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厂上班,你牛什么劲?

今天的话题,从我的知识星球里下面这个问题说起:

1

仔细品品,这个问题里折射出来的信息和困惑,还真是不少。作为一匹在外企、国内大厂和创业企业都干过的中老年码畜,这事儿我可以说一说。

回顾多年职场经历,包括我在内,很多大公司的“螺丝钉”们,在内心深处,都曾经有过类似的困扰,我把它叫做“光环自卑症”。

简单地说,我都到了BAT、TMD了,面试的时候听说是来改变世界、建设火星的,怎么一天天干的都是种花养鸟的事儿,尽是些技术难度跟二级鉴黄师相仿佛的低层次、重复性工作呢?这要是中学同学聚会,在河边遇上当年的校花聊起来,我跟人家可咋吹呢?

进而会有人担心:如果在大厂里这些非核心的岗位上这么一天天混下去,会不会等有一天人老珠黄,除了写周报以外别无专长,会被公司甚至行业的滚滚洪流直接淘汰呢?

其实,这样的担心大可不必,在大公司里混,往往反而没那么难。这件事儿的原理,参见《怎样在大公司混成中层干部?》一文中的第二条定律:在大公司里,当一个干部管理的团队充分大时,他只有升职和离开两种可能的后续状态。

对很多大厂的中层干部来说,这种种花养鸟岗位的存在,只不过是他向上索要headcount,扩大自己势力范围的手段而已。所以,只要直属领导还得势,公司的钱还够花,瞧着你尸位素餐就主动干掉你?那是不存在的。本来嘛!你们都是领导拔一撮毫毛变出来的小猴子,还真拿自个儿当牛魔王啦?

有人说,不对,你眼瞎了么?还种花养鸟,我们这儿996你没瞧见么?这事儿,咱们一会儿再聊。

那么,如果一个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如愿进了大厂,却是个种花养鸟的岗位,该如何正确对待呢?这就要祭出那八字真言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所谓不忘初心,就是一定要想清楚,自己当大厂来是为了得到什么。这个事儿,因为没什么人说实话,烟幕弹甚多,待我来说破与你:对多数喽啰层级的员工来说,拿到一份大厂的offer,相当于拿到了985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只要能混下几年来,后面再找工作的时候,人家就会高看你一眼。

再说得透彻一点,假设你在阿里云上班,工作就是每天负责开关电脑,出来以后的简历上,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写上“参与建设世界领先的云计算平台”。什么?您说光写没用,面试还是会露馅的?万一要碰上内行的面试官,自然要露馅,可是在各大厂中层纷纷扩军不备战的大环境下,马志明讲话——那万一要碰不上呢?

认清了这个初心,如果真的在大厂被分配了种花养鸟的活计,觉得虚度年华的,该如何调整心态呢?还怎么调整,挺着呗!这就好比你分数够了清华大学,可是被调剂到了挖掘机鉴赏专业,学的课又枯燥又没用,那也得先假模假式地混下来啊!再怎么说也是清华的文凭,社会上还是认的人多啊!

当然,如果你到了大厂,分到了核心项目的关键岗位上,上面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再说“砥砺前行”,这就跟前面说的996有关了。正因为干的是种花养鸟的活儿,才要从项目规划到实操落地再到总结汇报,毅然摆出一副改造世界的架势:能用小学算术解决的,务必扯上微分方程;能用简单方案搞定的,务必堆成复杂系统。哪怕是厕所门上换个男女标志,也得跟4A一起出个方案,再开个严肃的招标会。

再加上与此配合的内卷式996作业法,让领导同事看来忙得跟王八蛋似的,这样一来,就算是遇上优化裁员,您也不好意思拿我这工作量过饱和的开刀吧?再怎么说,我们没功劳还有苦劳,没苦劳还有疲劳,没疲劳还有牢骚呢!

说白了吧,工作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上面说的,是“光环自卑症”的病理分析和调养方案。不过,在临床中,我们发现这种自卑感,还有另外一种看起来截然相反的症状,更需要早发现、早治疗。

这种症状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只要谈到自己所在公司相关或弱相关的业务或技术时,立刻就会把嘴一撇,身子向后一仰,从牙缝里蹦出一串互联网黑话或者英文缩写,俨然一副本厂该项目第一负责人的嘴脸。说实在的,跟那些满春满点的相声演员神似。

那么这样的症状,背后折射出来的病理又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说到底,还是“光环自卑症”在作祟。

原本以为到了大公司,是改变世界来的,可是实际又干着种花养鸟的活儿,河边跟朋友聊起来了,壮胆也好,嘴硬也罢,总得横打鼻梁,大声喊出自己在厂里的定海神针地位,生怕别人看破了自己主要是来凑headcount的。久而久之喊得多了,一是不喊也不行了,二是自己慢慢信了,也就形成了以上的症状。

我不在核心项目上,不在关键岗位上这事儿,天知地知我知,你不能知!

这种症状,是前一种症状的发展到晚期的表现。它的病情进展,在于长年暴露在大公司光环的辐射下,对外装模作样年深日久以后,心理也会发生基因变异,产生一种自己就是种花养鸟,也比小公司更高科技的幻觉。

说句不该说的,这些年我见过的“BAT大数据负责人”,保守估计也在二百五十人以上。这里面至少有一多半人,都是“光环自卑症”的晚期患者。

也有人说,您也不必这么愤青,在大公司混得好的,肯定还是有某方面过人的能力,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就我多年的职场经验来看,这观点我还真不认头:从政府关联部门上退下来的、从电视台主播直接转行的,到互联网公司直接就当高管,您真觉得他们业务能力就这么强么?

那么,这样的晚期“光环自卑症”,会有什么危害呢?

危害之一,如果有一天,患者摆托了种花养鸟的状态,被不明真相的新公司或新领导委以重任,他会自以为原来自己是五行山下压着的孙悟空,蹦出来就可以大展拳脚。这样一来,在盲目自信的驱使下乱搞一通,把事情搞砸了,也让别人认清了自己的废柴本质,以后想吹也不好吹了。

危害之二,由于患者仅仅沉醉于大公司的优越性,把公司当成了自己今生高种姓地位的保险箱,而并无能力洞察在大厂门外的云谲波诡。一旦市场发生温水煮青蛙式的大变局,那么失去了野外生存能力的患者,会顿时发现原来逼只是装给自己看的。

这种事,我见过就不止一次了:远有90年代带着国营大厂光环却在一夜之间下岗的工人,近有Oracle关闭中国研发中心时那些哭天抢地拉横幅的高级白领。您想想,他们但凡真的有谋生的本领,至于如此么?

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提醒在大厂上班的朋友们,务必要摆正心态:如果没能分到核心岗位,千万别忘了,你上这儿来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了给简历镀金的,不要误以为是来改造世界的。

当然,岗位边缘化,对外适度装装相也是必要的;但是,蒙别人不要蒙自己,如果装着装着,连自个都信了,觉着在大厂上班,本身就牛得原地爆炸了,那样到头来,只能是害人害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计算广告(ID:Comp_Ad),作者:大数据仁波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大厂上班,你牛什么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