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和不希望遗传给你的性格

萝卜网

性格是否会遗传?学界似无定论。但是孩子的性格会受父母的性格影响,这个没有争议。我猜,我的儿子宋小皮,将来你的性格受我影响的程度会相当高。但我的性格中,有一些是非常不好的,我希望你不要被它们影响,我也从你出生开始就一直试图改掉它们,但未能全部做到;另一些是美好的,我希望把它们种在你的身体里,和你一起慢慢长大。

我的傲慢你不要遗传。傲慢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能接受任何一点不认可甚至哪怕只是善意的批评与建议。傲慢是将心脏变成一颗子弹那么小,然后扣动扳机,射穿自己再射伤别人。

但我的骄傲你可以保留,如果你愿意。骄傲不是傲慢,虽然两者经常被混淆。骄傲是因为自己独一无二,也唯有骄傲可以让你始终保持这独一无二。骄傲是知道羞耻,知道敬畏,知道不让任何东西玷污你的清白、你的高贵。

我的无毅力你不要遗传。没有毅力的人,像永远无法得手的虚有其名的花花公子、在一千个十字路口追逐迷羊的农夫、用一根又一根木柴去打铁的笨蛋工匠。没有毅力的人,将天分浪费在一次次投石问路中,激起一些涟漪,却不能够制造天风海雨。

但我的自由自在你可以保留,如果你有这个机会的话。出生在“2010年后”的你,比你老爸那时候更难得到自由自在的童年了,不过我和你妈会尽力给你创造最自由自在的环境。一个人没有自由自在的童年,也就很难有自由自在的成年。我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长在80年代的川南小镇。我可以漫山遍野地跑,不读幼儿园;上学后,在放学路上,我们踏着河边的青石板路,自一排排黑瓦木房中吃将过去,一盘满满当当的蒸肥肠超不过5毛钱,一碗豆腐脑2毛钱,再喝几瓶汽水,加起来也就块把钱。

夕阳打着追光在身后赶我们回家,我们不听它的,只管吃,只管乱走,有时停下来看茫溪河上的乌篷船,瘦瘦的渔夫、破烂的网,还有将军般傲立船头的鱼鹰……

宋小皮,我多么希望你也能有这样的童年,不要什么iPhone,不要什么网络游戏,你只跟自然发生关系,你只跟小伙伴一起与自然发生关系。你像自然一样自然成长,你比自然还美,你比自然还健康,你比自然还善良,你比自然还有力量。

不要学你爸的莽撞与粗鲁,不要学他的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但要学他的知错就改、同情心和热心肠。没有同情心的人失去的是自己人性中最后的亮光,麻木不仁对应的是停尸房。热心肠有时会让你受伤,尤其是现在扶老太太都要先做公证,但就算你知道可能被诬告,看见老太太摔倒,你还是要扶。

不要学你爸的自私,他对他的父母不怎么样,尤其是对他的母亲。当他想做好一点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小皮,不要让这样的遗憾打倒你,这比捅你心脏十刀还难受。你长大了,要多给你妈打电话,多看她。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一手把你带大,她为你从一个小巧玲珑的才女变成大胖子,她为你没有闲暇,放弃事业,但你的一个微笑就让她觉得这一切无比值得。

小皮,我甚至有些自私地希望你永远这么小,现在的你多么容易满足啊,世界对你来说多么美好。长大了要目睹多少龌龊、多少愚昧、多少残忍,要经历多少煎熬、多少艰难、多少天人交战。但是你必须长大,这是自然规律,一棵大树不能贪恋苗的娇嫩而不长大,一只狮子也不能贪恋小狮子的俏皮而不去做万兽之王。

现在我必须对你说,你一定会拥有4样最可宝贵的东西,在你的一生里,它们永远都不会离开,就像咸不会离开盐,甜不会离开蜜,酸不会离开梅,水不会离开眼睛。我的儿子,我愿你像宇航员一样健康,像尺子一样正直,像母亲一样宽容,像大自然一样聪明。现在,人们称你为我的儿子;将来,他们定会称我为你的父亲。(文 / 宋石男 )

(选自《与孩子共享成长——80位名人写给子女的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希望和不希望遗传给你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