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改变后代的基因,她赌上了婚姻 | 人间

image

她说她查了很多资料,“一高一矮”的结合,至少有50%的机会改变孩子的身高——“你看潘长江、曾志伟,他们的孩子都很高”。于是,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男朋友的身高绝对不得低于173公分。

几年前,县里汽车商贸公司的董主任,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喊话,说公司的打字员辞职了,叫大家帮着找个有工作经验的熟手。后来在一起小聚,我问他,打字员找到没有?他说找了几个,老板都不中意,说赶不上原来的打字员小杨。
我问,那个小杨为什么要辞职呢?董主任叹了口气,就给我们讲了她的故事。

以下是董主任的讲述。

2

小杨刚到我们公司时22岁,身高1米5多一点,长得娇小玲珑,小鸟依人。这姑娘做事麻利,性格开朗,高职毕业,学的是计算机,除了打字复印,我们公司的电脑维护、档案管理,都是她负责。

我们公司的员工,大多是初中毕业,几个大专生里,除了小杨和会计小艾两人是全日制大学毕业,剩下都是“自考”和“函授”的。每次上级主管部门来我们公司调研、参观,都由小杨操着纯正的普通话给来宾们讲解。逢年过节开展文艺活动,也是小杨挑大梁,她独舞跳得好,还能编排指导别人,深得老板和同事们的好评。

2013年初,公司都在说司机小陈和小杨谈起了恋爱。

小陈人很白净,个子有1米8,在南方人里有点玉树临风的意思。他技校毕业后去过广东,进过工厂,做过销售,当过保安,都没挣到钱。因为家里经济不宽裕,最后回家考了驾照,帮人开出租车,干了3年,觉得辛苦。2012年我们公司招司机,他就考进来了。

小陈在公司少言寡语,从不搬弄是非,给人感觉很靠谱,人长得又帅,做事也机灵,车开得不错,就成了老板的司机。老板也很信任他,每次出席外面的庆典活动,收到的赠礼基本都给了他。

我们公司的办公室租在临街的二楼,一楼全是底商的门市,老板也租了其中一间,做打字复印室,方便公司的同时,也对外营业。后来公司做大了,要处理的文件越来越多,加上外来打印的人,三块五块也非要开发票,很麻烦,老板就取消了对外业务——小杨平时大多数时间就在这里工作。

县城街窄人多,没什么专门的停车位,车子都常常随便停在街边。而交警看见违停的车辆,不是贴罚款单就是拖走。所以,老板的车停在路边时,小陈就坐在打字室里和小杨聊天,或在电脑上打游戏,若瞥见交警来了,马上出门挪车,等交警走了再开回来。

大概两个年轻人就是这样走到了一起。

春节放假上班第一天,晚上下班后,我看见小杨在大门外和几个相熟的同事在说话,小陈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等那几个同事走了,我也出了公司大门,小杨突然喊了我一声,我停下脚步,问:“有事吗?”

她轻声说:“主任,能不能借我500块钱?我有急事,过年把钱用光了。”

我也没多想,从钱包里掏出钞票借给了她。事后司机小袁在办公室里跟我们说,其实不是小杨要用钱,她是帮小陈借的。“小陈这家伙,和朋友们吃‘转转食’(轮流做东请客)、蹦迪、溜冰、泡吧、打游戏、进麦当劳,过年发的工资和奖金早用光了,连小杨的钱都被他用了。”

小袁还说,他看见过小陈喝醉过几次,都是小杨扶着踉踉跄跄的他,进了他租的小房子里。“孤男寡女,恰是干柴烈火!”有人八卦说。

“啥干柴烈火哦,说不定早就打了‘野食’,不温不火了!”有人阴阳怪气接话。

“自古痴情女子负心汉,凭小陈的颜值,估计小杨也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敢发誓,她最后肯定竹篮打水一场空。”小袁总结道。

我也觉得小杨和小陈不会有结果——且不说身高、外貌的差异,小陈总给我一种难琢磨的感觉。有几次我下楼去打印文稿,看见他俩头挨着头,卿卿我我的不知在说什么,可一看见我,两人迅速分开,小陈脸上的神情极不自然。后来我发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小陈都在刻意和小杨保持着距离,好像是避人耳目,害怕别人知道他们在恋爱。

但小杨对这个男朋友是情真意切,经常早上自己啃着冷馒头,手里提着小陈爱吃的热包子。

3

小陈平日爱看精美的奢侈品杂志,说起名牌手表、汽车、服装,如数家珍。我们公司司机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他父母多年前就下岗了,但他却常年穿着名牌,手机不是“摔坏了”就是“搞丢了”,经常换最新的款式,让别的司机既眼红又羡慕。

一次有同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小陈说:“你穿的不会是高仿品吧?”

他立刻有些傲慢地回答:“你在电脑上输入我衣服上的数据,看看是不是真的?”

“买这么贵的衣服,你平时不吃饭了?”同事又问。

“生活就要讲品质,你们没见过沿海一带的人,穿的比这高贵多了。”

“讲品质得有经济保证啊。”

“这个,就靠自己的本事了。”小陈淡淡地说。

小袁他们私下说,小陈是靠做“小白脸”骗钱,我起初半信半疑,但很快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们老板靠销售货车起家,后来拓展业务,销售乘用车,还成立了修理厂,批发汽车零部件。他做企业30年,历来奉行“不欠钱、不欠账、不贷款”的原则,为人低调,做事勤奋。可近几年,一些同行业靠关系、搞融资,挖人才、扩规模,变着法抢占市场。

公司业务每况愈下,老板只能“主动出击”,常陪客户吃吃喝喝,去“浪花”玩乐——“浪花”是我们县有名的高档会所,外表看着普通,里面却装修奢华,各地美女云集。因为老板娘管得紧,老板一般在“浪花”礼貌性地坐一会儿就离开,让我和小陈留在那里陪客户(小陈要一直等着送客户回去)。由于常去,很多女孩跟我们都熟了,大家说话也就无须遮掩了。

每次小陈去“浪花”,都有不少女孩过来找他玩。一次我们陪银行信贷科李科长去,趁小陈先去送老板回家的工夫,我就问旁边的几个女孩:“你们跟小陈平时联系不?”

“有空儿就在一起玩,县城景点都玩遍了。”——有员工曾给我反应,说小陈违规开着老板的车拉着美女去郊游,看来不是假话。

“过年过节,他都给我们发祝词、送小礼物,又帅又温情,把我们都迷倒了。”

“你们回赠礼物吗?”我问。

“当然回赠,都是他喜欢的东西。我们来钱快、挣钱多,注重的就是这份情义。”

“想找他今后做接盘侠啊?他可不是老实人哦。”我话中略带嘲讽道。

“都知根知底的,不现实。平时我们累,就想找个‘贴心人’,放松心情。”

我心下想:难怪小陈活得潇洒自在,这年月,有人靠本事挣钱,有人凭颜值生活。

4

一次在食堂吃午饭时,老板和领导不在,几个司机边吃饭边和小杨开玩笑,要她和小陈“秀”一下成亲仪式。旁边的同事们听到了,也都围过来,跟着起哄。有人随手拿来一枝花瓶里的塑料花,让小陈“求婚”用。

小杨倒是落落大方,没有任何羞涩,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她迎着大家的目光,朗声说:“来就来,我怕么!”接过花后,她站了起来,脸带红晕,双手捧着花,深情而又期待地望着小陈,把花递向他。

可小陈黑着脸,看都不看她,甩手疾步离去。

这次之后,我听人私下说,小陈在广东打工时已经耍了个女朋友,那姑娘想多挣几年钱再和他结婚,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给他寄钱。

过了两个月,小杨来找我还钱。我出于担心,直截了当地问她:“你和小陈恋爱这么久了,你了解他吗?听过他的绯闻吗?”

“他是人帅是非多,跟着感觉走,我爱他就足够了。能不能成功就看缘分,但我不能错过机会。”她笑着回答。

小杨的话让我吃惊,她的想法我难以理解。我觉得跟年轻人有代沟,就闭了嘴。

9月底,大家正在忙活手里的工作准备国庆放假。下午刚上班,小杨却头缠着一块丝巾,颤颤巍巍地走进办公室,有气无力地问:“谁是董主任?”

我被她的话搞得莫名其妙,她身后一个司机戏谑地笑着,指着我说:“他就是。”

小杨一脸严肃地对我说:“我不小心头在门上撞了,失忆了,要请假去医院检查。”

我一听,这事非同小可,马上安排司机送她去医院。司机回来后,我问小杨情况如何,司机说:“她不是有病,是精神受了打击,失恋要疯了才是真的——小陈的女朋友要回来结婚了!”

小杨“疯了”的事马上传遍了公司。老板把我叫去,不耐烦地对我说:“趁放假有空,你去她家看望一下,如真的有病,治好了再来上班。”

我明白,老板这算是看重小杨的敬业和工作能力,换作一般的员工,估计二话不说直接辞退,以防日后麻烦。

我按照老板的吩咐去了小杨家,房子三室两厅,家里收拾得很整洁。她的父母很热情,她爸身高也不高,也就1米6,在乡里林业站上班,正好国庆节回家休息。她妈身高跟她差不多,早下岗了。

小杨她爸给我沏了茶,就拉着妻子进了卧室,说是看电视。小杨神色黯然,萎靡不振,也不再装失忆了,恨恨地对我说:“主任,你也知道了我和他的事,我不怕分手,我恨的是他无情无义,不说道歉,连一句话都没对我讲,好像我们从来都不认识!”

我试着劝了她几句,她更激动了,歇斯底里地说:“这是我的初恋啊,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完了?我真想不通,我真不甘心……”

发泄了一通后,她似乎有些绝望,有气无力地喃喃道:“我是奔着结婚去的,结果被他玩了。”我劝她目光放长远,她沉默了半天,有点醒悟地说:“主任你说得对,我为什么要痛苦?受到良心谴责的应该是他!世上男人多得是,我不应该在一棵树上吊死。”

5

万万没想到,国庆后,小陈的女朋友阿兰竟然来我们公司财务科上班了——她学过会计,是小陈求老板安排的。

阿兰是北方人,个子高挑,肤白貌美,跟小陈在一起,算得上是天生的一对。阿兰说话嗲声嗲气,特别做作,背着人时还抽烟。听财务的同事说,她业务能力不咋样,只能打杂。

有了工作后,阿兰出钱,把小陈家里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了,我们都认为他俩这是快结婚了。但阿兰和小陈的父母没处几天,就因为性格和习惯不同吵了架,她坚决要搬出来,小陈只好重新在外面租了一间屋子,过起了二人世界。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阿兰进公司没多久,就听到了小陈和小杨的绯闻。有次她去楼下复印资料,就和小杨吵了起来。她俩都说对方“态度不好”,阿兰破口骂道:“你这个没人要的贱人,抢我男人,只有当小三的命!”小杨则反唇相讥:“你男人多,老少皆宜,薄利多销,就是个涂满广告的公交车!”阿兰恼羞成怒,想动手,被赶来的我喝止住了。

可能是因为这一场骂战,小杨赌了气,不久就找了个男朋友,下班时常见一个男人骑着摩托来接她。两月后,换了个男的,接着,又换了一个。

就这样,小杨走马灯式地换了三四个男朋友,都是高高大大的,但都没谈拢。

6

听说小杨恢复了单身,会计小艾也开始追起了她。

小艾是农村出身,老大不小了还单着。他个子不高,1米6几,家庭条件也不好,父母有病,还供着两个读书的弟弟,相亲几次都黄了。

老板因市场竞争需要,对公司的厂房、库房、销售大厅进行扩建,资金紧张,找银行李科长贷款。老板将李科长奉为“贵人”,小心伺候。每次李科长都是晚上下班时通知我们“要申贷资料”,老板就立刻临时通知我们加班做贷款资料。办公室的员工没有加班费,我们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也只能照办。

我们办公室被公司的员工私下称为“造假办”——对于没有的资料,我们要仿制;对不符合要求的资料,我们要修改。小杨按我要求,反复打字复印、涂改拼接,直到资料可以以假乱真;小艾负责做账,把营业额和效益做大。每次账做完,他就来帮小杨做事,等资料做好,浪费的纸张搞得打字复印室一片狼藉,小艾就开始打扫收拾。就算晚上不扫,明天早上也赶早来收拾干净。

资料由李科长审,过不了关的,我们再回来继续按他的要求改。我们公司离银行步行十多分钟,有时晚上去送资料,就要往返多次。等资料过关了,我们就遵照老板的旨意,请李科长宵夜。

李科长酒量不错,最爱缠着小杨灌酒。每每这时,小艾就英雄救美,替小杨挡酒。见小艾喝得差不多了,我继续出击,最后才是小杨上。这种车轮战,李科长酒量再好也招架不住。等李科长倒下了,我们就把他塞进出租车送回家。
我们也要回家,小杨喝了酒,坐车就要晕和吐,考虑到让一个姑娘单独打车不安全,我就提议小艾步行送她回家,也算给小艾创造机会。

小艾很诚实地跟我说:“小杨是独生子女,家里房子宽敞,我可以当上门女婿。乡里我已经回不去了,但城里也买不起屋,居无定所。主任你不知道,我们村的人几乎快走光了,要不是偶尔还有几声狗叫说明村里还有人,外人都觉得是‘鬼村’了。我就是想成家立业,过踏踏实实的日子。”

小艾一再请我帮忙牵线搭桥,我也跟小杨说了几次,但小杨始终不答应,只说他俩不合适。她让我跟小艾敞开了说,叫他别在自己身上耗费时间。

“是不是你觉得他家穷了?”我问。

“不是的,我们是真的不合适。”小杨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见小杨的男朋友骑着摩托,阿兰也给小陈买了辆“赛摩”,俊男靓女,上下班马达轰鸣着在街上一闪而过,很是拉风。两人如胶似漆,短假短旅游,长假长旅游,平时基本不做饭,小陈带着阿兰天天不是大酒店就是小吃摊,吃本地的特色菜。

清明之后大家来上班,发现阿兰已经不辞而别,她跟同事说,这地方太落后了,她钱也花光了,在广东的干爹听说了,很是心疼,叫她回去。同事问她还来不?她说不来了。

小艾追不到小杨,灰心丧气,觉得全公司的人都在看他笑话,也辞职了。我本劝他留下来,他说他想换个环境,已经找到下家了。

临别前,小艾颓丧地跟我说:“小杨和李科长好上了。”

我很吃惊——这怎么可能呢?

小艾说,他在街上碰见过他们好多次,一起看电影,周末逛公园,晚上吃夜宵。他问过小杨,小杨也承认了。

“李科长不是有家庭吗?他老婆是教师,女儿在读小学。”我说。

“我打听过,离婚了。”

我一直认为,小陈没跟小杨成不算坏事,因为小陈城府太深、为人太渣。难道小杨刚脱虎口、又落狼窝?

我开始在心里细细盘点跟李科长的过往。

这人平素装得道貌岸然的,晚上找我们要申贷资料,就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工作忙。去年他刚学车,把我们公司的车借去练手,带着情人满山遍野到处开心,结果在乡村公路撞了一个小学生。他不想事情被公开,急忙叫小袁去顶包。交警出了现场,认定小学生全责。小孩满脸是血,家里穷,家长也老实可怜,交警就要小袁发点善心,可怜下一孩子,怕孩子伤重毁了人家,“责任划给你们,好让孩子去医院治疗,反正钱是保险公司出”。

保险公司没人出现场,只以交警的事故报告为赔偿依据。为赶快走人,李科长就催小袁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小袁想到他是银行信贷科科长,老板有求于他,当时也没有告诉我就签了字。

小孩是皮外伤,住了几天医院。出院时,孩子的大伯提出要补偿1万元。小袁和他吵了起来。对方舞着事故报告单,扬言要上法庭。事情闹大了我才知道,只好找到当时处理的交警,由他出面协商,给了1千块才了结。

我找老板报账,老板说小袁不考虑后果,要辞退他。我坚持说是李科长逼小袁签的字,小袁是为公司考虑,错不在他。老板板着脸恼火道:“这种情况上法院就是输!人心叵测,好心未必都是好报,你立即给司机们开会传达,必须吸取经验教训,再没下次了!”

我抽空专门问了小杨和李科长的事。小杨说,她不是小三上位,是李科长离婚在前。他们之前加了QQ好友,她原来的网名是“有你就快乐”,和小陈分手后,就改成了“撕心裂肺”。有天,她看见李科长的QQ名也从“你是我的唯一”改成了“甘肠寸断”,看他动态里都是痛苦的表情,就忍不住关心地问了几句,才知道他离婚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就聊开了。

“他怎么离婚的呢?”

“他说他工作忙,应酬多,又帅气多金,绯闻不少,老婆不理解他,经常和他无理取闹,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两人感情破裂,老婆要求离的婚,女儿给了老婆。”小杨深信不疑地说。

我心想,这些都是老男人骗小姑娘的老套路了,便严肃地劝小杨:“不要光听他的一面之词,多听听,多了解,特别在人品上,你要仔细考虑,千万别重蹈覆辙,伤了自己。”

小杨把李科长的事打听了一番,和他在一起时,就有了防范,李科长再想动手动脚,就没法得逞了。

两人又相处了3个月,李科长对小杨就失去了耐心,给小杨下了最后通牒:愿意“跟”他,就和他同居,不愿意就拉倒。小杨要他明媒正娶,李科长恼羞成怒,说:“我从不缺女人,都是她们自动朝我身上扑!看上你是对你的宠幸,我不过是想换换口味,你真不懂风情。”

7

阿兰回广东后,小陈随即又找了一个在外地开美容院的女老板,是在网上认识的。

初秋的一晚,小陈送老板去市里请亲戚吃饭,一个亲戚和老板的大舅子素来不和,喝了酒,话不投机,对骂不说,还提瓶子抄凳子要动手。老板气得够呛,叫小陈把亲戚们送回酒店,守着,不许再动手。

小陈来市里前告诉了女老板,女老板就打“飞的”来约会,在一个餐馆等着他去。小陈见老板的亲戚们睡熟了,就开车去会女老板。女老板有几个在本市的好友也来了,男男女女们边吃边聊,白酒啤酒一起上。散场后,小陈送女老板去酒店时,将车撞在了水泥护栏上。男老板的车子严重受损,女老板的大腿粉碎性骨折,小陈手臂受了轻伤。

老板知道后,暴跳如雷,直接辞退了小陈。他跟我告辞时,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说要不是事后我托关系找保险公司买单,别说修车钱,就医药费他都承担不起,更别说逃掉醉驾了。

小杨看着小陈离去的背影,还是有点怅然:“他们每次朋友聚会,我都叫他少喝酒,老板随时会要车出门,他总是不听。有多次我替他挡酒,把我都灌趴了。”

“还在念旧情,想重归于好啊?”小袁哂笑道。

“没有旧情,只有同情。”她淡淡地答。

听说那个女老板伤好后,给小陈提了个“二选一”的条件:要么赔钱,要么结婚。小陈选了结婚。同事说,小陈现在就是做家务,带孩子,送老婆上下班,人也长胖了,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软饭男。

2015年初夏我们办公室周末聚餐时,小杨把她新认识的男朋友小郑带来了。

小郑家在农村,高大黝黑,长得有点像古天乐。他是我们公司保管员蒲大姐给小杨介绍的,说是自己的一个远亲,“在船上工作”。

大家热热闹闹地喝着酒,小郑很快没了拘束,跟我们谈天说地。

小袁对小杨说:“千选万选,你终于找到如意郎君了,这次不要三心二意了,要专一哈。”“我对待爱情从来都是专一的!”小杨略显窘迫,有点慌乱。

正在和大家有说有笑的小郑,听到了这话,脸马上阴沉下来,跟刚才判若两人。他把筷子不高兴地扔在桌上,说了句“有事”,就摔门而去。小杨也急急忙忙地跟着出去了。

大家不明就里,有人说小袁的话说得时机不对,得罪了小郑。小袁说,我这是祝贺她们,“就算我说得不对,在这么多人面前,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也应该有点气量才对”。

那次聚餐后不久,小杨心事重重地找到我,叫我拜托大家,今后千万别和她开这种玩笑,特别是小郑在场时,千万不要谈她过去找朋友的事。她说,小郑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计较她过往找男朋友的事,别人说起,他认为是伤他自尊,面子挂不住。

“你和他认识时,讲过你的事没有?”我担心地问——封住办公室同事们的口容易,但封住全公司的口就不容易了,更何况还有社会上的口。再说,未婚男女找对象是非常正常的事,有什么可计较的?

“讲过,他很不高兴,叫我住口,我也不想惹他不高兴,就打住了。”

“他以前没找过女朋友?”

“没有。他说我是他的初恋,他还是处男。我俩在街上,只要有认识的男的和我打招呼,他都要问是怎么认识的、是什么关系,还四处打听我过去谈朋友的事。我现在看见认识的男的,老远就躲开了,免得他没完没了地问。我感觉他是在船上看琼瑶的小说和言情剧看多了。”

“漂在船上可照顾不了家庭的,他有没有打算今后下船重新找工作?”

“他不想下船,说他就一高中生,找工作难,他快升二副了,工资也不低。”

“你真的喜欢他吗?”

“喜欢,性格上我俩有差异,我想,处的时间长了,感情深了,慢慢会磨合好的,现在我尽量做到存同求异。”

“你这是委曲求全。我觉得他还不如小艾,你说小艾对你死心塌地的,你为什么就看不上人家呢?”我有点替小艾鸣不平。

小杨想了想,坚决地说:“看不上小艾,是因为他有个致命缺点,太矮了!”

我这才知道小杨的心结在哪里。

她从小就爱跳舞,还专门参加了舞蹈训练班,上学时学校举办文艺活动,她不是领舞就是独舞。上了初中后,学校里成立了舞蹈队,紧张地学习之余,她还要参加日常训练和演出。

初二时,大部分女同学的个头都蹿高了,很多女生都高过她一头,只有她的身高似乎是雷打不动,不知不觉就成了“小不点”。舞蹈队演出是以群舞为主,对队员有形体要求,她因为身材不般配,总是上不了节目。一直比别的女同学跳得好的小杨,几次鼓起勇气找到舞蹈老师请求上台表演,老师都无奈地摊开手说:“无法编排,你人矮了。”

小杨每次看到同伴在台上随着优美的音乐翩翩起舞,心就一次次备受打击。她悲痛欲绝,要跳舞,要长高。她到处购买增高鞋、增高贴、增高药,有两次她吃完药上吐下泻,差点没了命。她那时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测量身高——可她的身高就像是固定了。

她绝望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就坐在窗台上呆呆地看着夜空,泪流满面。她怪父母把她生矮了,不和他们说话,回家就关门闭窗。成绩好的她在班上总坐前排,她觉得是对她的羞辱。她小学和初中的闺蜜,也是舞蹈队的队员,过去她们影形不离,无话不谈,闺蜜跳不好被老师批评时,她还劝慰、给人家擦眼泪,陪人家重跳。结果闺蜜成了舞蹈队的主角后,来关心她时,她就无端对闺蜜大发雷霆,觉得对方是在她面前炫耀,甚至同学们聚在一起说话,她都认为是在讽刺她。

她变得不合群,敏感,她恨闺蜜和同学们,和她们渐行渐远。上课时她胡思乱想,无法集中精力,下课后她独来独往,孤僻无助。她的成绩一落千丈,高中上了普高,浑浑噩噩地混完,勉强考上了高职。
上高职的学生,学习得过且过就是不错的了,学校里通宵游戏和谈情说爱成风。与她同宿舍的星星,爱穿着打扮,身高和她一样,整天乐呵呵的,总拉着她的手说:“小妹,为啥你总是死气沉沉的,一副苦瓜相?有啥事给姐说,姐给你做主。”

见小杨还是蔫蔫的,星星就强拉着她参加同学聚会和社会活动。星星的男朋友是她们学校的篮球队员,四肢发达,身材颀长。小杨说他们身高差距太大,星星笑着说:“小妹,咱们这身材,就是要找个子高的,越高越好,才能改变后代的基因!”

星星的话,犹如电光石火,霎那间,照亮了小杨晦暗的心。“我失去跳舞的理想,但终归要成家立业。我这辈子没法改变自己,但我可以改变后代的身高。我绝不能让后代吃二遍苦、受二遍罪!我一下就醒悟了,像我这种不死不活的模样,跟个武大郎一样,脸上油汪汪的都是青春痘,谁会对我有好感?!”

小杨振作起来,开始认真学习,进行形体练习,注重养颜、护肤、美容、打扮。她积极参加各种课外活动,不能跳群舞,就跳独舞。她说她查了很多资料,“一高一矮”的结合,至少有50%的机会改变孩子的身高——“你看潘长江、曾志伟,他们的孩子都很高”。于是,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男朋友的身高绝对不得低于173公分。

“所以,小艾再好,我也只能拒绝了。”她固执地跟我说,“我相信‘事在人为’,很多事都需要自己去争取、去努力才能成功,我必须抓住每次机会。”

小杨和小郑处了大半年就结了婚。但婚后半年不到,小郑和在农村家里人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小杨作风不正,跟过很多男人。夫妻俩从吵闹到冷战,小郑很快提出了离婚。小杨已经有了身孕,不同意,小郑就来公司闹。
小郑愤愤地拉着我说:“咱是洁身自好的人,必须要求老婆遵妇道、守贞操。我在船上工作,不常在家,‘后院’必须稳定,我找的是贤妻良母。”

我想跟他讲讲理:“你说说,她在哪里不遵妇道了?人在社会,不可能不接触人啊。”

“过去她常和一帮男女混在一起,喝酒,唱K,晚上不回家。她还有情人,这事你们应该知道!”

“过去的事,她没给你说过?”

“都是避重就轻!她找我这种船上的人,就是动机不纯。”

“谁没有个过去呢?作为男人,应该大度点,小杨不是你想的那号人。”

“我过不了这个坎,品德不好,不自尊自爱,会在基因中遗传的!咱是清白之家,别辱了家风,趁早一拍两散!”小郑冷冷地说。

小郑拉着我闹时,小杨在一旁始终对他不理不睬,只埋头干工作,但因为分心,工作还是出了些差错。老板见小郑多次来公司扯皮,很恼火,叫我找人教他怎样做人——说白了,就是揍他一顿,轰出去。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就喊来蒲大姐这个媒人。小郑见了蒲大姐,就跟蒲大姐坑了他一样,放肆地吵着,说小杨放荡、水性杨花、不是处女。蒲大姐性格泼辣,脾气火爆,质问他:“你抓到现场没有?看到她偷人没有?像你这种家中无矿的水和尚,能找到老婆,没给你戴绿帽子,就是你祖辈烧了高香!都什么年代了,还是个封建脑壳?滚远点,别影响大家工作!”

小郑灰溜溜地走了。

小袁说,小郑有个朋友,过去和小陈他们混在一起,估计是他说了小杨的坏话。

后记

没想到,闹到最后,小郑竟把小杨告上了法庭,要求判离婚。

法庭征询小杨意见,看有没有调解的余地。大家都劝她,说男方既然铁了心,这婚姻再维持下去,恐怕只能给双方带来无尽的痛苦。

小杨同意和小郑离婚,可小郑得寸进尺,又提出了要求:“你必须把孩子打掉,别把你的放荡遗传给孩子。”

孩子快八个月了,小杨当然不同意。小郑便以此为由,说不会给一分钱的抚养费。

“不要你的钱,孩子随我姓,从此与你没任何关联!”就这样,小杨生完孩子就辞了职——她爸在乡里上班,她妈身体有病,一个人带不了孩子。

老板还是挂念小杨的能力,跟她说,今后随时可以来上班。

小杨专注在家培养儿子,听说喝牛奶有助孩子长高,她改母乳喂养为给孩子喝牛奶,听说打篮球、踢足球能助长身高,她在屋里到处挂着篮球、足球,说是从小培养儿子的兴趣爱好。

后来传言小杨和小艾好上了,但不知是不是真的。

来源:人间theLivings 微信号:theliving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了改变后代的基因,她赌上了婚姻 | 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