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看不到出路,我被迫做了老板

春节闲聊,话题是——你为什么要做老板?

朋友憨头哥说:其实我的梦想,就是做个与世无争的打工人。

但遇到的老板太差劲,逼得他不得不站出来,自己做个老板。让那些不会做老板的蠢货瞧瞧,老板应该是这样子的。

憨头哥的人生,大概分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打工人。

他在一家三级地产公司——就是中介,能揽到卖房的交易更好。

这种公司,老板奉行养蛊模式,员工自相残杀互相抢单。憨头哥心眼瓷实,辛苦找到的单,总被一个小姑娘抢走。后来小姑娘做了经理,上任第一件事儿就是赶走憨头哥。

被个小姑娘赶走,憨头哥好没面子。

image

憋口气,想发财,想让小姑娘看看,被她鄙视的男人,是个王者。

可怎么才能发财呢?

想来想去,他想到一个法子:

向产业上游挺进。

一级市场卖土地,这个国家自己赚,不让老百姓插手添乱。二级市场房地产,地产商从银行贷款盖楼卖。到得憨头哥入职的三级租赁市场,利润所剩无几,所以惨烈内卷。

要想发财,就得进入二级市场。

但地产热得太久,门槛越来越高,憨头哥已经没机会了。

那就打擦边球。

做建材生意什么的。

这个主意想出来,憨头哥就告别了打工人的幸福生活。

第二阶段:半老板阶段。

半老板,其实就是老板。

但日子太惨,比狗还惨,比驴还惨——可再惨终究是老板,所以叫半老板。

憨头哥回家找妈妈,把父母养老钱拿来创业,开了家灯具经销公司,联系地产商用他的产品。

就是个二道贩子,进货再卖给地产商。

他真的很倒霉——或者说他运气太好——做半老板,运气往往就意味着要倒血霉,总之憨头哥拿下一家地产商,用了他销售的灯具。

然后出现了严重质量问题。

image

那天地产商带着好多兄弟,把憨头哥叫去,让他进楼。憨头哥进了楼,地产商一按电灯开关,就听咣叽咣咣叽啪啪啪,楼房里的灯具依次炸裂,火花绚丽,美不胜收。

绚丽电火花中,地产商把憨头哥按倒在地,曰:你的伪劣灯具,误了我的工程。工程耽误,楼没盖起来银行催贷,我铁定要坐牢。坐牢之前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先弄死你,好咯?

不是……憨头哥弱弱的说:大哥你要弄死我,没问题,这是大哥的权利。不过大哥,如果我上游的厂家赔偿损失,大哥你就不用坐牢了。

真的假的?地产商就派了两个兄弟,押着他去找厂家赔偿。

第三阶段:暗黑期。

憨头哥到了厂家所在地,未至厂门,就见红旗招展人头汹涌,厂家拉出巨大的横幅:热烈欢迎全国各地债主光临指导!

欢迎债主……憨头哥有些晕,再往前,就见黑压压的长队,从厂子门里出来,铺向遥远的天边。

这是什么队伍?

都是买到伪劣灯具,损失惨重前来索赔的。

大家排队,在厂子里依次记录,等待赔偿。厂家态度是绝对真诚的,就是各地赶来索赔的人太多,队伍太长,憨头哥估计,要等他排到,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之后。

咋整呢?

幸好这世上还有门行业,叫黄牛。

憨头哥花300元,从黄牛那里买来个靠前的席位,这样他在第三天,就登记上了。

然后他问负责登记的小姑娘:妹纸,你看我这索赔啥时候进入流程?

小姑娘乐了:大哥你长得好丑,可是想得真美。

唉,憨头哥无奈回望那两个押送他来的地产兄弟:兄弟,咋整啊?

image

咋整……两位地产兄弟,都有着十年以上大牢的丰富人生经验,但目睹当时的场景,生平第一次,他们心里出现这样一个念头:

世道太乱,还是呆在监狱里安全。

第四阶段:重返打工时代。

要不到钱,憨头哥不敢回去。

两个黑道兄弟也没法回去,三人开始住宾馆,然后改住小旅社,再之后就租居了最便宜的民房。

接下来咋整呢?

咋整呢?

憨头哥想了又想,只能去建材市场,找个销售的工作,这方面他好歹懂点。

事实上憨头哥毫无竞争优势,他能做的只是以退为进,只要人家让他干,可以不给工资,销售成功给提成就行了。

半年过去,他成为一家门市经理。

image

眨眼两年过去了,两名保安来找他——此二人,正是当年押送他来索赔的黑道兄弟,现在改行做了保安——这两人找来,问了憨头哥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做老板?

对呀,当时憨头哥被问懵了,虽然在这个行业只有两年,可是他成为从零配件采购、产品制造、工艺、包装、分销、营销及售后服务的全才。他现在就有客户,有订单,而且能够迅速做出完美的产品来了,为什么不做老板呢?

第五阶段:老板。

憨头哥做了老板。

没有厂子,没有模具,什么都没有。

就是宣称自己是老板了,然后要求熟悉的客户给订单。

image

还真有订单,是那种鸡肋单,正规厂家根本不愿意接。但这些订单,对憨头哥来说正合适,他买来材料零配件,买来工具,带着两个保安——现在他们又不是保安了,是憨头哥的合伙人——带着这两个人手工作业。

三个月,他们有了个门脸。

一年,他们有了个小厂子。

两年——他们的厂子被誉为品牌,当地官员亲临视察,谆谆叮嘱,希望他们成为带动当地经济的龙头产业。

五年——大股东莅临厂区。这个大股东,就是他和两个合伙人的爹爹妈咪,因为他们做产业的本钱,都是老头老太太的养老血本。现在老头老太太带着欣慰的心情,来看自己的“投资成果”。

憨头哥说:父母很欣慰,但他都快愁死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表面的光鲜之下,隐伏的是巨大死亡危机。明摆着,房地产市场不景气了,现有的产业如果不迅速升级,倒闭破产分分钟。

咋整呢?

憨头哥说:本来约了几个同业朋友,打算年前去德国巴西走一走,看看那些国外的品牌,偷个师,学个艺什么的。但因为环境的变化,这些都搁置了。

环境恶化,让憨头哥的企业,如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可以说跌宕起伏了。

憨头哥说:人是矛盾的。我很怀念无忧无虑的打工人时代,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选择做老板。

还是选择做老板。

为什么要做老板呢?老板,不过是社会资源的统筹者,他所面临的矛盾、困惑、冲突与艰难,都是围绕着资源布局展开的。一个人成为老板,不是因为他有着发财的梦想,而是他做的事儿,始终是围绕着资源展开的,正如憨头哥,他和老板之间的距离,比任何人更远。但最终他们与资源的深度结合,让他们除了成为老板别无选择。所以老板与普通人的区别,永远是资源思维,老板是始终有着控制资源而不被资源控制的执念,而那些无法成为老板的人,只是因为他甘于成为资源,甘于被人摆布。事实上即便成为老板也仍是被人摆布,但当你获得掌控资源的自由,其它方面的摆布,也就不再具有什么意义。

来源:雾满拦江 微信号:lwwuwuw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打工看不到出路,我被迫做了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