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摊牌的时刻

1

乃悟以前看溥仪老先生的回忆录,里面说他为了在养心殿装一部电话跟宫内黑恶势力抗争了很久,终于在民国10年装上了。

第一个电话,溥仪打给了京剧名家杨小楼,两人嘻嘻哈哈玩闹一番后,溥仪打电话到东兴楼叫了一桌外卖。

皇上吃外卖会让很多人不高兴,这倒不是因为大家觉得外卖不健康。宋高宗当太上皇的时候,什么李婆婆家的杂菜羹,贺四家的烙饼,臟三猪胰,戈家甜食吃得倍儿爽。谁要说外卖不健康,活到80岁的宋高宗第一个不答应。

关键点是宫里的利益链太长了。当年道光皇帝想吃碗粉汤,内务府说需要固定资产投资6万两,每年运营费用1.5万两。

道光说前门一碗只要40文,你们去给我打包回来算了。太监们回答地也干脆:

那家店不开了。

所以为啥不让溥仪装电话,因为这样就可以一直瞒着终端用户吃差价。

这几天,先是滴滴,而后是美团、饿了么,都相继推出了自家的费率透明化措施。以美团为例,他们将过去统一抽取的20%左右的佣金,改成了6.4%的技术服务费+阶梯型服务履约费。

可别小看这简单的拆分。过去,商家们被平台抽佣都只有一个统一的佣金费率。这种收费制度呆板、僵化,送多送少,早送晚送,都是抽这么多。商家们不知道,自己被抽走的佣金到底用到哪里去了,顾客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盒饭为啥越来越小。

时间久了,大家都开始骂平台,许多人一直认为美团从事外卖平台抽佣谋取了暴利。

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今年美团一季度的财报。一季度外卖餐饮业务的GMV达到了1427亿。而美团从中获取的利润为11亿,利润率为:

0.7%。

大家平时点一单20、30块钱的外卖,美团实际最后拿到手里只有三毛八。讲真,这要是黑心暴利,茅台和金戈算啥?你去超市买瓶水,超市老板都比这个赚得多。但既然大家都批评,美团改也就是了。

乃悟研究了这次费用透明化改革,最大的改变是商家们的抽佣一目了然。技术服务费就是美团收走的钱,主要用来平台维护,技术开发等等。说白了,美团自己的几万员工就是靠这个恰饭的。

而服务履约费,其实就是给外卖小哥的工资,如果选择自行配送,那么就不需要付服务履约费,商家可以自行选择。

这里好有一比,乾隆当皇上的时候,发现宫里的鸡蛋10两银子一个,还做得不好吃,然后他就自己出宫吃。据乃悟不完全统计,他一共在神州大地迷路100多次,无意之间走进300多家吃饭,上到松鼠桂鱼,下到锅盖面全都尝过,从来没付过什么服务履约费。

很多人都说美团这次费率透明化其实是在涨佣金。这要看怎么计算了,美团专门设计了阶梯型收费,比如夜间、远距离配送,服务履约费就会比较高,收来的钱主要是作为小哥们的补贴。

之前北京卫视播了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劳动关系处王副处长送外卖一天只赚40块的片子,网上可怜他的朋友很多,那么现在机会来了,希望大家的支持不止停留在口头。

广州一家美团商家的老板给乃悟算了一笔账,费率改革后,他们高峰期外卖费用降幅从4%到26%不等,30单外卖里只有一单是比过去的费用高。根据美团的数据显示,南京市配送距离在3公里以内的部分订单,全都呈现费用下降,降幅最高可达11.7%。有的商家甚至一个月能节省2万元。

费率透明化之后的好处其实不仅仅体现在费率降低的问题上,更重要的是,它能为商家提供决策和参考:

清楚计算每一单到底挣没挣钱。

此前的极兔快递,用烧钱补贴的方式,把四通一达+顺丰打得来连连降低运费,最后不但导致快递行业整体亏损,连快递员得工资都降低了不少。而这种用价格杠杆调节供需的手段,其实避免了行业过度内卷。

事实上,这些好处商家们也都能体会到。有人做过统计,对500名商家调查后,有大约80%的商家对费率透明化都持肯定态度。

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当然是支持的。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到了摊牌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