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的中国风景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image

中国山岳之美

自古震撼人心

西岳 华山

高大挺拔、险峻至极

(华山西峰,摄影师@丁俊豪)

南岳 衡山

青翠峻秀、山势连绵

(衡山祝融峰,摄影师@罗铭)

东岳 泰山

更是“五岳独尊”

十八盘步道蜿蜒而上

欲与天接

(通向南天门的泰山十八盘登山道,摄影师@泰山摄影)

五岳之外

黄山的云海与苍松

是中国山水画最好的注脚

(雪后黄山云海,摄影师@城市穿梭客)

九华山高耸雄浑

自古就是宗教名山

(请横屏观看,安徽池州九华山日落,摄影师@朱正)

这些名山的文化历史

常被人们津津乐道

但其地质上的相似性

却鲜为人知

它们的山峰常浑然一体

岩石并不分层

( 安徽境内的大别山天柱峰,岩石上的纹路是雨水冲出的沟槽,摄影师@李琼 )

它们的山腰或者山顶

常分布大小不一的石蛋

甚至漫山遍野、杂乱无章

(请横屏观看,山东邹城的峄[yì]山堆满石蛋,摄影师@朱金华)

石柱也常常作为点缀

或者低矮凌乱

(请横屏观看,山东青岛崂山日出,山顶遍布低矮的石柱和石蛋,摄影师@徐堃)

或者高大峻秀

簇拥成一座座山峰

(江西三清山的一座山峰,摄影师@崔永江)

相似的景观源于相似的岩石

这些古典名山

都由名为“花岗岩”的岩石

构成花岗岩地貌

与喀斯特地貌、丹霞地貌

并列三大岩石地貌

( 重峦叠嶂的华山, 摄影师@张子玉)

花岗岩为何成为

中国名山的代言人?

这种独特的地貌

又是如何形成的?

01

大地之心

在数千至数万米深的地下

一些岩浆失去了成为火山的梦想

停下上涌的步伐

缓缓冷却成

坚硬致密的岩石

花岗岩

即为其中一大类

(花岗岩的常见产出位置及状态示意,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在漫长的地球历史中

岩浆运动此起彼伏

花岗岩不断在地下产生

成为大陆地壳的主要构成物质

堪称“大地之心”

但它们来到地表的旅途

并非一帆风顺

首先要借助板块运动的“东风”

令大地碰撞、变形、断裂

抬升为山脉和丘陵

花岗岩才能靠近地面

(请横屏观看,抬升的华山与沉降的关中平原之间,以一条大断裂分隔,图源@VCG)

然后

花岗岩想要 暴露地表

成为一种岩石地貌

还要接受三重考验

第一重考验

伴随着花岗岩的抬升

当上方岩石被雨雪风霜破坏殆尽

外界施加的压力减小

花岗岩膨胀破裂

形成纵横交错的裂缝

“大地之心”变得支离破碎

(花岗岩暴露地表过程示意,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第二重考验

与地下水一起到来

水分渗入裂缝

逐渐与岩石发生化学反应

使块状的岩石破碎

分解成石柱、石蛋和砂土

“大地之心”开始朽坏

(花岗岩风化过程示意, 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砂土和碎石像一层护盾

将新鲜岩石保护起来

人称“ 风化壳(qiào)

第三重考验

便是要攻破这个护盾

(新疆伊犁的喀拉峻草原,流水 破坏花岗岩风化壳,显露出内部的碎石,摄影师@徐树春)

在中国的不同气候带

流水、寒冰、风沙等力量

对花岗岩及其护盾展开花式攻击

三重考验以不同的方式上演

用亿万年的岁月

将大约 91万km²的花岗岩暴露于地表

占据中国陆地面积的 近10%

(中国花岗岩类分布及景观分区,上文花岗岩类面积数据源自2007年资料,可能与最新数据存在出入,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在温暖潮湿的东部和南部

奇秀的 花岗岩巨峰此起彼伏

(黄山的天都峰与云海,摄影师@堂少)

在寒冷的北方和青藏高原

破碎的 花岗岩寒山静静耸立

(西藏日喀则佩枯错附近的花岗岩山体,摄影师@刘一檠)

同样是花岗岩构成的地貌景观

为什么会如此不同?

02

巨峰的世界

在北纬35°以南

青藏高原以东的地区

降水充沛、气候温热

对花岗岩具有很强的破坏能力

衡山、华山、黄山

三清山、九华山、大别山

太姥(mǔ)山、大茅山等名山

皆分布于这一区域

无数巨大的花岗岩山峰

构建起一个巨峰的世界

(安徽境内的大别山天柱峰,摄影师@朱正)

但从风化壳通向巨峰的道路

却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起点

江西上饶的雨热条件适宜

对花岗岩的化学破坏极快

深厚的风化壳

覆盖着灵山花岗岩体

(江西上饶灵山花岗岩体分布图,注意岩体范围内细小、密集的冲沟,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在肥沃的风化壳土层上

人们修建梯田、建设村庄

流水不断冲刷

时常有石蛋暴露在田间地头

(江西上饶灵山周围的村庄和梯田,几个花岗岩石蛋散布田间,摄影师@卢志峰)

当大地深处的力量

将花岗岩继续抬升

风霜雨雪也同时作用于地表

不断破坏风化壳护盾

花岗岩便开始向巨峰演变

(花岗岩抬升成山过程示意,体现了花岗岩体一边抬升、风化壳一边受到破坏的过程,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通向花岗岩巨峰的第一步

是暴露出石蛋景观

南岳衡山的山景虽不突出

却有数量颇丰的石蛋

(南岳衡山的狮子岩巨型石蛋,摄影师@罗铭)

它们原本位于风化壳中部

当流水冲走上部砂土后

才得见天日

而日夜冲刷的海浪

暴露石蛋的能力更强

在海南三亚的天涯海角

海浪洗去砂土

干净圆润的石蛋散落海滩

(海南三亚天涯海角的石蛋景观,图源@VCG)

福建福州的平潭岛是花岗岩岛屿

在其抬升成岛的过程中

海浪洗净砂土

留下漫山遍野的石蛋

(福建平潭岛上遍布的花岗岩石蛋,图源@VCG)

当抬升继续进行

风化壳也被破坏得更加严重

更深处的石柱暴露出来

这是通向花岗岩巨峰的第二步

福建福鼎市的太姥山上

除了有散落的石蛋

更有低矮的石柱

(福建太姥山顶部的石柱与云雾,摄影师@林民)

由于花岗岩质地均匀

各种外力由表及里破坏岩石

不仅将石柱的棱角磨圆

那些掉落的碎石

也逐渐变圆

是为 球形风化

(花岗岩球形风化示意,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但花岗岩石柱不以圆润论英雄

高度和体量才决定颜值

江西三清山的石柱

正“深谙此道”

(江西三清山石柱景观,摄影师@舒同才)

雨雪风霜深入石柱间的裂隙

将狭缝破坏成宽沟

令紧紧簇拥的石柱群

变成仅有底部相连的“梳子”

(三清山“万笏朝天”景观,笏[ hù]是古代大臣朝议时手持的板子,摄影师@舒同才)

继续破坏下去

缝隙愈发宽阔

在簇状石柱群的外围

形成许多孤立的“擎天一柱”

(三清山“巨蟒出山”景观,摄影师@卢文)

孤立的石柱很快便会坍塌消失

只剩下簇拥在一起的高大石柱群

模糊了与山峰的区别

这是通向花岗岩巨峰的第三步

(三清山的高大石柱群,其实已与山峰没有本质区别,摄影师@王明立)

大裂隙和大断层逐渐扩展

变成线性峡谷

两侧的山峰也连成一线

(三清山的线性峡谷和山峰群,图源@VCG)

即使从高空俯瞰

这样的线性结构依旧清晰

(江西三清山地表大断层和大裂隙分布,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线性峡谷切割出密集的山峰群

花岗岩巨峰的世界

宣告诞生

西岳华山

将巨峰的壮美演绎到了极致

(请横屏观看,华山的巨大山峰和宽阔峡谷,摄影师@王警)

但盛极必衰的规律

在花岗岩的世界里同样适用

无论多么高大的山峰

终将像河南的嵖岈(chá yá)山一样

走向分崩离析

(请横屏观看,河南驻马店嵖岈山的破碎山体,摄影师@刘杰)

山体的抬升趋于停滞后

花岗岩巨峰沿着裂缝逐渐崩塌

重新变成低矮石柱

直至一地碎石

(嵖岈山的石柱群,裂缝贯穿整个山体,摄影师@张海勇)

岩石终将归于砂土

花岗岩巨峰也终将夷为平地

走完景观生命的轮回

(花岗岩山峰垮塌夷平示意,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抬升与夷平的博弈

贯穿花岗岩巨峰的一生

不同演化阶段的景观

往往共存于同一山体

以黄山为例

众多水系

自外而内发生溯源破坏

由低向高围攻光明顶”

各类景观大致组成一个同心圆

(黄山景观的同心圆状分布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山涧疯狂切割岩石

形成众多瀑布

(黄山外围的九龙瀑,图源@堂少)

沿瀑布上溯

峡谷向中心汇聚

两侧的山峰愈发高大

天都峰、始信峰等山峰

成为诸多岭脊的起点

高大的石柱占据了它们的山顶

(请横屏观看,黄山北海的峡谷及两侧山峰,右侧山峰为始信峰,摄影师@廖光银)

在黄山的核心圈外围

莲花峰、鳌鱼峰

丹霞峰、狮子峰等

众多顶部平坦开阔的山峰

守卫着峡谷

山涧止步于它们脚下

(黄山西海水库,远处的顶平山峰是狮子峰,图源@VCG)

它们的山顶

与黄山的核心景观区

大致构成一个平面

标志着古代风化壳的残留面

仍有较厚的森林土层

和石蛋、石柱景观

(黄山景观核心区的飞来石,摄影师@堂少)

光明顶从未被真正“攻克”

但山涧溪流和雨雪风霜的努力

还是营造出世人口中

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绝景

(请横屏观看,黄山西海大峡谷的日落,摄影师@城市穿梭客)

一个花岗岩巨峰的世界

就这样呈现在温暖的中国南方

而在更北、更西的地方

破坏花岗岩的主要力量发生转变

景观的气质也随之改变

欢迎来到寒山的世界

03

寒山的世界

北纬35°以北和青藏高原

自然环境激烈变化

寒冰和风沙逐渐取代流水

成为破坏花岗岩的主要力量

泰山的 山势中规中矩

缺乏流水制造的

尖锐山峰和高大石柱

反倒显出几分破碎

(请横屏观看,泰山顶部航拍,摄影师@泰山摄影)

继续向北

承载着长城的北京 八达岭

同样难掩破碎

(北京八达岭长城和花岗岩石蛋,摄影师@杨东)

这里隐藏着寒冰的力量

雨水渗入岩石内部的裂缝

冬季结冰时将岩石胀碎

称作 冻融作用

碎石快速堆积起来

阻碍高大石柱和巨峰的出现

(冻融作用示意,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辽宁丹东靠近黄海

雨水相对充沛

凤凰山的碎石被快速冲走

还留下明显的冲沟

颇有几分南国巨峰的气息

(辽宁丹东凤凰山,一道观景桥横跨峡谷,图源@汇图网)

辽宁北镇的降雨同样充沛

医巫闾山冲刷出许多高大 山峰

可以媲美不少南方名山

但粗粝的山峰表面

仍留下寒冰雕刻的痕迹

(请横屏观看,辽宁北镇市医巫闾山的山峰和峡谷,摄影师@颜景龙)

深入东北腹地

寒冰的力量更加强大

黑龙江兴隆市的 鸡冠山

冻融作用强烈破坏花岗岩

仅在山脊残存单薄的石墙

(黑龙江兴隆鸡冠山的山脊石墙,图源@图虫创意)

内蒙古东部的克什克腾旗境内

有着花岗岩寒山的典型代表

大青山的山峰低矮破碎

(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大青山,摄影师@徐树春)

阿斯哈图的山坡上

石柱群连成一排

粗大的水平裂缝

是寒冰破坏岩石的痕迹

(请横屏观看,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阿斯哈图石林,摄影师@叶长春)

而在极度缺水的内蒙古西部

阿拉善地区的花岗岩丘陵

又显出另一种风貌

(内蒙古阿拉善海森楚鲁怪石城航拍,摄影师@吴玮)

由于降水稀缺

沙漠地区的花岗岩

只形成很薄的风化壳

大风很快就吹散砂土

暴露出石蛋和石柱

(海森楚鲁怪石城,摄影师@曾建军)

风沙继续打磨

对花岗岩风化壳

产生强烈破坏

(花岗岩风化壳发生风蚀破坏示意图,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强烈的冻融和风蚀作用

共同改造石蛋和石柱

打磨出各种诡异外形

(海森楚鲁的风蚀花岗岩,摄影师@曾建军)

在西北干旱和半干旱环境里

制造出怪石嶙峋的

风蚀花岗岩地貌

(新疆博乐怪石峪,摄影师@徐树春)

但风沙并不是大西北的全部

阿尔泰山、天山和昆仑山等高大山脉

阻拦高空水汽产生“湿岛”

为大西北的花岗岩

增添一笔难得的亮色

在新疆阿勒泰地区的 可可托海

源于阿尔泰山融雪的额尔齐斯河

切开连绵的花岗岩山体

从特定角度看去

像是扣在地面的大钟

得名神钟山

(新疆可可托海著名的神钟山,形如大钟,摄影师@赖宇宁)

这里的花岗岩缺少竖直裂缝

岩石沿着崖壁层层剥落

产生高大平整的外观

(额尔齐斯河谷的花岗岩壁,岩石层层剥落留下横向的陡坎,摄影师@酷鸟魏建)

在寒冷干燥的青藏高原

风化壳受流水破坏程度较低

仅暴露出漫山遍野的石蛋

然后又被寒冰胀碎

制造出大面积的花岗岩碎石坡

(西藏拉萨的北部山体主要由花岗岩构成,摄影师@刘一檠)

但在青藏高原

最极致的花岗岩景观

并非这些看似寻常的碎石山坡

四川甘孜州的 海子山

是中国最大的古冰盖活动遗址

古代冰川活动几乎碾碎了花岗岩的一切

将山峰切割成刃脊

将峡谷刨蚀成U形谷

将本应平整的花岗岩高原面

挖掘出1145个小湖泊

海子山因此得名

(四川甘孜州海子山的一处古冰川地貌遗迹,摄影师@ 李祺)

冰川消融后

从花岗岩山体剥离的漂砾

随意堆积在海子山各处

并以明显的棱角

与石蛋相区别

(海子山上散落的冰川漂砾,摄影师@熊可)

而那些饱经冰川摧残的花岗岩山峰

也呈现出两种不同的面貌

有些因为垂直裂缝密集

被改造得极为破碎

(四川甘孜州海子山地区的兔儿山,摄影师@ 潘桂霞)

有些则缺少垂直裂隙

岩石被层层剥落

留下尖锐无比的山峰

(四川四姑娘山的冰川角峰,灰色的花岗岩山峰下,植被的垂直分带格外抢眼,摄影师@酷鸟魏建)

花岗岩用它的坚硬

经受住了冰川的终极考验

当它最终脱颖而出

傲立群山之巅时

就成为了世人眼中

那座远方的大山

(从成都遥望四姑娘山幺妹峰,四姑娘山整体由花岗岩构成,因质地坚硬而突出于群山,摄影师@嘉楠)

至此

花岗岩的寒山世界已然形成

贯穿华北、东北、西北和青藏高原

与南方的巨峰世界共同构成

约10%的中国大地

04

熟悉而又陌生的10%

亿万年地质演变

创造出众多的中国花岗岩景观

其中最壮丽的那一部分

恰好与中华文明核心区高度重合

从而逐渐走进我们的文化

历代文人体悟群山之美

不仅将花岗岩群山写进诗词歌赋

还留下了大量摩崖石刻

与日月星辰同辉

(泰山石刻,摄影师@陈建平 )

画师们寻访山水之美

将许多花岗岩地貌的神韵

凝结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作里

(元代黄公望画作《天池石壁图》,将苏州城西的天池山搬上画卷,图源@昵图网)

在今天的天池山上

人们甚至还能找到画作的影子

(如今的苏州城西天池山,摄影师@赵永清)

儒、释、道三家

也青睐这些险峻的山峰

于无人处寻得清净

留下许多著名古建筑

(安徽九华山的天台寺,始建于明代,摄影师@朱正)

进入现代

在将近 10%的花岗岩国土上

人们建起了众多

以花岗岩地貌为主要看点的景区

包括18%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21%的国家级地质公园

36%的世界级地质公园

创造了至少31%的旅游产业收入

(花岗岩景观分布示意图,上文旅游收入占比数据引自2005年资料,制图@郑艺)

由此可见

花岗岩地貌造就的风景

成就了中国最重要的一批旅游目的地

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

花岗岩景观最多的国家之一

但公众对于这种地貌景观

仍了解不多

或许是各地迥异的气候

为花岗岩带来不同外观

影响人们认识其本质

(秦岭主峰太白山的花岗岩碎石堆,摄影师@李文博)

或许是因为人们更重视

花岗岩蕴含的丰富矿产

而疏于对地貌景观的研究和挖掘

(新疆可可托海3号矿坑,摄影师@赖宇宁)

或许因为景区更强调其文化内涵

用大量的神话、传说和典故

挤占了花岗岩地貌的科学本质

(黄山狮子峰北部的猴子观海石,相传是一只修炼得道的灵猴变成岩石,摄影师@赵露君)

但只有立足于科学

讲好花岗岩景观的故事

让能让更多的人们

有机会触碰

花岗岩之国的雄伟壮丽

(福建德化市石牛山的山顶,流水在花岗岩上刻出深槽,摄影师@afun阿方)

有机会聆听

由“ 大地之心”谱写的

这场花岗岩交响乐

( 江西三清山的栈道上,游人聆听峡谷空鸣,摄影师@卢文)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云舞空城

图片:禹涵

设计:陈随 & 杨宁

地图:郑艺

审校:王昆

封面摄影师:堂少

来源:星球研究所 微信号:xingqiuyanjiusu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10%的中国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