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瑞幸、右手蛋壳 2020最倒霉的投资人?

6799-kentcvx4276323

文/初霁

来源:BT财经(ID:btcjv1)

11月12-13日,刘二海出席了一场投资峰会,发表了题为“互联网时代的落幕”的主题演讲,再次强调了其“新基础设施时代”理论,似乎并没有受到瑞幸和蛋壳的太大影响,仿佛这只是两起普通的失败投资案例。

从国企理工男到金牌投资人

刘二海是谁?这个名字非投资界人士也许不熟悉,但他大概是这两年中国剧情最丰富的投资人。

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并购,2018年9月蔚来上市,2019年5月瑞幸上市,2020年4月瑞幸咖啡爆雷,2020年11月蛋壳公寓爆雷……这些资本市场大事件背后,都有刘二海的身影。

瑞幸事件后闹得鸡飞狗跳、分崩离析的管理层中,刘二海也有一席之地。

其实在今年4月人生剧情反转之前,刘二海的投资业绩十分耀眼,蔚来、瑞幸、蛋壳、途虎养车、十荟团等,都是出自其手的案例明星。今年1月,蛋壳公寓成为2020年首个在纽交所敲钟的中国企业,刘二海迎来了他的巅峰时刻。据统计,截至目前刘二海投资了大约80个项目,其中有超过10家成为独角兽。

这样一个有着辉煌业绩的人,却并非专业出身。

刘二海曾经是个标准的“学霸”理工男,先后拿到桂林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士学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学位。1994年,刘二海被分配到有三十多家大型国企参股的中国吉通网络通讯有限公司(“吉通公司”)工作,一路干到吉通增值业务部部长。

2000年,刘二海跳槽到外企美国冠远科技,任中国区副总经理。在这里,刘二海有了人生中第一次与风险投资的亲密“接触”。当时,同刘二海关系很好的亚太区总裁离职,在聊天中提起离职后想做VC。技术出身的刘二海一头雾水,对方便建议他有空可以研究研究。

离职的同事最终没有做VC,刘二海心里却真的种下一颗种子。

2001年,刘二海再次跳槽,到铁通网络公司任主管运营副总裁,并获得在北大国发院读EMBA的机会。同年,“卖电脑”的联想对业务进行拆分和重组,成立了联想投资(即君联资本前身)。两年后,在联想投资关于投资的讲座上,刘二海认识了联想投资创始人之一王能光。

通过与王能光的数次交谈,刘二海心中种下的VC种子慢慢发芽,他扎实的专业知识也获得王能光的认可。2003年7月,刘二海迅速办好离职手续,离开了稳定的国企和管理岗位,正式成为联想投资的高级投资经理,负责TMT领域的投资。他大开大合的投资生涯就此拉开帷幕。

在君联资本的12年里,刘二海展现了过人的投资才能,不少项目在退出时都得到了可观的回报。2005年投资的易车网给君联资本带来7年约13倍的回报,在香港上市的乐逗游戏也给君联资本贡献了6年超过11倍的回报,神州租车更是君联资本带来了超30倍的回报。

当然,对刘二海来说,这12年带给他的除了业界认可的投资能力,还有广阔的人脉资源。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易车网创始人李斌和神州租车创始人陆正耀。

刘二海和他的朋友们

刘二海曾说过:“看对了一个人,他所参与的项目都值得我去投资。”虽然在日后的采访中,刘二海表示“朋友之间未必每个事情都一起做,那多累啊”,但的确给了他认定是朋友的人极大的资源倾斜。

2015年,刘二海带着君联资本原TMT核心团队成员戴汨、李潇等集体离职,创办了愉悦资本

▲李斌与刘二海

▲李斌与刘二海

刚出来单干,刘二海就被李斌拉着去骑车。那是李斌自己已经投了146万元天使轮的摩拜单车。当时共享单车刚起步,摩拜的质量还处在“骑上去没几圈,脚蹬子就掉了”的阶段。

不过,在了解了共享单车对电子锁、GPS定位等先进科技应用后,刘二海果断向摩拜投资了数百万美元。几乎同时,愉悦资本还与红杉资本一起完成了对李斌的另一家企业——蔚来汽车的B轮投资。

有人曾调侃:“每当投资对象是李斌的时候,刘二海需要做的,似乎只是掏钱。”这句话把“李斌”换成“陆正耀”基本也是成立的。

从神州租车开始,无论在君联资本还是愉悦资本,刘二海几乎参与了陆正耀的每一个项目。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瑞幸咖啡……刘二海是名副其实的李斌和陆正耀“背后的男人”。

▲ 刘二海与陆正耀

▲ 刘二海与陆正耀

刘二海自己则认为:“真正找到优秀的创业企业家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是非常难的事情。我特别喜欢的企业家就是充满热情和投入的,不管不顾地拿出自己的精力,拿出自己的生命在做一件事情。”

李斌和陆正耀是否是优秀的创业企业家暂且不做评判,但刘二海对人脉、圈子的信仰展露无遗。虽然他坚称自己投资首先看的还是项目,但很难说对熟人的笃信没有影响他对项目的理性和客观。

刘二海在多次接手采访或访谈中都提到了巴菲特,看得出他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信徒,并且在股权投资方面,刘二海似乎也有意向巴菲特学习,不仅投钱,还想参与公司管理。

他参与管理的成效如何?瑞幸爆雷后,“铁三角”的故事人们都知道了:陆正耀家族早已在1月质押股份,黎辉在1月也抛售套现,只有刘二海“至今尚未抛售一股瑞幸股票”,损失惨重。

即使是这样,瑞幸刚爆雷时,刘二海还多次站出来为陆正耀说话,而陆正耀却想着怎么把他踢出管理层。身在管理层,面对公司的造假却似乎毫不知情,对其他高管的质押和套现毫无反应,甚至在浑水给出数据详实的做空报告后依然无动于衷。刘二海只看到了巴菲特管理公司的面子,却完全忽略了如何客观高效地将公司管理落到实处,而非轻信他人。

愉悦资本坚持投资蛋壳公寓也是受刘二海圈子的影响。

刘二海曾坦言,前领英中国区总裁沈博阳把天使轮投资的项目蛋壳公寓介绍给他时,他很纠结,因为蛋壳和主要竞争对手差距过大。但他打了个电话给愉悦资本已经投资的途虎养车CEO陈敏,陈敏和蛋壳创始人高靖曾经是同事,给出“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的评价。

得到反馈的刘二海信心大增,随即做了进一步了解,并没怎么谈价格就敲定了1000万美元的投资。

“在对手势力很大的情况下,高靖依然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刘二海这样评价高靖,于是他再次笃信高靖和沈博阳能带领蛋壳突围,在蛋壳亏损几十亿的时候依然一轮一轮给他们输送“弹药”。

“非共识”与“快”

刘二海频频加注持续流血的蛋壳,还基于他的著名观点:“真正大成者一定是逆势而为,而不是顺势而为,最后势肯定会来。”

“实际上,我一直在坚持追求‘非共识’。‘非共识’在一开始不太舒服,但你是建立在理性思考、独立判断的基础上。有共识的确是一团和气、大家都说好,但事实是,巨大的价值往往隐藏在非共识的地方,非共识才能做成事。”刘二海称。

这种基于“非共识”的理论让他抓住了租车、共享经济等新兴领域的风口,从早期开始投资,很多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早期的幸运让他更加相信开辟新市场前期的市场开发和消费者教育虽然成本极高,但在后期基本都能收回来。

自诩“喜欢长期投入和持续投入”的刘二海这些年的投资项目退出越来越快。摩拜和蔚来从入场到退出用了3年;瑞幸咖啡2018年投资,2019年就顺利IPO,仅1年就获得退出机会;蛋壳从2017年开始投资到2020年上市,同样只有三年时间。

退出速度越来越快背后的原因,一是刘二海越来越信赖陆正耀、李斌这样深谙运营推广规则、能让企业起步就在快车道的企业家;二是,刘二海投资时越来越“大手大脚”,用资本疯狂吹泡泡——虽然他的解释是,自己投资的公司都有“硬科技”内核,如果创始人在有政策红利、快速占领市场的紧要时间把大把精力花在融资上,就可能错过了发展的最佳时机。

在回答关于企业现在融资频率是否过高的问题时,刘二海再次搬出巴菲特的例子:

“巴菲特先生投资的风险高还是我们愉悦资本的投资风险高?他一笔钱可以投10亿、50亿美金,但他投资的风险系数并不比我们高。因此,资金的使用力度和使用量,跟企业成熟度有关系。对一个项目来说,一般来讲投钱多的时候风险高。但反过来也有一个问题,投钱太少一轮一轮融资,时间成本和其他成本也会增加。所以当投资人遇到资金使用能力成熟的企业家,应该多给他钱,才能降低风险。”

他的做法完全不像一生谨慎、以数据为准绳的巴菲特,却像极了今年另一个因为投资企业频繁爆雷“出圈”的投资人——孙正义。

让被投企业有充足的资金做研发是好事,但过于容易获得的资金使初生企业失去忧患意识,丧失市场竞争力。而刘二海投资的很多企业重营销轻技术、重扩张轻运营,轻易得到的资金让创始人忽略了潜在的巨大风险。

刘二海以为蛋壳两年半时间从8000间做到40多万间是因为有智能数据系统,实际上蛋壳是用他的钱参与了疯狂抬价抢夺房源。2018年的一篇帖子爆料,蛋壳公寓和另外一家公司将一个120平米房子的租金,从7500元哄抢到了10800元。

刘二海认为瑞幸花钱补贴客户和沃尔玛打折一样是“常规操作”:“完全不认同‘激进’的说法。我们哪里激进了?高铁跑200公里你还嫌慢?拖拉机跑80公里就得散架了吧。不是我们快,是因为完全不是相同的物种。亏损在早期不是很正常吗?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不但没有感到悲伤,我还会嫌它发展慢,没嫌它发展快。钱没什么用,这世界上有很多钱。品牌、用户、管理能力、数据能力是门槛。”

高铁跑200公里,因为高铁按时按点在固定的轨道上行进,刘二海的“非共识”逆势投资却在波涛汹涌的商海中,追求速度,就要做好翻船的心理准备。

认输了吗?

刘二海还回答了如何熬过项目没有出来时候的难过阶段:

“我想了想,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如何改进?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愚蠢的之前,你就改进了,这不太可能。首先得认输,咱们做错了这事,咱认输,然后改,改了不就赢了吗?这在心理上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我举个例子,说做企业家就是要坚持,那个电话号码不对,每天拨,每天拨一万遍,能拨通吗?拨不通。坚持的是什么呢?我坚持的是创业这件事情,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我里头不改变。”

接连两次翻车,刘二海认输了吗?似乎没有。

瑞幸事件是“人祸”,是刘二海作为投资人、管理者对公司运营情况一无所知,并且对异动反应迟钝给投资人带来的损失。人非圣贤,第一次犯错后如果能及时反省,刘二海还有翻身的可能。

但是同样的剧情在蛋壳再次上演。一样是疯狂烧钱扩张,一样是早有预兆——今年1月份,蛋壳一面向房主要求降租,一面继续向房客收租,就已经预示着其现金流的问题,刘二海依旧无动于衷,造成第二次“人祸”。

如此频繁的失误,即使不至于让刘二海名财两空,也足够让他感受到钱还是有点用,世界上有很多钱但不一定投给他。

诚然,两次的失败不能否定他之前的成功,他提出的很多理论——例如依然是脱胎于巴菲特思想的“根据地理论”,即在自己熟悉的产业中寻找市场空间足够广阔、产业链足够纵深、已经投出头部的项目、有重要的人脉和深刻的行业理解力的企业——在理论上依然有很强的指导和借鉴意义,但是,刘二海在瑞幸和蛋壳上的表现就像他口中每天拨一万次错误号码的人。不认输,就没有改进。

愉悦资本目前还没有退出蛋壳的计划,刘二海也没有再提起瑞幸和蛋壳的事。他曾说:“我相信,当面对一定风险的时候,把握住最本质的东西,即使输了,下一次也得继续搞。”最怕的就是刘二海依然认为瑞幸和蛋壳的模式是他坚持的最本质的东西——新基础设施建设,下次继续掉在类似的坑里。

新基建是风口没错,是国家大力提倡的。但“数字咖啡”、电子锁、智能数据系统等他看好的,真的是新基建吗?只是打着互联网商业的幌子,最终一地鸡毛的骗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左手瑞幸、右手蛋壳 2020最倒霉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