都有 好人好事发生,他说,这两天,就有一个的哥在车上捡到40万元,通过广播找到失主并归还给了他。前几天,一个老人失踪了三天,家人找了三天,无果。家人把 电话打到电台寻人,电话打通后没一分钟就有的哥打电话到电台,说看到有一个老人站在立交桥上,跟电话里描述的特别像。没三分钟,就有一个的哥把老人找到 了,两分钟左右,好几个的哥赶到。“这样的事情在郑州出租车行里还有很多很多,郑州的哥都爱听广播,他们分散在各个大街小巷,寻人这种事只是举手之劳。”(文 / 汪璐 )

摘自《新周刊》第373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的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