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炮泯恩仇】争执后的啪啪啪

这次我想写写不太绅士的啪啪啪,又称床头打架床尾和,很多情侣都会遇到的。

ps,我才没有家暴……我就打了这么两回……

…………………………引子……………………

今年的夏天,废都天干物燥,使每个人的肾上腺素都激增着。处处都是阳光闪烁的白点,处处都是刮蹭和摩擦。连我和猴妹也受到了天气的影响,有过几次严重的干架。

具体吵架的原因现在都已经忘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我还能记得猴妹总是不认可我的说法,不断反驳不断辩解,这使我又委屈又愤怒,于是,说不过他,便只有兵戎相见了。

我从床头腾起,像头母狮子那样扑上去,冲着他的背就是一巴掌,声音听起来沉闷如鼓,我手也拍麻了。猴妹忙转过身,我又抱紧猴妹再恶狠狠捏他的胳膊。因为打是打不过的,我还没有指甲,只有捏才是唯一武器。猴妹吃疼得紧,赶紧把我的爪子从胳膊上摘下来,然后扯着我的胳膊质问我:你干嘛!

我冷淡又不屑地一笑,嘴里迸出一个重重的哼。我胳膊腿儿短,他这么一抓我就只能用嘴巴了,好啊,反正我还有牙,我冲着他抓我的手就是一口,他机敏地闪开了,连带着我的胳膊。

于是,我就像一个双臂打开的耶稣那样站着。胳膊是用不上了,那就上腿。我用最大的力气去踢猴妹,猴妹一边瞪着我,一边把我拎到床上。我两条腿在床头扑腾着,想要去踢他的蛋蛋……

但没踢上,因为他又闪开了……(那些说强~奸案里女人应该踢蛋蛋自保的男人,你们给我出来,我绝不踢死你们!)

接下来,我被压在床上继续挣扎,他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堆在我的身上,太TM沉了!喘气都困难!自己的两只手都被他压在我的胸前,两个腿毫无用处,只能寄希望于牙齿了,我试图去咬猴妹拽我胳膊的手,但是长度太远够不到。我对猴妹说,“你放开我!不然我咬人了!”他腆着脸说,不放不放。这不就是嘲笑我咬不上嘛!给我气坏了!

恰好我的手就放在我自己的嘴上,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冲着自己的手下嘴了……-_-别问了,真心疼,好深的印子,毛细血管都破裂了一圈……

猴妹一看我来真的,赶紧松手了。虽然说这种自残行为很蠢,但双手总归自由了……

他继续压着我,但是身体的重量少多了,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搏斗,把床上的枕头全部砸给他,书也全部扔给他。猴妹一边躲避一边又不得不把我压在身子下面,好让我消停点。由于我在床上乱扑腾,加上猴妹把我拖来拖去,整个床单和被褥都成了岩浆淌过后的崎岖地貌。

床上的东西扔完了,我也没劲儿了,猴妹就继续用力压着我,我俩都累的大口喘气。其实要压住一个努力扑腾的我,也是挺累的一件事。我休息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过去,他必须给我道歉。于是我开始了第三轮抗争,猴妹误以为我情绪平复了,谁知道我就等着他大意的一瞬间呢。趁他放松警惕,我用脚使劲一蹬,猴妹咧开了一下,我趁机衣衫不整地跑到了屋子门口,但是半天开不开门,猴妹扑过来,我拳打脚踢也没用,他三下两下的给我拧了拧,我又被他抓回床上了。

再次被抓回去,真心是万念俱灰,吵架吵不过,打架也打不过。我一边恶狠狠地喊他松开我,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猴妹问:那咱们好好商量着说话好不好?

我又努力地推他推不开,说:不好!明明是你的错!

猴妹继续反驳:可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呀!

不能让他再唠叨了,否则又得回到最初的辩论赛,我怒气冲天地抽出一只手来堵他的嘴,然后瞪着他,两个眼睛都冒着熊熊怒火。

我俩都打累了,我哭丧着脸,躺在他的身下等着新一轮的力量积攒。

我说:你要是吵架少辩解几句,我也不会和你吵下去。

他说,那你也应该少说几句,我就不辩解了。

得,又是死循环。

其实吵架到这个阶段,矛盾解决不解决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俩明知自己都有错,但在这个阶段又都梗着脖子不想道歉。缺一个台阶,只缺一个台阶,我们就能重新做好伙伴了。

……………………………………正文………………………………

前面说我已经衣衫不整了,现在给大家一个特写镜头看看。屋子里一片狼藉,书扔了一地,床褥像岩石一样的堆叠着,猴妹压在我身上,大夏天,我穿的睡衣纽扣已经开到了肚子。我们俩满身大汗的叠在一起,屋子里的气氛又诡异又香艳。

我们俩都累的不想吵了,只能面对面的大眼瞪小眼。这个时候,猴妹的小兄弟在我的肚子上开始慢慢硬了。这个时候都能硬,简直哭笑不得。

猴妹的呼吸短且急地喷在我的脖子上,分不清是欲望还是劳累。受到他的影响,我的身体也开始涨潮了。闭上眼睛,一波一波的袭来,比平时还要湿得很,仿佛大坝放水,这间混乱的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漂浮了起来,包括我和猴妹在内,一切都眩晕晕的晃着。唯一清晰地东西,就只有他的重量和火热的丁丁了。

所有的不满和委屈都忘了,抽离了愤怒,我的身体也变柔软了。我抽出胳膊挽住猴妹的脖子,伸过嘴唇去亲他。

猴妹也拿自己带着胡茬子的嘴唇来亲我。我们像第一次接吻那样重复着,练习着。不用说抱歉也不用原谅,只用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感受了,我们认真的接吻着,就像暴风过后,合奏一首温情的曲子。

很快,火山就压抑不住了。猴妹起身帮我来脱掉裤子,也把自己的裤子扯掉。他光着身体站在地上,又冲我走过来,阳光在他身后打出淡淡的阴影。

他抱着我,一边亲一边把小猴(他丁丁的名字)放进来。进来的时候,我的眼泪涌了出来。在争吵和打架时,我无数次的想要去拥抱他,亲吻他,和他在一起,而不是挑衅他,侮辱他,责打他。但我就是放不下奇怪的面子和逻辑,在亲吻时,冲着他的背又使劲地哐了一下。。

猴妹也不想就这么和解,我们谁也没说要原谅对方。他的节奏比以往更快和狠,每一次都带着惩罚。两只手很粗暴的挤压着我的胸,也不再亲吻。仿佛想让我承认自己没事儿找事儿的错误,又仿佛在怨我不能好好和他交流只会打架的简单粗暴。而我也一吭不吭,除掉刚刚进入时没能绷住的那一声,一切都在沉默的进行着。他沉重得压在我的身上,没有亲吻。剧情仿佛倒春寒,刚刚温和了一会儿,又骤然转下了……

又换了他坐我躺的啪啪啪,依然是恶狠狠地样子,他盯着我,我闪过脸不愿看他。有几下太疼了,我忍不住皱起眉头,他恢复了以往的温柔,轻轻的,慢慢的推送着。

我睁开眼睛说:对不起。

猴妹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于是又哭了一场,但心里满是温馨和甜蜜,有种雾霾终于散去的舒爽。那种沉甸甸的不开心,终于全部消失了。我们重新笑了起来。

猴妹继续坐着啪啪啪,我起身抱着他身体,去亲他。过了一会儿,他要换后入。我趴下后,猴妹一点预警都没有,冲着我屁股就是一巴掌,说:“让你不听话!”疼得我眼泪刷就下来了,说他不是打击报复都没人信!疼归疼,快感也是十足的,我连打了一个几个哆嗦。猴妹又较轻地拍了几下,这才进来忙活。之前我给他说过许多回SM大法好,自己也想体验一下,他总是扭扭捏捏的不愿意。这回倒是顺着剧情用上了。你妹!吓死我了好不!

啪啪完,我累坏了,直接倒在乱七八糟的火山岩床上就睡着了。猴妹一个人把屋子收拾好,又把床想尽办法扯平,这才勾着我睡去。

恩,猴妹是个好男人,以后我得让着他。

完。

………………………………………………………………

战斗结束后,有几个新发现:

SM是好的,打架是不好的。

打架时不要咬自己。

吵架要说对不起才算真的翻页。

两个人的汗真的可以打湿床单好几层。

我把猴妹的胳膊掐青了,肚子上那一脚也内伤了好几天。而他捏我胳膊的力度非常大,手指印“青”晰可见,用了两个礼拜才消下去。而且肩膀也扭伤了好几天不能动。下面还肿了,屁股也肿了,累得第二天都起不来,所以我才是受重伤的那个好嘛!

来源:http://sex.guokr.com/post/10585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炮泯恩仇】争执后的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