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胖

萝卜网

上海话管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牛逼哄哄的样子叫“豁胖”。这个词是有历史渊源的。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瘦是贫苦的象征,“瘪三”是骂人的话,胖是有脸面的事。豁胖,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凡夫俗子的一种本能。

很多人不愿意参加同学会,因为里面豁胖的人太多了。其实甭说同学会,我们那个QQ班级群里也是豁胖声不断。有男同学忽然大喊:“我最近胖了好多!”被催着亮了照片,他胖不胖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后那辆LOGO闪亮的奔驰车。

朋友圈里有姑娘忽然跳出来问大家周末有什么安排,看架势好像要组织聚会。大家纷纷献计献策,她却来了一句:“你们聚吧,我周末在泰国。”

单身时豁胖自己,婚后豁胖老公,有了下一代就豁胖孩子。一女友秀出孩子在幼儿园里的相片,备注:“宝宝在幼儿园里过万圣节。”另一个女友问:“在哪里?”回答:“在我们家门口,蒙特梭利,也不是很贵,三千不到一个月,当初买这套学区房比其他地方贵个几十万也是值得的……”另一位没好气地说:“我是说,照片上每个宝宝的头上都套着南瓜,你家宝宝在哪里?”

网上流传一种“豁胖贴”。譬如:“月入×万,狗一样的生活。”“有房无贷,为什么还是很辛苦。”“年入××万,为什么还是不快乐。”还有很多人会在网上列出开支明细,说自己为生活所累:“房贷×千,孩子私立幼儿园×千,养车×千,保姆×千,出国旅游×千,海外代购名牌包包×千……”

有豁胖高手,就有豁胖杀手。有些人自拍图片上网,镜子里隐约露出一点楼梯以示复式住宅。有些人则火眼金睛,能看出女同事走马灯般拎着上班的名牌包包,一只是正品,两只是副牌,其余都A货。有些豁胖爱好者会被豁胖杀手逼上绝路。那个炫奔驰车的男同学,后来读了个海外商学院,总跟大家抱怨自己有多忙多累多辛苦,但无论他说什么,就是没人搭理。那位老兄终于忍无可忍,只能邮件群发他的课表了。

昨晚和女友吃饭,整晚她都在报告她是如何掘地三尺,查出她那拗“官二代”造型的女同事其实父亲最多是个“副处级”。女友追到女同事老妈的微博,辗转追到她两个表妹的QQ空间(其中一个还上了密码),最终盖棺论定“官二代”是扯淡。

豁胖豁多了会豁成一种习惯,然后就——豁边了。表弟有一天跟他们老板提加薪。老板忧郁伤感地跟表弟算账,说到最后几乎潸然泪下老泪纵横,让表弟恨不得掌掴自己:“我提加薪我不是人!”之后跟老板出去谈业务。违规停车,表弟指了指不远处的停车标志,老板说:“烦死了,不就是两百块钱么!毛毛雨。”表弟看着老板车上的一叠罚单,心里开始飘起毛毛雨。(文 / 上上签 )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豁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