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不买书

萝卜网

我一直不大明白,我们老是沾沾自喜于自己优良的读书历史传统,却对始终不爱买书的这个历史传统只字不提。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老祖宗将读书看得这么重要,那不是因为对书的热爱,而是因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所以,书不过就是我们手中的一块敲门砖,进了想进的门,这块砖便再也派不上任何用场,谁还肯将它留在手里?

袁枚安慰清贫而又好学的黄生说:“书非借不能读也。”今天,已经富有的我们继续以此作为坚决不买书的堂皇借口。虽然我们在买书方面表现得极为吝啬,但在买房子、买汽车、买股票这些方面表现得却相当奢侈。个中原因很简单,我们太爱房子太爱汽车太爱股票太爱许许多多费钱的物件,唯独不爱不太费钱的书。

最近,又从北大的一个副教授那里听到了新的不买书的多个理由。一是,这么高的房价,要被藏书占据那么多的空间,太不划算;二是,搬起家来太过麻烦;三是,今后该流行电子图书了,一个小小的硬盘便可以储存成千上万册书……瞧瞧,这就是我们的现状,读书的人不买书,写书的人也不买书。那么,还有谁会买书呢?大概就只能指望图书馆这种公款方式的消费了。再去图书馆瞧瞧吧,轻则遭胡涂乱抹,重则被挖目截肢,这可能是爱书人的作为吗?

事实上,真正的爱书人、读书人不可能不爱买书。因为读书不单是一本接一本的过程,更重要的乃是对一本书随时重读的过程,而这就需要你有一卷在手的便利。一本好书就像是我们的一个挚友,友情总是随着相互交流时间的绵延而不断升华。挚友是陪伴我们的,好书固然是不能被我们疏远的。

由于并不真正爱书,所以我们读起书来才会有“头悬梁,锥刺股”那么一股子怨气冲天的狠劲,读书之于我们似乎从来就不是一个享受的幸福过程。功利性如此之强的读书,不论读得什么结果,势必也都不会让我们对书产生多少美好的情感。

就在我们抱怨命运不爱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不是首先应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究竟是否也爱过命运?如果我们不爱书,书又怎会爱我们?而此种方式的读书又如何能保证我们正确获取人生的真谛?我相信,倘若袁枚在世,他定要重写一篇“书不买不能读也”的檄文了。(文 / 路文彬 )

(摘自《中华文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为何不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