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早晚会撞上人生的那堵墙

1

高一高二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玩票,成绩在当地重点中学算中下游。

让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在高一快结束的时候,班主任曾经找我家长谈过,想把我分到文科班那边去,因为一方面我成绩不好会拉低班级平均分,但是更关键的是:

我经常偷偷带学校门口的租书店的日系漫画和武侠小说进教室,然后引起了后排男生踊跃学习课外知识的热情。

那时我真的吓坏了,我连34个省市区的简称都背不全,然后立刻和家人约法三章,成绩有所进步不被分流到慢班,家长就给我买当时刚出不久的PS2。

在上初中的时候,我曾经去同学家里看到了PS1和最终幻想7,这直接冲击了我的人生观,竟然还有这么好玩的游戏机。——当然了,最终现在让我成为了即将失业的资深传媒研究员。

中间过程不表,最后我确实“赚”到了第一台PS2,型号15000,第一款游戏是《真-三国无双1》,对,不是那个后面大火的二代,而是正版的一代。

现在回想,我那时就有了现在被称为拖延症的影子,因为死线(DEADLINE)真的来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能一边哭一边抱出来佛脚的。

然后到了高三,发现诀窍的家长针对高考许诺了非常丰厚的条件,所以我觉得可以再“赚”一次,成绩从高三开学一模时的530,一路冲到三模的660(满分750)。

但在那时,我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我很拼,大家都很拼,作为当地排名第一历史悠久的高中,大家都不是傻子,基本上该勤奋的也都在勤奋。

但就是有一个天花板,像一堵无形的墙,把我们各自拦在了不同的分位。

我就是被拦在中游985那里,无论再怎么挣扎努力,但还是像我看过的武侠小说里那样,男二号的武功就是再难寸进,永远成不了主角。

我甚至为此偷偷观察、尾行了那几个后来考上清华复旦的班级尖子生,我再确认了,他们也打球、也偶尔看漫画、周末在家也是差不多的学习进度。那时我们是该高中第一届高三住校生,周一到周六大家都吃住在一起,行程安排都看的到,也没有现在这么多补习班。

这让一直以为“拼一拼运气好就能创造奇迹”的我,有点沮丧,类似于“穿越到异世界,多次确认自己没有超能力,并不是能开后宫的男主角”,那样的失落感。

青春期嘛,这很正常,但是有一天,我听到了一个同学兼好友的家长和我家长的聊天,有句话触动很大。

那位好友回家后,同样有点沮丧的说:凭什么吴大头的成绩能一下子窜这么快,我也很努力啊,他前几天还偷偷玩GAMEBOY我都看到了。

我突然想明白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前面有一堵无形的墙,把我和那些能考上C9的同龄人无情的隔开,我为此而沮丧泄气,其他人看我不也一样么?

就像C9仰望TOP2的墙,985仰望C9的墙,211仰望985的墙那样,大家都被困在这排围墙里无法脱身。

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堵无形的墙。

所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批评别人为什么考不上985,我认为这种行为很low,因为每个人的上限都不一样。

高中时候的我,所看到的这堵空气墙,是由学习能力智商天分来决定的。后来长大了,我发现这堵墙还包括了,财富家庭社会地位品质性格运气等各种因素。

越长大,越能摸到这堵墙,你越会体会到这堵墙的无处不在,以及自身的无力感——最后大家慢慢开始调侃“阳痿是中年人的福报”了。

做投资也一样,需要我们摸清楚自己那堵独一无二的气墙到底在哪里,然后围绕它去形成自己的投资逻辑。

做到这一点,能够“明己”,就算登堂入室了。

不撞一次南墙,谁会甘愿死心呢,不发现一次鸡汤有毒,谁会坦然吐掉呢?最重要的是:

不以己墙度他人。

来源:月风投资笔记 微信号:yuefenginves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早晚会撞上人生的那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