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女优背后的病态社会

萝卜网

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写道:“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个的不幸。”由此观照日本的“成人电影”,那些AV女优,并非用一个“淫”字就都可以概括了她的人生,其背后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动因,隐含着生活无法言述的艰辛,更折射着一个病态的社会。

为了探究这个社会,我们看看日本AV女友接拍的背后:

——21岁的惠美在一家日光浴美容店做店员。不久前,她开始跟一位24岁的男人同居。后来发现,每次交欢时,这个男人都会播放吉泽明步的AV,一面看一面对吉泽明步赞不绝口。谁料,后来这个男人与惠美分手,惠美就下决心自己去拍AV,她说:“我要让前男友知道,我比吉泽明步更加出色!”

——一个名叫A子的东京名门女子大学的21岁女性要求拍AV。拍摄前,她跟导演商量情节,发誓要“努力工作”。可是,到了开拍那一天,她没有准时抵达摄影棚。几天后,中介人给她家打电话,她母亲接电话说:“我女儿因为换血癌去世了。”原来,A子是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才想在AV中留下靓影的。

——她的父亲是在东京霞关工作的公务员,母亲是专业家庭主妇。让人搞不清楚的是,她的父母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会当着她的面观赏AV。结果,17岁的时候,她与男人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然后,她去拍AV,对中介人这样说:“我内心里有当AV女优的愿望,是由于想扮演童年时代看到的AV女优。”

——她并不缺乏“性伴侣”。她在高级会员制的婚姻介绍所里登记后,与36个会员有过性爱,并且在事后分别收费。尽管如此,她还是执意要去拍AV。她说:“跟太多的人肌肤相亲后,心里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我不是人,而成为了泄欲器。可是AV嘛,女优是主角,我想我能确定了自我存在的意义……”

——26岁的雅美在电车里面碰上了色狼——“痴汉”。她在被抚摸的过程中,心情格外地兴奋。最后,两个人一起下车去了情人酒店。有了这样的刺激后,雅美就去拍AV,处女作就是“痴汉系列”。可是,AV拍好后,雅美说:“心情好兴奋,但是没有遇到色狼时的那种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从此不干了。

——她从茨城来,是东京都里一流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几经盘问,为什么想拍AV,她说自己在做家教,教着两个中学生,接着讲:“教学生教多了,我就担心,万一跟哪个男学生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我该怎么办?于是,我就想拍AV,首先体验一下。”这样,她凭着一颗探索之心,拍“家庭教师系列”。

——她丈夫经营者一家建筑公司,本身拥有两所房子和一座别墅。就是这样一个家庭的33岁的名流夫人,却要求拍AV,其理由是:“我要解消无性生活。”据说,她在叙述自己性爱经验的时候,一双眼睛湿润了,但神情看起来好兴奋。当在会客室里面拍写真的的时候……由此,她开始拍人妻AV的系列。

——两位家庭主妇,一位39岁,一位45岁。前者像鹤田真由,后者像天海祐希。两人交情很好,约定一起应征AV。前者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性生活,我们的老公冷落了我们。”后者说:“于是,我们就想到了拍AV,因为拍AV可以解消我们的苦闷,同时还有钞票可赚,另外也不用担心染上性病。”

——至今,日本仍有为了养活家人,甘愿牺牲自己,接拍AV的女人。一位女性这样叙述自己拍摄AV的理由:“父母离婚后,我跟母亲、弟弟以及妹妹四个人居住。弟弟妹妹都是高中生,母亲的收入不足以负担一家人的生活费。所以,我必须出来赚钱。”作为姐姐,她希望能够挣更多的钱供弟妹读大学。

——一位单亲妈妈,父职母职一身挑,工作家庭蜡烛两头燃。出演AV以后,无可奈何地把孩子带到AV摄影棚。当她跟多名男优翻云覆雨时,孩子就在一旁熟睡。一旦孩子在拍摄中途醒来,放声哭泣,拍摄就被迫中止,让她给孩子哺乳。待吃饱的孩子再次入睡后,工作人员们才能够复工拍摄到深夜。

——“我需要一万日元!”有些自称“我想成为AV女优”的女性,真正的动机是穷困得走投无路,急需一万日元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那些AV中介事务所,就会把这样的女性领到酒店,用家庭式摄影机尽情拍摄。然后他们把拍下映像辑成十人一集,再以十几万日元的价格买给AV公司,从中狠赚一把。

——她,25岁,丈夫比她小一岁,怀有8个月的身孕。由于丈夫公司破产,失去固定职业,家庭经济状况顿时变得风雨飘摇。想到即将出生的婴儿,她决定隐瞒丈夫,带着《母婴健康手册》,前去从事以前想也没想过的工作——拍AV。在她看来,这是赚钱最快的方式。日本社会因此有了孕妇为主角的AV。

——你信吗?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会去拍AV。她说:“玩花样滑冰,实在是需要花钱的。到海外去参加比赛,常常需要自己支付旅费和教练的薪金、服装费等。一个月没有几十万是不行的……”为了让AV公司接受她,她全裸上阵,一会儿做出拱桥,一会儿单足举到脸上,她说:“我至少要客串AV。”

——她,21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处女。经理人想让她演出“处女丧失”的处女作。但是,在日本社会要想拿到《处女证明书》是并不容易的。经理人说:“我给四五家妇产科医院打电话,等了很久,人家一听说是做处女检查,马上就说‘我们不做’,接着就挂电话。最后总算在六本木找到一家医院。”

——26岁的她,身高158cm,三围33、23、34。职业是英语学校的教师。和男友交往了一年多,要做新娘了。就在准备结婚的时候,她到AV公司去要求拍片。面试的时候,“考官”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羞涩地回答说:“我希望在结婚前把自己借的150万日元还清,做一个无债一身轻的新娘子。”

——她的外号叫“狩猎女狼”。她说:“我想和世界各地不同的男性做爱,想用拍摄AV的片酬去美国和法国旅行。”结果,在美国,她曾经和三个黑人、两个白人发生过关系;在法国,她曾经有四个白人性爱对手。其后,她还用拍摄AV的片酬,去俄罗斯和北欧旅游。这种追求另类体验的女性是不多的。

——她有一种病态的嗜好,喜欢用绳子自缚身体,然后自拍。当她要求拍摄AV时,考官问:“让男朋友捆绑你不是更好吗?”她回答说:“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不好意思向他坦白自己的嗜好,不想让他讨厌我。”考官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和她结婚呢?”她回答说:“他是一个好男人!我要他!”

——她拍了一部《毕业之爱》,故事原型就是自己。当年,她在上高中的时候,在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和同班同学在校园旗杆的座台上吃了禁果。高中毕业以后,她又约上男友,在一个深夜里潜回校园,情到浓时……。她事后说:“在自己毕业的学校里面做爱,不由得觉得,呀,我真的毕业啦!”

——母亲45岁,女儿23岁,居然一起去AV公司面试。考官不相信,母亲拿出了驾驶执照,女儿拿出了自己的护照,由此证明母女关系。母亲与父亲早已离婚,母女俩相依为命,情同姐妹。当母亲决定拍AV的时候,问女儿:“你拍不拍?”女儿爽快地回答:“拍”。结果,“母女组合”就出现了。(文/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蔣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日本AV女优背后的病态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