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厂,假装996

1

文/克瑞斯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996已经成为国内一批互联网打工人的身份标签,它意味着奋斗,也凸显出压榨。

早在2019年,一个叫996.ICU的项目,就曝光了国内强制实行996的互联网企业,当红大厂几乎悉数在列。

然而,在和20位大厂员工交谈之后,我们发现在996的打工人中间,另一个群体逐渐浮出水面——和我们理解的996打工人不同,他们的工作也有清闲的时候,在公司里“摸鱼划水”,下了班也不回家,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时,在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他们假装996。

尤其在那些市场格局稳定、渡过了疯狂扩张期的大厂,传统意义上的996成了一个“空壳”,但他们却没有从“空壳”里走出来。

在外人眼里,甚至是亲人、朋友眼里,他们是劳苦的社畜,但在这些当事人的认识中,996是公司内卷越疯狂,他们“摸鱼”越欢乐。

01

  吴晨,电商平台程序员

  工作6年:上午10点上班,下午2点开工

每个深夜,我们公司的大楼都是灯火通明,有人在搞研发赶工期、有人在研究新的编程语言,也有人打游戏看直播,在这些安静的时刻,对我们来说意味着自由安排的时间,但传递给外界的,就是在加班,就是在996。

公司环境好 ,半夜有食堂,打车给报销,对于我们一些租房子的人来说,在公司待着,比在家待着舒服。家里不足十平米的出租屋,至少对我来说,只是个睡觉的地方。

久而久之,我们很多同事也养成了习惯,白天很晚开始干活,晚上工作到深夜。上午“摸鱼划水”,成了一种固定的工作节奏。

在我工作过的几家大厂里,程序员上午真正能进入工作状态的很少。

我到公司第一件事儿就是到楼下便利蜂买个三明治,加热,再来一杯冰美式,然后到工位上,回信息、浏览网页。12点和同事去吃饭,到楼下转一圈,一点半回到工位,趴桌子上睡个午觉。

睁眼睛基本就两点了,一天的工作,从这一刻开始。

产品、运营、测试部门的同事会找来对齐、拉会。这些沟通工作基本占据了白天的所有时间。圈外的人管我们叫“码农”,有些人以为我们只会写代码,其实大部分时间会被沟通工作占用。

到了晚上才是真正投入编程的时段,也是效率最高的时候。但并不是说我坐在工位上就不动了,写累了我得让脑子放松一下,网购、下楼放风、上厕所蹲坑、和朋友、家人闲聊……总之,除了写代码,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让自己喘口气。

我们这里的程序员,工作量是有弹性的,项目开发期,或者是购物节,通宵达旦没什么可说的,甚至会在酒店“集中隔离”搞研发。但在平日的稳定期,我们更多的是改善型技术服务,工作强度会小很多,不用赶工,也不用神经紧绷。

我现在是公司的中台技术,算一种基础服务,主要做通用组件,支持各条业务线做具体业务。

我从2014年就开始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去的也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公司。当时在第一家公司,刚毕业很多技术都不懂,996都是家常便饭,但我也不在乎,那时候加班是想学东西,想多干一点活,希望迅速成长。

当时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基本都在学习,后来去了一家直播平台,在那的工作状态是严格意义上的996,公司处在快速成长期,从资本市场上疯狂融资,我们坐在写字楼里的程序员也在拼了命的工作。

那时拼命的状态,后来很少再出现过,在目前这个市场格局稳定的行业,大厂的工作状态已经完全不像拓荒期那么热血沸腾。

现在我下了班也不想回家,就留在公司,但在超过12小时的工作时间里,真正投入到工作的时间是很有限的。

“摸鱼”是惬意的,但我其实非常焦虑。

程序员说白了也是“青春饭”,到了我这个年纪,要么往专家的方向发展,要么就是往管理层转。而且技术的更新迭代很快,如果每天游手好闲,最终是要付出代价的。

新的技术会把你淘汰掉,年轻人也会把你淘汰掉,35岁是一道关卡。

我已经工作八年了,把钱都存了起来,计划结婚买房。

对于我们这些所谓的“假装996”的人来说,在外人眼里特别苦逼,但很多时间都花在了“摸鱼”上,我们选择了看似奋斗的姿态,但实际的付出,却和外界认识的大不一样。

02

  郑杰,大厂算法工程师

  工作5年:我在公司学习谈恋爱

我是搞算法的,平时跟女生接触很少,从上大学到工作,因为我的专业,这些年身边的男女比例基本保持在5:1。

工作这几年,手头有了点积蓄,想找一个女朋友。

我从没谈过恋爱。

有了这个打算之后,我就制定好了一系列计划,每天上午10~11点,公司的人是不会到齐的,也不会有紧急的工作需要处理。我就在这个时间段学怎么谈恋爱。我花3000元在网上买了一套学习搭讪的课程,10节课,每节40分钟,这学费可不便宜。

在公司听课的时候,我戴着无线耳机,把视频窗口缩小,听课的同时会关注工作邮件和内网的通讯软件,有工作来了,就暂停视频;有同事来工位找我,就把视频窗口最小化处理。不过就算别人看到了也没什么。跟同事吃午饭的时候,我还会跟他们分享我学到的技巧。

两周时间,利用每天上午在公司的一个小时,听完了所有课程。

我掌握了基本的搭讪方式,如何取悦女孩,以及和他们约会的注意事项。老师会留下作业,为了能更好的约到人,老师还让我们再去学点别的技能,以便提高魅力。

我学了调酒。

同样是在上午那个时间段,我就在网上查调酒视频,学理论,看实操,下班直奔酒吧,自己再一遍实践,让酒保指导我。

连续泡在酒吧学习实践7天后,我学会了玛格丽特、长岛冰茶、白兰地等几款经典鸡尾酒的调配。

技能基本掌握全了,万事具备,只差一个对象了。

我就下载了探探、陌陌这些交友软件,我跟一个叫Jasmine的女孩子聊得很开心,每天下午开会或做算法模型的空隙,我都会见缝插针地跟她聊聊天。

一个月后我们就奔现了,我约那个女孩去了我学习调酒的那家酒吧。那天,氛围特别好,我用手心不断地翻瓶,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会有失败,那天翻转得特别成功,我看到她开心的样子,感觉这事儿成了。

后来我们就开始约会,从一周见一次,到后来逐渐提高频率,从北京的北五环到东三环,路途遥远。不过,我还是能在工作日的上午挤出半小时,学习如何做妹子喜欢的西餐。

上班的时间,机器学习我,我得抓紧时间学习机器永远也学不会的事。

03

  汤俊,大厂运营,

  工作10年:家人眼中,我一直是个劳模

平时在你们的手机上弹出的新闻通知,都是我们这些运营推送的。我的工作就是监控新闻热点,经过筛选,再把新闻推送给用户。

这个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的早晚班制,而且,节假日还要安排值班。

节假日值班三薪,这就导致法定节假日上班的人比平时还多。人来的越多,每个人的工作量就会相应减少。所以,法定节假日我们基本就是“摸鱼”,还能一天挣三千。

所以,你会看到我们这个部门在法定节假日的时候特别热闹,别人以为我们特别忙,但他们不知道这种加班是个肥差。没人愿意和钱过不去。

全家人把我当成劳模,中秋节、年夜饭这些家人团圆的日子,我也不在家,亲戚们总觉得我很辛苦,对我特别关照,我也不多解释。

前几年春节,我一般都从年三十值班到初七,才开始倒休,因为家在外地的同事都回家过年了,虽然7天连轴转,但能拿到2万。今年就地过年,很多外地的同事都没回家,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值班,而且是自愿的。

法定节假日人多事少,我一般都是看工作机会、投简历。

现在算法技术越来越成熟,我们这个工种是会存在焦虑的。而且跳槽还能涨薪,这是我们职业规划过程中的一个常态。通过研究这个,我能了解业内的发展动向,也能掌握到我有意向的岗位所要求应聘者具备怎样的能力和素质,据此也不断完善我的简历,梳理自己,做到心中有数,失业不慌。

每次在公司看招聘网站,还是很心虚的,担心被同事或领导看见,误会我打算辞职。我每次都得把页面缩小,调低电脑亮度,同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04

  图图,音乐App产品经理,

  工作4年:我回家能干嘛?

我是做音乐App的产品经理,在家人和朋友眼里,我是那种典型的996人群。

前几年,行业里疯狂地砸钱收版权,市场格局重新洗牌,有被并购的,也有做了十几年的公司关闭的。但整个行业的那种竞争态势,在我们公司里是不太能体现出来的。

每天我真正投入在工作上的时间,有6个小时就已经不错了。

像我们这种工作了三五年的人,其实是不太关心996的,我们都比较年轻,单身狗一个,回到出租屋也没事干,待在公司有饭吃,网还快,吹着空调,还有同事陪你。

尽管我们回家很晚,公司也不给加班费,但你说我回家干吗?

除非我坐累了。

我们的工作不是你闷头在那干,就会有什么改善,更不会对行业里巨头之间的竞争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我们就是一群螺丝钉,做自己分内的事。

虽然公司里很多都是90后,但你在上午的时候,看我们公司里,简直跟机关单位似的,大家像老干部一样,沏茶看新闻。

我还算是比较敬业的,我在工位上放了一面镜子,上午到公司,对着镜子捯饬捯饬自己。早上出门前我是吹了头发打了发胶的,在镜子前摆几个Pose自拍,再把照片发到我们那个App的社区版块。

目的是为了在社区里搞气氛,看什么样的互动方式有效。产品刚上线的时候,我上去只是简单发一些段子,后来发了自拍,竟然有妹子给我点赞。现在到上面发自拍成了我的基本操作,粉丝们的鼓励,开启我元气满满的一天。

对我们这个岗位来说,很多同行在产品测试结束后,就不再深度体验,但我每天还是会上去搞搞气氛。

我有个产品经理的微信群,里面都是同行,基本是一个超级直男群。大家在里面都特别活跃,感觉他们好像都挺闲的。每天下午三四点是群里最活跃的时段,大家像是约好了,都跑出来冒泡、扯闲篇儿。群里都是做互联网的,外界对我们的认识是996,忙的不可开交,压力巨大,但你从整个群里其实能感觉到实际情况和外界认识之间的差别。

产品经理其实经常扮演“背锅”的角色,因为日活、时长数据没有上去,技术算法搞研发的就会说是产品设计体验不好,运营、市场那边也会说是产品的问题。有时候,我们挺憋屈的,所以大家经常会在群里吐槽,骂同事sb、领导sb、公司sb。

大家都是同行,很多行业的槽点特别有共鸣,对我来说,至少能暂时忘掉KPI、OKR、DDL这些讨厌的东西。

在群里“摸鱼”的时候,很少被别人发现,领导找我,也都是在线上找,看见了赶紧回复就行,关键我也没打游戏,就是一边工作一边闲聊。

我们的工作状态就是,上午集中“摸鱼”,主要是为了等其他部门的人到齐,我们的很多工作需要和其他部门对接,他们人不到,我们的工作也没法开展。下午工作干一个小时,歇一会,吃个下午茶,工作节奏像上课一样。

我家人有时候看了媒体上的文章,就觉得我工作特别艰辛,压力特别大,然后经常嘘寒问暖,怕我累着。每次我都要解释很久,其实996只是外界对我们的印象,很多时候,工作时间只是人为拖长的。

在工位上,我们眉头紧锁,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但在屏幕上,是一个996以外的世界,我们用自己的视角看待互联网,而互联网又用另一个视角看待我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大厂,假装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