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没跟你讲话

(一)

前几天于妈抄袭案宣判,琼瑶奶奶胜诉,大快人心。

旋即,当年打知识产权官司的中国第一人庄羽,发了一条长微博,讲了讲自己当初被郭敬明抄袭及至打官司的全过程,最后感慨,当初的抄袭者如今大红大紫,当初被判定侵权的书如今仍在销售,真是世道不公。

结果,比文章内容更亮的,是底下的评论。

其实总结一下,去除掉那些不堪入目的恶语之外,那些可怕评论的中心思想大抵如是:1.你说郭敬明抄袭,又不见你这个原作者比他更红?他抄袭红了,你的原作籍籍无名,说明你没本事。2.这么多年的事还翻出来说,你分明是自己不行,所以嫉妒人家成功。3.恭喜你炒作成功,就算郭小四是抄袭,我们还是喜欢他,我们就是讨厌你。

我真的从来都不讨厌郭小四,而且我还挺佩服他力排众议的奋斗和敬业精神。但是,这些粉丝们的神逻辑,倒真是有些令人发指了。

看来这真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在任何圈子里都是不看道理,只看钱和手段,文艺圈子也不例外——你有办法赚钱赚眼球,你就可以罔顾法理,把别人踩在脚下。当你受了委屈,自会有一群人替强权者来对你落井下石;哪怕你申诉成功,只要你一日不如你的敌人强大,你就必须忍气吞声悄然离开。倘若你心里还有一点愤愤不平,那就是嫉妒,那就是炒作,那就是对成功人士的另一种攀附。

庄羽这番时隔数年犹有余怒的悲愤,为其招来的非议还不止这些:就连她发的与自家小宝宝的合影底下,都出现了一些对她和小宝宝的言语攻击。

吵架的时候不在意道理只在乎立场,不懂得就事论事,而是转而进行恶劣的人身攻击——这样的人,真是没教养到了极致。

重点是,庄羽只是自己在写文章发感慨,并没有敲锣打鼓叫你们去关注啊。你们哪来的资格去攻击人家?

(二)

之前我在豆瓣上看到一个90后漂亮姑娘发的帖子,图文并茂,内容详实——是姑娘在幸福的新婚之后,将自己筹备婚礼的全过程记录下来,教大家如何筹备一场经济实惠而又赏心悦目的婚礼。

在这样一个幸福满溢,而又措辞真诚的帖子底下,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竟也会有人酸溜溜地留言讽刺谩骂。

这些人说的不外乎是:楼主别炫耀了,你的婚姻早晚会散blabla……气得发帖的姑娘气急败坏地在文中加了一段:那些诅咒我的傻逼都死全家!

反击的措辞也太恶毒了些……不过,我实在太能理解这姑娘的愤怒了。

人家辛辛苦苦记录下婚礼的细节,希望供其他的新人们借鉴——这么好的出发点,竟然被解读为“炫耀”?而就算是炫耀又怎么了?人家结婚了幸福甜蜜,希望更多人可以复制自己的幸福,为什么不能出来得瑟一番?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沉浸在新婚甜蜜里的姑娘,你竟然去诅咒人家婚姻失败,这是什么居心?

不管那姑娘说了什么,她都并不是在跟喷子们对话啊。喷子们为什么要自动自发地凑上去找抽呢?

(三)

好早之前,王力宏和李云迪绯闻正热,接着两人又同时曝出有女友,查小欣便写了篇娱评调侃两人的公关手段。

这篇娱评不过短短一段而已,我点进去发现没什么八卦猛料,正觉无趣,结果鼠标滚下去,一眼看到了一条可怕的评论:“都这么老的女人了,还在装嫩写这样的狗P文章,是不是指望王李两人中的一个幸临(临幸)你啊?”后头还紧跟着脏话,无礼之极,素质之低,让我印象深刻。

我相信,当事人肯定是懒得和这种喷子计较的。

内地人的脸,大概就是被这种人丢尽了。

(四)

去年六月,我偶然得了机会,在NYU听了一场讲座。

席间,有Instagram的高层上去介绍产品,我似懂非懂地听了一段,回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装上了这款大热app。

当时我便发了一条状态,称自己是因为白天听了一场好高端的讲座,听到Instagram高层的介绍,所以才装上这个app的,真是太落后潮流了。

但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把这条状态同步到微博。

不出几分钟,便有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回复我:“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也拿来炫耀?”

我看了一怔,赶紧删微博,取消账号关联,并且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要把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事放到微博上去说了。

因为你真的不知道你的听众会是些什么样的人。

(五)

我还记得,之前某一回热门话题,说某某大学珠海学院,出了个很漂亮的姑娘。

那姑娘是因为父母在饭堂干活儿,自己闲下来便也跑去帮忙卖糖水。结果被那群如饥似渴的大学男生们发掘了美貌,接着被人翻出了微博,还被大量转载微博上的自拍照,直至刷上了热门话题。

过了几天我再去看的时候,那姑娘的微博已经清空了。

当时的微博还没有“设为私有”这个功能,所以删了就是删了。可怜人家平时像写日记一样记下的点点滴滴,因为这些陌生人的无礼入侵,而无辜地被统统销毁了。

有人会不解:自拍发出来,不就是给人看的么?现在有这么多人来看了,为什么反而要删?

对啊,人家的自拍和日常心情,确实是发出来给人看的。

不过很遗憾,这些通通都与你无关。

(六)

我总结过这么一个现象——

如果我们写:“这个世界上有男厕所……”,马上会有人过来大骂:“作者傻逼!作者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女厕所的么?作者可以去死了!”如果我们写:“这个世界上有男厕所和女厕所……”,仍然马上会有人跑来大骂:“作者傻逼!有没有逻辑?懂不懂结构?你到底是想说男厕所还是女厕所?你跑题了你知道么?”

不管你怎么转换你说话的方式,看的人多了,误解你的人就多了,无的放矢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我曾无意点进一个给我留言骂脏话的人,然后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在这个人的主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文章转载,每条转载前面附带的内容都是“sb”。像我这种,还属于特别偏爱,在“sb”后面还加了两句人身攻击呢。

我也说过这样一段话:“在骂人傻逼和被骂傻逼的人当中,一定有一方是真傻逼。如果你到处去骂别人傻逼,那就增大了你自己当傻逼的概率。”

不说什么了,让我们替这类人默哀三分钟。

(七)

之前我有一个闺蜜,属于我把她定位为“最好的朋友之一”的那种。生活细节上,她有很多的小瑕疵——例如,她就是豆瓣上吐槽过的那类“不付帐小姐”:一群人出来聚会,起先几次为表热情,我抢了单。在那之后,她大概是认定我家境比她好,便次次都会磨着我买单。如果我哪次提出AA制,她还会嘟着嘴说我“小气鬼”。

还有买东西——我出去逛街,看到可爱的小饰品之类的,通常都会一式几份买给身边的闺蜜们。她拿了总是挑三拣四,每次都不忘说“真丑啊”。我也不高兴,便冷冷说:“不喜欢就还给我。”她马上又抓着东西不放了。

那时候我刚学会打围巾,便自告奋勇说要给身边的亲戚朋友们都织一条。

这女孩比较有空,就先与我约出来挑选她喜欢的毛线颜色。结果那天我迟到了,原因是公交车司机临时变道,少开了一站,直接就去了总站。当时车上的几个人都觉得被坑了,下车之后不得不走好远的路回到原地。

当时那女孩已经到了约定地点,便打电话问我在哪。我就在电话里说,别心急稍微等我几分钟,都怪刚才那司机混蛋,居然不停站,我要去投诉这家伙,害我走这么多路啊blabla……

结果这女孩直接在电话那端来了一句:“我是来选毛线的,不是来听你抱怨的,你赶快给我过来,再见!”

然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至于她亲手挑选的毛线,是让我去付账的,这自不必说。当我把那卷毛线织成围巾送去给她,她便一如既往地白了一眼:“丑死了!”我便没好气地说:“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她便回答道:“选的时候看毛线觉得不错,没想到织成围巾这么丑!”也许是怕我生气,便还加了一句:“不是说你织得丑,可能是这个颜色变成长条状就变丑了吧。”我:“……”

最后让我彻底下决心断绝友谊的,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我大一大二不太融入大学环境,所以闺蜜圈比较窄,大都还是之前的同学。因此,我有了心事,还是会想找她们分享。这个女孩在生活中属于人缘一直不太好的,那天,我挺开心地在网上找她聊一些有关男生的趣事,结果话没说两句,她便回复道:“我没空听你炫耀,我很忙,再见。”

然后就直接下线了。

从那以后,我再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后来我把这个例子简短地引用到文章里,不明就里的人还来骂我:“你明知你朋友人缘不好,你还跑到她面前炫耀?你还好意思怪人家不把你当朋友?”

现在回头看这段过往,倒也很讶异:一向强势的我,怎么也做过这样的包子?以我这种耐心和脾气,竟然要等到过了这么久,才后知后觉地把这个女孩删除出我的交际圈子?

其实这女孩心地挺单纯,人也挺有趣的,在陌生人面前,还是个乖巧听话的小绵羊。就是在熟人面前,每每嚣张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这倒也罢了,我一直都当做她是在外人面前腼腆,在真朋友面前展露出毒舌真性情,偶尔占点小便宜也属正常。

可就是那一次我满腹牢骚她却直接挂我电话,那一次我满心欢喜她却直接下线不理,我才真正知道,这个女生由始至终没把我当过朋友。

小家子气没什么大不了,贪小便宜也不是大错,大抵确实是生长环境使然。毒舌刻薄、颐指气使,把身边的朋友当丫鬟使唤都罢了,你说你这是真性情不掩饰,我也就当你是心地单纯情商不高,毕竟大家是一起埋头苦读过的朋友,而我也有过脾气不好的时候,大家作为朋友本该互相包容。

可是,如果让我发现,我们本质上根本从未做过朋友,那以上的包容忍让都不再成立了。

不管怎么说,真正的朋友,应该是那些总会愿意为你花时间的人,应该是那些在你喜悦愤怒伤心的时候,都会愿意为你做听众的人。

(八)

上周,我经历了一段内心的波折。

在一个星期之内,我被书商讽刺没名气,被喷子辱骂了全家,还被一个自称“脑残粉”的人各种刺探隐私无礼冒犯。

我写书评,有人竟不能接受与他们不同的理解,还不允许我调侃书中人物,竟然上升到人身攻击的程度。轻则“傻逼奇葩闭嘴去死”,重则把我全家都诅咒一遍。

我写自己的亲身经历,有人理解无能,有人刻意曲解。偶尔看到的评论简直惨不忍睹,甚至还有人断章取义地归纳出“我厌恶自己父母”这种可怕的结论,竟站在父母的角度来扮圣母指责我不孝,叫我去死。

我朋友苍井暖说,她现在觉得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的文章被推上豆瓣一刻。因为底下总会有人根据一段两段,便自以为是地总结说“作者一定是个什么什么样的人”,然后跑题曲解,上纲上线地辱骂起来。

我安慰她的时候,总是特别淡定。我说你这就当作被院子里的小孩拿石子划坏了自家的车,他们搞破坏是他们不对,可我们如果跟他们计较,那就是我们不对了啊。

可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还是抑制不住愤怒。

许多时候,我竭力地真实真诚掏心掏肺,换来的却是某些居心叵测的辱骂攻击。到了上周诸事积累起来,我忽然就很动摇了。我忽然开始想,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那个与我同岁的漫画家“伟大的安妮”,现在也被纷至沓来的唾沫星子所淹没了,也开始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恶意攻击了——可是,人家现在大抵挣了上百万了吧?而我,如今仍然只是想借着记录心情来留下自己生活的痕迹,顺便练练笔,也顺道与更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至于我那不定时不定量的稿费,基本就跟人家实习生的工资差不多水平。我到底是为的什么呢?

我真的是不为名不为利,一面没有享受到戴上王冠的荣耀,却为什么一面要无端承受诸多可怕的骚扰和侮辱?

我问曼仔我该怎么办。曼仔是我在豆瓣写文章之后才结识的姑娘,接着让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相同的口味和爱好,甚至星座和性情也十分相投,她比我小半岁,身上却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认识之后不禁让我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我说,既然书商也讽刺我没名气,网上还有这么多攻击——那么,趁着我现在还不怎么出名,在这条路上陷得还不算深,我赶紧抽身而去,发展一点其他的爱好,走一条其他的路,怎么样?现在我也没什么合约绑定,也没什么稳定收入,写文章全凭个人的热情罢了。如果现在我的热情产生了动摇,是不是我就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

我说,我们在生活中,总是会选择自己喜欢和信任的对象去倾诉,而对自己不信任的人守口如瓶。可是在网络上,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听众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也许我们掏心掏肺的倾诉,遇上的恰恰是我们生活中最讨厌的那类人,他们甚至会用我们自我揭露的软肋来狠狠攻击我们。所以,我之前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应该写一点最不容易受到非议的“我有一个朋友ABCD”类的鸡汤,或者索性拂袖而去?

曼仔说:“首先,没有一个职业会完全顺心,所有的职业都要承受上司的责难、同事的竞争和属下的抱怨、客户的误解,而公众人物还要多承受一分无关大众的评价。但是,你还要问问你自己的心。You only live once,不做这个,会不会可惜、遗憾、心有不甘?且不做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不擅长,竟然是为一些自己都不认识的、藏在ID后的面目模糊的脸,而放弃自己从小就热爱的东西,你真的放得下么?去explore人生和其他爱好是好的,但是不要以逃避的心态。”

不仅是她说的这些——如果我不码字的话,单是依赖生活中自然遇到的人,我不知道还要遇到多少场语境不同的心塞对话,又不知还要等多久,才能遇到一个像她这样的朋友。

(九)

有人说,你们写文章的人,就应该迎合市场,市场喜欢鸡汤你们就该写鸡汤,市场不懂文艺你就不要太曲高和寡,市场喜欢瞎编“我有一个朋友ABCD”你就跟着编,市场喜欢“让未来的一万个你遇到一千万个这样那样的你自己”,你就要照着菜谱修剪自己的棱角,无功无过地烹调。否则,你挨骂受委屈被人看不起,都是你咎由自取。

其实,说“作者码字是为了迎合市场”,就像是说“女人打扮是为了迎合男人”,一样粗鲁而荒谬。

我所有精于化妆打扮的朋友,都觉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吸引异性只是附加价值。越是这样的女孩,吸引到的异性才越是多。

同样的道理——写文章也好,做任何形式的文艺作品都好,首先是要做自己,而吸引市场只不过是附加收益罢了。

我哥总是很无奈地对我说:“如今那些在微博上到处大放厥词的,大都是些纯屌丝。你怎么现在还喜欢刷微博看奇葩给自己添堵?”

对啊,我如此在意旁人的指指点点,未尝不是太过玻璃心了。

其实我一直这么喜欢码字,原因就在于这是绝佳的情绪抒发,而我也总可以借此找到许许多多隐藏在人群中的同类。当我看到我言谈间用的隐喻和抖的小机灵被人get到;当我看到有人跟我说,他们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因此很能理解我;当我看到有人跟我说,他们看了我说的话所以决定要读更多的书成为更好的人;当我看到有人骂我的时候,会有素不相识的朋友站出来为我解释,为我说话;当我看到有人说,每周都在期待我的更新;当我看到有人在别的地方圈我,告诉我某某营销号冒名转载了我的文章,他们决定对那个号取消关注……

每当看到这样的话,我总会觉得,我这是何德何能啊。我一个总是天南地北胡说八道的人,竟然可以遇到这么多可爱有趣的朋友,这样地理解我和维护我。我们有话想要说,而有人愿意花时间来听,这本身不就是一个莫大的恩赐了么?

我总是说当自己关注度提高之后,遇到的奇葩和攻击也变多了,但与此同时,我遇到的这些暖心的朋友,难道不也是越来越多了么?为什么我要为了那少部分居心叵测的恶人,而让这些对我好的人感到失望呢?

苍井暖跟我说,她常常被那些留言气到不行,连写文章都把不准方向了,让我赶紧写篇吐槽给她打打鸡血。

其实我哪会打什么鸡血啊。我们都是差不多的人,目前还没有进化到“不在乎读者怎么骂,只在乎自己涨了多少粉”的专业境界,我们还是希望可以得到一个作者渴望得到的精神交流,却又可以避开一个名人不得不面对的低素质口水战。所以我们烦恼焦躁无所适从,对关注度感到害怕,甚至起了放弃的念头。

其实追本溯源,我们写文章本就是为了自己。我们有许多在生活中无人倾听的话,需要从另一个途径,找到更多更好的听众,获取更多愿意花时间与我们分享心事的良友。如今我们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又何必失了初心,何必在乎那些冲上门来闹事的跳梁小丑?

我们在意这些辱骂,恰恰是因为我们不够厉害、不够成功,因此才底气不足,生怕自己所占的道理被人无理践踏。

其实,如果再碰到这些断章取义用词恶毒的喷子,我们不妨直接这么想:你要怎么误解曲解断章取义都请便吧,反正,我又没跟你讲话。

(十)

我小时候读过安徒生的一篇童话,叫做《坚定的锡兵》。

安徒生童话的风格一向诡异,没有甜蜜幸福的王子公主,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抒情悲剧。海的女儿为了爱情化为泡沫,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在新年夜,丑小鸭因为外貌的蜕变而经历社会地位的改变……全都是或多或少对现实社会的影射,起初是不知所云,看懂了之后却让人觉得感伤。

而这篇《坚定的锡兵》,却是我从小一直无法理解的故事。这篇童话说的是一个因为材料不够而少铸了一条腿的玩具锡兵,偶然掉落窗外,经历了重重漂泊,却始终保持着一个坚定的姿势。最后他离奇地由鱼腹中返回主人家里,重新见到他倾慕的纸片小姐。最终,锡兵被扔进了火炉里,纸片小姐也被吹了进来。纸片小姐迅速被烧作了灰烬,而锡兵却融化成了一颗小小的锡心。

后来,王学兵导演了一部微电影,将这个故事用一种极度浪漫的拍摄手法重新讲了一遍。

影片的最后,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行字:“命运,大多数时候,并不掌握在我们手里,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坚定。”

或许就是这样吧。

我们无法决定自己遇到些什么、得到些什么,但我们总可以在自己选择的这个方向,做一个坚定勇敢的锡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又没跟你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