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血泪史

今天讲的这位师兄学习的是海洋生物学。他平时的工作是坐船出海,收集深海的细菌,再带回来做分析。在我们的印象中,他的工作是这样的:

而在他眼中,他的工作是这样的:

而且由于出海一次成本太高,每次出海都要花上几个月,甚至接近一年。所以他把带回来的样品看得比啥都重。谁要和他开玩笑说样品污染的事,他立马一副“老子MD干死你”的表情

之前几年,师兄的研究进度还算顺利。他最后一次出海出了一年,说等把带回来的这批样本分析完了,就能毕业了。

对于此情此景,我只想说:

立完FLAG后这位师兄也知道失言,立刻把样品冻在了冰柜里,做出一副“一定要严防死守”的态势。

当然事实证明他的的想法毕竟……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某天半夜,当地突然下起了暴雨,然后生物系被水淹了,整栋楼都停电了……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有些看官就问了,是不是冰柜有自动报警系统?

实际上是有另一名师兄在赶实验,直接睡在了系里,然后半夜被冷醒……

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师兄从家里冲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样品已经化了一大半……

后来系里因此买了带有备用电池的冰柜,就算停电,也能继续运作一段时间。这也算是这位师兄给师弟师妹们留下的一笔财富了……

按照惯例,请不要问“师兄有没有毕业”这样伤感的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博士生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