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迪拜的那些事

王亮,一个70公斤级80后外贸男,在迪拜呆了三年。2014年回国,在深圳开始了在国内的第一份工作,他是走进微世界的第二位海归。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王亮接受了微世界的采访。这次采访很特别,是在广州的白云山上完成的。我们边登山边聊天,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Q:在你的微博上看到最多的是关于沙漠的照片,你经常去沙漠玩?给我们讲讲你在沙漠上的一些经历吧。

A:迪拜是一个沙漠王国,我听过一个说法,说阿拉拍人的祖先最早发现一片沙漠,觉得这地方位置挺好,迁居至此,为了生存,当地人只得去海里淘金,他们意外的淘到了珍珠,跟周边的邻国交易,换来钱。时间一长,就以此为生,在这沙漠上建起房子,安家了。现在,在沙漠上有一个很流行的游戏叫冲沙。就是将车轮胎的汽放掉,然后在沙漠里面开车。

Q: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A:左摇右晃,忽上忽下,简直像蹦极一样,很惊险。冲沙的时候,能看到长长的车队,从远处看,会觉得这些车排得特别整齐,一条线,很壮观的样子。但其实,冲沙时你近看,车都跌跌撞撞不可能一条直线的。

Q:可以想象置身一片茫茫的沙漠中,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A:其时,在冲沙的时候,我真没什么心境,尤其是前两次,不敢开车,我坐在车里,难受得想吐,只惦记着,快到尽头啊,快结束啊。第一次冲沙时,我原本以为冲沙是光着脚丫放在流淌的沙中像海滩上冲浪一样,没想到这么吓人。不过,不开车的时候,走在沙漠上,我就喜欢爬到最高的地方去,有那么一瞬间,会陶醉在这种一望无垠的金色中。

Q:初到迪拜时,感觉最大的反差是什么?

A:热。迪拜最热的时候是8-9月,有40好几度,甚至50度以上。出门简直要命,所以迪拜的公交车站都是有空调的,公交站亭都设有空调房。走在外面时,走一段路就得买瓶水,几口就喝完,现在我肚子这么大,我总觉得就是这样喝水胀大的。有段时间在外面跑业务,早上出去,中午回来,身上的衣服一直都是湿的,很恐怖的是,回到家,皮带的铁头热得发烫,解皮带时摸一下会烫手。这里公司都是中午休息4个小时,下午到四点才开始上班,可能是太热的原因。

Q:饮食方面呢?

A:在国内可以有很多选择,在这里,没选择,很难想象没有KFC,我还会吃什么。当地的食物,我吃不习惯,阿拉伯人特喜欢番茄酱、奶酪,吃什么都要醮一点,我刚开始吃得要吐,后来才好一点。

Q:吃不到中国菜吗?

A:我们居住的地方不在华区,唐人街在另一个区,周五休假的时候,可以去唐人街买一些中国菜,比如饺子,青菜,也可以在华人超市隐蔽的地方找到偷渡过来的肉。迪拜是不吃猪肉的。我出国前没进过厨房,在这边竟然学会了做菜,从炒不熟,到半生半熟,到能炒熟,再到味道不错。不得不夸一下自己的天份。有空的时候,我会从网上看一些菜谱,自己学着做,有一次发明了一道新菜,香辣虾,中国同事都说不错。另外,在华人超市里,可以买到1块7一瓶的加多宝,不知道是不是国内哪个生产厂家要倒闭做的清仓价。

Q:周五休息?

A:对。周五是阿拉伯人的礼拜日。全国都是这一天休息。

Q:其实我对迪拜当地人挺感兴趣的,他们的信仰,习惯,喜好,我都很想知道。

A:可以说,这是一个充满信仰的国度,在这里,随时随刻能感受到信仰的力量。迪拜信奉伊斯兰教,每年有一个月是斋月,斋月里,所有每天很早就起床吃早餐,吃完早餐后开始一整天的朝拜,这一天里,不能吃东西,连水也不喝,一直到晚上才能吃饭,这样日复一日持续一个月,随处可以看到成群的人跪拜在马路上,连公车都要向他们让路。在斋月,还有富人向穷人发钱的仪式,除了发钱,还会成批量地给穷人提供美味的食物。我听一个当地朋友讲,他们跪拜的神叫阿不杜拉,他讲,神说人应该花些时间安静一下,想想世间的痛苦,富人应去帮助那些穷人。

在斋月,所有的酒店都关门暂停营业,如果是在斋月来旅游,会连吃的都没有。

阿拉伯人把朝拜当成了一种刻进骨子的习惯,有一次我去一个客户那里拿货,他带我到仓库,当我跟进去的时候,看到他突然拿了一张布毯,跪在地上,因为,朝拜的时间到了。我不敢去打扰,只得等他拜完。有一天,我和一个当地朋友聊到信仰,我说,没有宗教信仰。他感到很吃惊,他认为,没有信仰,是很难有勇气生存下来的。

Q:真让人无地自容,我也是个没有信仰的人。

A:他把信仰当成了一种生命的寄托。在他看来,信仰是人生的一种念想。没信仰,就没有方向,六神无主,活不明白了。

Q:有没有遇到一些尴尬事?

A:还真有。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在海滩玩,拍些照片,突然,有个警察过来要没收我们的相机。我们感到莫名奇妙,后来才搞明白,他以为我们拍了其它女孩的照片。在迪拜,是不允许陌生人给女孩拍照片的。又有一次,一对夫妻在海边游泳,看上去好像是欧洲人,水里人很多,可能这女的太性感漂亮,一个阿拉伯人忍不住摸了她一把,被她丈夫发现了,上前去抓住这阿拉拍人理论,这时警察来了,以为是这阿拉拍人偷拍女孩照片。可见,给陌生女孩拍照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再有一次,我进一个公园,门口被工作人员拦住,他问我:where is your wife.我说没有。他说,单身男人不准进去。我发现,单身女人是可以进去的,如果两个游客,一男一女一起,也可以进去。有人说,当地这些规矩,都是保护女性。

当然,还有一件糗事,有次下海游泳,我怕手机被人拿了,埋在沙里面,再把鞋放在上面。估计是鞋被谁不小踢动了,上岸时,怎么也找不到手机,在沙滩上整整玩了一下午沙才找到手机。

Q:你对阿拉伯人的总体印象是怎样的?

A:大多数都是真诚纯朴,彬彬有礼。如果和他是朋友,路过他家别墅门口,他会热情地问你吃饭没有,想拉你进去吃饭。相比之下,欧洲狡猾得多,在一些谈判过程中,我们跟欧洲人谈,总感觉欧洲人比我聪明,总在算计我们,牵着我们鼻子走。而和阿拉伯人谈,会有一种优越感,他们简单,不会想那么多,容易被我们牵着鼻子走,或者,只不过是阿拉伯人相信人在做,天在看,选择真诚而已。有时候,当地客户下单,我们会送份小礼,比如一份中国的土特产,或者一条价值几元钱的丝巾,他们就会感到很惊喜,因为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很奇特,买不着。有时候,阿拉伯客户下单了,会主动索要礼物。

迪拜本土的阿拉拍人普遍生活水平比较高,凭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不用工作都可以衣食无忧。女人不工作,每个月还有1万元的政府补贴。社会福利也挺好,有一次我头撞伤出血了,去了一家医院,医生给我包扎了好半天,出来时,我问,多少钱,她说,NO monny ,我才意识到这是家公立医院。当然,这种优越也让有些人显得懒惰,工作起来慢吞吞,被人骂作阿拉伯猪。

Q:在迪拜经历过不同国度的人与事,有哪些是你觉得挺美好的?

A:来迪拜的人,基本上只有两种,来采购商品的,和来旅游的。有一天,我带一个非洲的客户去吃肯德基,餐桌上,他说,这是他吃过的最美的一顿饭,我说,为什么?他比划着他的身材,说,要是天天能吃这个,他就不会长得这么瘦小了,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翻看里面的照片,他告诉我,在他的国家,每天都有很多人饿死。我以前是一个忧郁的人,不知为什么,从这顿饭之后,我不再忧郁了,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应该快乐的活着。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下班后,我去超市买饮料,看到1个外国人,和他聊了聊,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中国人,他很感兴趣,他说中国人和气,我们聊各自的工作、生活,聊得挺好,顺便带他参观了我们公司。到公司参观后,签下了一笔订单。他说,签这笔单是因为我脸上的笑容。

Q:你觉得在迪拜的这三年里,自己心态上有了什么变化?

A:我挺喜欢一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三年里,我接触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去了很多我没去过的地方,做了很多以前不会做的事或者怯于做的事,比如,我做得一手好菜,和外国客户谈判能够应对自如。我变得自信了,这种自信,不是因为我“去过迪拜”,而是我内心的一种沉淀。现在的我,以比较平静的心态在这个叫深圳的地方,做着我喜欢做的事,也在等待着某些事情的发生,比如一个机会,比如爱情。

谢谢那些一口气把这篇文章看完的人。太给面子了。

用王亮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当再次出发时,你已不是你自己,当你不是你自己时,你已再次出发。v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迪拜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