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以后,我对洋教授也就没什么迷信了

rome-2989238__480

@宝树:今天,想起一件旧事:

十几年前读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次一位美国的哲学教授来讲学,讲课之余也要游览一下帝都,老师就叫我去作陪。这个一般算是美差,能去免费吃喝玩乐,能练练英语口语,能增广专业知识和其他方面的视野,如果相处得好,对方愿意给你机会,顺水推舟去他所在的大学留学也很容易了。

我当时很开心地去承担了这个任务,陪了他一天。大体上相处也还可以,但中间有几次小小的不愉快,比如有一次我问他对某学者的观点怎么看,他态度就很冷淡,说没看过那人的书,后来我慢慢才搞明白,这两派其实势同水火,我是犯了一个忌讳。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在一些表面的赞美言辞后面流露出对中国的真实想法,比如我们坐出租车,他看到司机挂的某张照片就很惊讶,问我:“为什么中国的司机要挂这个?”

我说:“因为中国很多人喜欢他呀。”

“为什么会喜欢他?”

我觉得这是一个无厘头的问题,我说“就像你们喜欢华盛顿或者林肯那样……”

“But he is an evil man!”他瞪大眼睛说,真的是很无法理解的样子。

我没法跟他深入讨论这个话题,第一怕得罪他,第二英语水平确实也不够说的,但就开始觉得这人有点幼稚,我可以理解他这个观点,但他显然没法理解这个世界上会有比较复杂的政治生态。在他的观念中,如果是北朝那种封闭体制,也许崇拜xxx还可以理解的,但中国是一个开放了几十年的社会,他来接触到的教授和学生,包括我在内,大部分观念也接近自由主义。所以他认为民间早已应该对xxx弃如敝屐,如果不是,那你大概也同样evil。

后来我们到了故宫参观,在太和殿广场或者什么类似的地方,大太阳下无遮无拦的,他有点热,问我:“为什么这里不多种几棵树?”

我记得看过相关资料,说:“是为了皇家的安全吧,可以防止刺客或者盗匪躲在树后面,如果有人闯进来,卫兵在巡逻的时候容易发现。”

然后他又忽然大发感慨:“啊,怎样的暴君才这么害怕被刺杀!可悲啊,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

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人的说法,表面逻辑似乎也可以成立。皇帝自然是暴君,暴君自然也怕刺杀……只不过事情比这个要复杂一点。难道你是民选的,就没人会想要刺杀你了?

这个事以后,我对洋教授也就没什么迷信了,很多人当然在专业能力上还是有两把刷子,值得学习,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头脑也很简单化,理解事物的能力有限。特别在和第三世界国家接触时,带有一种根深蒂固,大概自己也没觉察到的傲慢,不愿意屈身去理解稍微复杂一点的情境。用最近流行的话讲,他们也就是在陌生环境里找一只鸡。和土著人不同的是,他们还要特别高傲地指给你看:“看到没有?这有只鸡,我早就说过,这里一定会有鸡……”

后来我和这个教授也再没有什么往来,不知道他是否还健在,如果在的话,看到拜登这三万大军严防死守的就职大典,不知道会不会想到在故宫发表的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个事以后,我对洋教授也就没什么迷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