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身边年轻时疯狂攒钱的人最后都怎样了?

2

我的爸妈,一辈子都在疯狂攒钱。

我的爸爸开着一家卤菜店,妈妈开一家理发店,都是街边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普通很不起眼的小店。

我家就在我爸卤菜店的楼上,所以我家并不仅仅是我家,还是我家的厨房,我家的仓库。四个冰柜把我家客厅挤得只剩下一张吃饭的小茶几,原本成套的木沙发上堆满了大编织口袋装着的味精、花生、粉丝还有豆皮,留下中间的一小块儿位置勉强能坐下两个人,不浪费茶几的一边。

上高中前,我的衣服都有着淡淡的香料味和猪肉的油味,因为我的房间除了放我的床,还放着做卤菜要用的香料。还因为我爸妈洗小件的衣服不舍得用洗衣机,所以总是用洗烧过毛的猪头肉的水槽,洗着我家除了羽绒服和被单之外的所有衣服。

我妈舍不得用任何一块她觉得没必要的钱,当然,在她看来,很多东西都是没必要的。我的衣服都是地下商场里的杂牌子,鞋子是路边卖的那些带尖的耐克,四条杠的阿迪。上体育课撕烂裤子,立定跳远滑掉鞋底,都是我脑子里噩梦一样的回忆。初二春天街上做活动买一送一的两件361°羽绒服,一直陪伴我到去省外上大学。

买菜从来都是趁菜便宜的时候买一大堆放在家里。一份水煮肉片,中午是一顿,晚上煮点儿菜是一顿,第二天中午再煮点儿菜,又可以吃一顿,第二天晚上就着剩的汤再煮碗面才终于解决掉。

我从小到大基本没有我爸妈坐出租车的印象。就连地铁都很少坐,因为公交车只用花一块钱,只要不是太远的地方,我爸都会带着我走路去。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爸早上六点起床卤货,晚上九点关门,我妈早上九点开门,晚上九点关门。没有旅游,没有假期,697,997全年无休的日子,我爸妈过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他们的生活都没有什么变化,直到我去外省上大学。

我考上了一所就业很强势的211,初中学历的他们觉得我是他们的骄傲。

上大学之后,我的经济终于算比较自由了,每个月我爸妈给我一千五的生活费,吃吃穿穿,到毕业支付宝里还有两万多。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原来看着账户上的钱慢慢变多真的能很安心,真的很有成就感。很多花费确实也没什么必要,省省也就过去了。

我发现我慢慢能够理解我的爸妈了,以前那些痛苦的回忆也慢慢能够释怀了。

至于我爸妈省吃俭用疯狂攒了那么多年钱最后怎么样了。

我去年结婚,他们全款在我工作的某新一线城市买了套小三室给我做婚房。

他们自己还有三个商铺,两套商品房,每年收租加上银行理财有接近二十万,现在只盼着我有孩子之后退休带孙子。

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才是我的骄傲。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你身边年轻时疯狂攒钱的人最后都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