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地下皇帝”是个95后

5年前“限韩令”之后,乐华等经纪公司把韩国练习生模式带到中国,一同带来的还有应援模式。

百度百科、娱乐视频、各大音乐平台、网购平台,甚至是官媒App上的正能量传播官榜单……哪里有榜单,哪里就有应援的粉丝们:

我们的偶像永远是第一名。

粉丝们最主要的阵地是微博,一大群粉头每天都会发布日常的打榜任务贴,号召粉丝们去完成任务。为了永远争第一,粉丝们手里都有很多微博账号,每次切换账号应援实在很麻烦。

互联网时代,哪里有不方便哪里就有码农。

2018年1月初,福建泉州的95小伙子蔡坤苗破解了微博的双重验证,设计了一款叫做星援的App。

有了星援,粉丝们可以一次性批量登录多个微博小号,实现对偶像微博的一键多次应援。

连微博上的粉头们都不住夸奖小蔡的技术:

姐妹们,解放双手的时刻到了!

一位前微博算法工程师告诉扒依,小蔡用的是一种相当强的爬虫技术。强到啥程度呢?星援在微博眼皮底下运行了整整4个月,楞是没有被微博后台监测到。直到2018年5月,一名微博员工无意中发现了这款App,上报给了公司领导。

也看不出微博做了什么,星援不仅继续运营,而且在6月份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蔡徐坤微博转发超过一亿。

每10个中国人里或者每3个微博用户里就有一个蔡徐坤的铁粉。奇怪的是,扒依把家族里所有长辈都拷问了一遍,他们却都说不认识蔡徐坤。

就这样,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一个大学没毕业的95后,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和表哥一起创业。靠着一群985、211毕业的码农发现不了,或者发现了也不想管的漏洞,一年时间,赚了600多万。

小蔡是个好男友,他没有给女朋友多开工资,但他把公司第二款产品应援宝的充值账户绑定了女朋友的银行卡,一年时间,女朋友拿到了10万块爱的供养。

他也是个好儿子,他用父亲的名字在泉州城东中骏世界城买了套上百万的房子,又花300多万在同小区买了两个底商给爸爸。

这一年多微博在干啥呢?

微博的朋友告诉扒依,2018年11月,基于前期证据的搜集和整理,微博就星援App刷量一事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说法,没有改进算法,没有封堵漏洞,接近1年时间里,微博一直在干着警察叔叔的工作:

是996的工作不够饱和吗?

2019年6月,刷量乱象被官媒报道的,微博的股价在一个月内暴跌40%。但实际上,2019年3月小蔡就被北京去的警察叔叔按在了办公室里。2020年的最后一天,他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判了5年。

在星援上,每绑定一个微博账号需要0.3元,19万各种偶像的粉丝用这个App绑定了3000多万个微博账号。当时微博的总用户,是3.4亿。

你说对微博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怪不得普通人这几年一上微博,看到的是全是明星的芝麻蒜皮。

所以可以理解,上百位明星粉丝群的管理员,十几万粉丝每天在自己平台上宣传刷量软件,微博官方统统不管。直到现在,微博的朋友还坚持说:

小蔡利用的,算不上是个漏洞。

可一到了法庭上,他们以受害者身份,要求小蔡给他们报销4.6万的应急人工成本和1000多万的服务器支出。

咋不把股票下跌也算他头上呢?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互联网的“地下皇帝”是个95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