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者在桥头

萝卜网

我有点儿拿不准该怎么叫他,就是那位我见过多次的瘦脸青年。倘在从前,比如1949年以前吧,我若叫他“卖唱的”那是绝对没错的。但我要是那么叫他,则今天的歌星,似乎便也都成了卖唱的了,所以我不愿那么叫他。那么叫他,对他多少是不敬的;而我,起初只不过默默的欣赏他,后来,竟出一种挥之不去的敬意了。

【一】

我家附近有条小河,河畔皆公园。一年四季,那里是让周边居民流连忘返的地方。小河上有数座桥,其中一座桥被马路贯通,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也从桥上延伸而过。每一边的人行道都有3米宽,于是成了小摊贩们摆摊的宝地。事实上那里是禁止摆摊的,然而我们都知道,小摊贩们想赚点儿钱贴补家用的决心都是很坚定的,于是那桥头便成了他们与城管人员的心理博弈之地。某一时期小摊贩们占上风,某一时期城管人员占上风。今年的六七月份,小摊贩们占了上风。就是在那两个月里,我多次见到那位瘦脸青年。

偶尔,我也是喜欢散步的。一日傍晚,我正在河畔走着,忽然被一阵歌声吸引。那首歌我10余年前是听过的,当年挺流行,我也很喜欢,但歌名不记得了。至于歌词,也公记得一句而已,便是“家乡才有美酒才有九月九”。听到久违又曾喜欢的歌,我的心情为之一悦。我听出那不是谁放的录音,分明是有人在用麦克风高唱。出于好奇,我循声而去。到桥头,见唱歌的是一个瘦脸青年。

这时天已经黑了,白天的暑热却一点儿也没降,估计温度还有30度。人们皆穿得短而薄。有的男人着短裤、趿拖鞋、手持大扇,边走边扇。相形之下,那瘦脸的青年穿得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

他穿一套绿军装,不是正规军装,而是摊上卖的那种。脚上是一双解放鞋,那是我年轻时春夏秋三季常穿的鞋。在气温30度左右的晚上,一会儿工夫就得焐出两脚汗来。他头上还端端正正地戴着一顶绿军帽,也不是真正的军帽,同样是摊上卖的那种。桥头有路灯。在灯光下,我见他脸颊上淌着汗。他的脸瘦得使我联想到保尔.柯察金。他的眼睛也像保尔的那双眼睛那么大。帽檐下,那双眼睛被桥头灯映得亮晶晶的。有灯也罢,无灯也罢,人一过了朝气蓬勃的青春期,眼睛就再也不会那么明亮了。我看不出他是不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但他唱得朝气蓬勃。而且,感情饱满:

又是九月九重阳夜难聚首,

思乡的人儿漂流在外头;

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

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

我觉得,他唱得好极了。

他真的是一个卖唱的青年吗?

真的是。桥面两侧的人行道上聚满了人。看上去,大抵都是在北京打工的人,都一动不动地听他唱。

【二】

然而,听他唱歌的人,并没谁丢钱给他。这是他与卖唱者的区别。只有当别人也唱时,才需付钱给他,他将麦克风恭恭敬敬地递给他人,之后深鞠一躬,大声说:“谢谢。”说得真挚。

桥头停着一辆经过改装的三轮脚踏车,车上是边角严密的铁皮箱,有门可以双开双关;箱内是一台20几寸的电视,电视上是卡拉OK装置。别人要点唱什么歌,由他代为调出。他实际上是在租设备,用他的麦克风和设备唱一首歌两元钱。

他所服务的对象是一些和他一样的外地青年。他们是进不起北京的歌厅的,但他们既为青年,某时某刻,肯定也会产生唱一首歌的冲动。他显然了解此点。他唱,分明是企图通过自己的歌声激发起别人唱歌的兴致,但那一个晚上,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大错特错了。因为他唱得那么好(在我听来唱得那么好),人们在他唱完之后,反倒缺乏勇气当众唱了。只有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问他讨过了麦克风。小伙子勉强唱罢一首,任凭他再三鼓励,怎么也不肯唱第二首了。姑娘连一首也没唱完就将麦克风还给他了。他呢,躬也鞠过了,谢也说过了,还将两元钱退给那姑娘了。

我听到有人议论:

“唱得还不赖,可我不喜欢他那身打扮!”

“那叫行头!为了引人注意呗。”

“八成也是为了省钱。可惜没什么公司包装包装他,要是有,不久又多一歌星!”

站在我旁边的居然是两名城管人员,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年轻的问中年人:“管不管?”

中年的说:“该管的管,不该管的别管嘛。”

“到底管不管?”

“起码现在先别管。”

两名城管人员一块儿走了。

那歌者,也就是那瘦脸青年,见冷场了,一时有点儿不知所措。

突然有人高叫:“再来一首!”

于是,竟响起一阵掌声。

青年四面鞠躬,接着唱起了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他唱出了一种如泣如诉的意味。斯时,一轮明月悬于桥头上空,我见有人不禁抑起了脸……

那晚,我离开之前,他再没挣到一分钱,但掌声又响起了几次……

【三】

我回到家,见电视里也有歌星们在唱。他们都比那桥头歌都唱得好听,可不知为什么,萦绕在我耳畔的,依然是那桥头歌都的歌声。

连续数日,每晚我都去那桥头,每晚都能听到那青年歌者唱几首歌。我听到的议论也多了,对那青年歌者的了解也多了。

有人说他会唱100多首歌……

有人说他曾当过挖煤工,遭遇塌方,砸伤了腿,而煤窑主跑了,他没获得补偿……

有人说他还在一部什么电视剧中演过一个戏份不少的瘸腿的群众角色,但不知何故,那部电视剧一直没有播出……

肯向他讨过麦克风唱歌的人竟也渐多,他的生意也就自然好起来了。然而,两元两元地挣钱,好起来了也分明是挣不到多少的。

某晚,人们都散去了,他正要蹬上车离开,我见那两名城管人员又出现了。

中午的城管人员问他:“挣够路费了吧?”

他点头。

年轻的城管人员说:“十一快到了,你还是趁早离开北京吧。以后我们再不管你,可就太失职了!”

他点头。

……

【四】

后来有一天晚上9点多时,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伫立在窗前看雨,似乎听到他的歌声。起初我以为自己是在幻听,但他的歌声持续不断,东一句西一句的。我疑惑,推开了窗子。不是似乎,果然是他在唱!

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唱的还是根据我的小说《雪城》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的插曲!

他已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喊歌。

我疑惑甚至惊诧了。拿到伞,打算到桥头看个究竟。突然,他的声音中断了。我愣了愣,没出门。

第二天早晨,天气晴好。我怀着满腹疑惑,匆匆走到了桥头。桥头已经聚了不少人,围着一地碎玻璃。

人们议论纷纷:“一掉雨点儿,咱们不都散了吗?就那疯子没走,拽住他非要让他再唱。疯子说他如果不唱,自己就跳河。这河水两米来深,疯子真跳下去,那还不淹死啊……”

“疯子?”

“那几天总蹲在这儿听他唱歌的那个疯子嘛!不少人都注意到那疯子了,你没注意到?”

“你也走了,怎么会知道走后的事?”

“我听路对面那杂货铺子的主人说的。他站在门口,把事情经过全看在眼里了!为了那疯子和他都淋得落汤鸡似的!杂货铺子的主人终于被他唱明白了,赶紧拨打了110。可警车来晚了一步,疯子捡了块砖砸了他的电视,还把他的头拍出血了……

……

如今,桥头已被围上美观的栏杆,摆摊已成严禁之事。

我,再也没有见过那瘦脸瘸腿的青年歌者。

不知他还会不会出现在北京?不知他又在哪一座城市以他的那一种方式挣钱?

如果确有所谓上帝的话,我愿上帝眷顾于他。

上帝岂可抛弃好人?(文 / 梁晓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歌者在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