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十三的小蛋和罗永浩的锤子:野心VS情怀

姬十三和罗永浩,是中国最著名的情怀商人。

罗永浩出的产品叫锤子。姬十三出的产品叫小蛋。我以前写了一篇文章,叫《如何吸文艺青年的血》,就是说罗永浩和姬十三这种情怀商人的。有人跟我说:虽然罗永浩就一个装逼商人,可是姬十三不是。我说:等着吧,姬十三说不定过几个月也做手机了。

但是姬十三没有做手机,而是推出了一款可以带有手机APP的叫小蛋的空气净化器。也许因为有了罗永浩的锤子的“情怀”的教训,姬十三在他的营销文中说:

“作为小蛋团队的第一个产品,我们决定把价格定在吓死同行的1984元。这不是情怀,是野心。”

野心如何且不说,这1984的定价,还没有向奥威尔支付版权费,正如罗永浩的1989的情怀定价,也没有向死鬼付费。说这不是情怀,那什么是情怀呢。

今天我不想跟姬十三谈情怀,也不想咒骂穿上情怀外衣的野心,也不想嘲笑披着野心画皮的情怀。我主要从纯技术角度来谈谈果壳网的小蛋。

既然小蛋是果壳网做的,我们就先到果壳网看看他们是怎么科普空气净化器的。

http://www.guokr.com/article/432747/

呃……没错,空气净化器就是这样一个东西,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如果您需要一个基本功能的空气净化器,可以照样DIY一个。没人会买这么简陋的产品,所以商品化的空气净化器大多很漂亮。

空气净化器那么多品牌,如果你需要买一个空气净化器,为什么要买小蛋?

小蛋是一个京东的众筹计划。这众筹计划的意思是:当你付钱下定金的时候,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见过量产的成品。唯一可以参考是众筹计划资料提供的信息。

下面我们先看一下官方图片:

这张图片告诉我们一些小蛋的优点,我逐点剖析。

a.于细微处惊艳
所 谓的静音滚轮,就是底下是带橡胶或聚氨酯塑料的最普通的滚轮。(那种在地板上会哗啦啦响的非静音滚轮才真的让人惊艳)。自动收纳电线是很多家电的标配,主 要是为了在搬动的时候减少收电线的麻烦。可是您觉得一个高达70厘米、通常24小时连续工作的空气净化器,需要经常在家里搬来搬去吗?

“环形呼吸灯”?百度搜索一下:“灯光在微电脑控制之下完成由亮到暗的逐渐变化,感觉像是在呼吸。”是跟净化功能毫无关系的装饰品。

“20余处的细节打造,只为细枝末节都贴心”,让我联想到罗永浩锤子的工匠精神,和罗永浩坐在工匠作坊的那张摆拍照片。

b.用科学给你最好的空气。
小蛋团队告诉你:“根据室内空气循环规则,我们特地设计了自下而上的风道与360度的出风方式。在科研级风洞试验室支持下,将风阻于噪音降到最低。”

圆形的空气净化器很多。大多数圆形净化器的气流方向都是从上往下,因为地面的灰尘比上面多,如果空气是从下往上,会导致粗滤网堵塞很快——为什么小蛋要设计出这种耗费滤网的方式?我会在下面提到。

至于360度的出风方式——哪个圆形的过滤器不是360度出风?谁又能造出不是360度的圆呢?

他 们的文案善于唬人:“在科研级风洞试验室支持下……”。科学青年看到风洞这个词会肃然起敬——比如我看到风洞这个词,马上联想到各种各样的风洞,比如四川 的绵阳风洞群——那是试验飞机、导弹和航天设备的高速风洞,风速高达几个马赫。即使是私人公司建造的测量汽车用的速度极低的风洞,——比如奔驰公司的时速 270公里的汽车风洞,风扇直径就达8.5m,驱动风扇的电动功率高达4000kW,造价至少数亿美元。

想想小蛋空气净化器,这玩意儿需要做成流线型外观以减少阻力么?显然不是。最多是需要测量一下风道的参数。

测量风道的什么数值呢?小蛋团队宣称在风洞试验室支持下将风阻和噪音降到了最低(35db-65db)。但是,风道的风阻和风道的形状几乎无关,基本上是由滤网决定的,所以小蛋技术团队不需要做各种不同形状的原型做风道研究。

用风洞测量气流经过风道的噪音么?最大的噪音源是风机电机,只有在装上风机并以正常速度运转再测量才有意义。测量噪音显然不会放在风洞里测,因为风洞本身的噪音比小蛋大。

所以小蛋团队根本没有什么必须需要拿到昂贵的风洞试验室去测量的数据,即使用到“风洞”,也只需要自己DIY一个这样的设备:

找一条内径略大于小蛋外壳的做下水管用的水泥管当风洞(一百多块钱),把小蛋放进去,间隙用破布条或者泥巴堵住以防漏风。打开风机电源,用一个风速计测量一下空气速度,这样就可以测出空气流量。再测一下两头的压力差,就可以算出风阻。

风 阻主要是由过滤网决定的。风机一般是根据气流量来选用成品,他们也不会自己生产过滤器,所以他们只需要测一下不同的过滤器滤和风机马达电流之间的关系,在 成本、效率和过滤器使用寿命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这并不需要什么风洞,只需要一个万用表。因为正规的风机厂都给出风机的机械特性曲线,测一下电流就知道风 压、空气流量,可以算出风阻。

当小蛋团队用“科研级风洞试验室”来扯淡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玩弄他们的主要目标客户——也就是“科学青年”——只有坚信这些科学青年的主流是些跟文科傻妞毫无区别的货色,才敢用“科研级风洞试验室”来包装。

不过,以姬十三的人脉资源,我不敢肯定地说他们没有把小蛋拿到一个顶级风洞试验室去测试——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风洞也可以做一些我用一根水泥管做的事儿的。

当然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整个小蛋团队甚至没有一个称职的机械工程师,因为看不懂风机的各种曲线而不得不去风洞试验室测试气压和流量。

小蛋的文案说:追求包装的人性化追求——“别出心裁的包装设计与无数次的跌落试验,我们不计成本地追求易拆与安全性的完美结合,只为您开箱一刻的体验”。

这话让人觉得眼熟,姬十三的小蛋怎么跟罗永浩的锤子的营销风格这么像呢,难道是同一个人策划?或者仅仅是恶俗商业时尚流行病的大传染?尤其是锤子和小蛋连名字都颇有渊源,都是故意略带性联想意味——在传播学上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文案技巧。

包装的易拆性对科学青年并不重要。他们不至于打不开一个最普通的快递纸箱。我以为文艺青年更在乎“开箱体验”,而科学青年的兴趣应该在于机器的性能数据。

下一张图告诉我们小蛋的性能数据:

首先我们看看小蛋最大的卖点:每分钟550立方米的CADR数值,这比大多数家用空气净化器一二百立方米的CADR值高很多。某篇软文是这样写的:“你还别说,单从数据上看这款机器还真不错。CADR值550m3/h,这个厉害了,参数直逼日美顶级。”

鉴于大多数下单众筹的果壳网科学青年未必知道CARD数值的含义以及如何选用。因此有必要科普一下。

CADR的英文全称为CLEAN AIR DELIVERY RATE,中文的意思是洁净空气输出比率,测量标准是ANSI/AHAM AC-1 。如果你要了解更多,可以到这些网站:

http://www.aham.org
http://www.cadr.org

这 里只简单做一些介绍如何选用CADR数值。国际标准一般要求空气净化器在工作时,CARD数值相当于使房间的空气循次数每小时不低于5次。 就是你在图上看到的小蛋所标出来的12分钟一次。小蛋空气净化器的每小时550立方米的CADR值,足以满足的40平方米的普通住宅的房间。

如 果你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却要对付来自窗外的雾霾,无论多大的CADR都不能有效净化空气。如果你的房间是关着的,而你的房间并不是时刻产生新的污染(比 如说有人一直在不断抽烟),那么,你没必要用CADR值很大的净化器,因为空气里的杂质并不会凭空增多——除非你经常开窗通风,或者你是个烟鬼。空气净化 器可以保护您的家人少吸二手烟,但对烟鬼本人的健康毫无作用——再厉害的雾霾对身体的危害也不如抽烟的一个零头。

增 加CADR难吗?一点都不难。如果你的净化器主要对付pm2.5,现在的普通滤网一次就滤除绝大多的颗粒,CADR的瓶颈不在于滤网,而在于风机的风速和 消耗的功率(因为过滤器风阻的原因,流量大了以后,压差和功率消耗都大大增加)。如果您想搞一个飞速净化室内空气的净化器,不妨买一个这样的轴流风机来 DIY:

这个轴流风机可以做到CADR值19600立方米每小时,比小蛋高三十多倍,如果用它DIY一个空气净化器,净化的效率相当于在房间里同时摆上三十五台小蛋。这个风机的价格是950元人民币。

只是噪音和耗电会很大,您得带着隔音耳罩睡觉,还得每天耗费近百度电。

所以您大概明白为什么小蛋的CADR值可以超过绝大多数同类产品了——因为同类产品根本不会去做一台净化速度过剩而不够安静的机器,也不愿意耗电太多。

小 蛋自称噪音在35-65db,那么风机应该是变速的,65db是最大转速的噪音。如果这里是按照IEC家电噪音测量标准测得的65dbA,那就是吵得你无 法入睡的噪音。有些比小蛋CADR小的同类产品标称噪音50db,比小蛋低15分贝,也就是说,一台小蛋空气净化器开到最大转速的时候,噪音相当于31台 同类产品放在一起那么响。当然,姬十三会告诉你:小蛋在晚上是可以低噪音使用的呀。但是你要知道,低噪音工作的时候,它的CADA可能只有几十立方米每小 时,而不是标称的550立方米每小时。

用过大的CADR值忽悠用户,还自称是高档货,正如一个人对你说:“我的饭碗很高级,一碗可以装8公斤米饭”。

小蛋自称是“独一无二的环形滤网”。你去汽车修理店看看,就知道有多少汽车的空气过滤器芯是环形滤网的。也许科学青年会辩护说环形滤芯在家用空气净化器中的是独一无二的。我这就给您找资料。

也许您会以为跟小蛋使用类似的环形滤芯、同样360度出风的净化器是昂贵的高档货(因为小蛋团队说他们性价比无敌),我给您看看价格:

是的,你没看错,这是亚都空气净化器,499元上海到北京包邮,1984元可以买四台包邮。(顺便说一句:这台净化器今天的淘宝最低标价是人民币389.99元。亲,我可不是亚都枪手,也不是淘宝店主。)

亚都创办于1987年,早在25年前他们的超声波加湿器就风靡全国,是生产加湿器、净化器的老牌企业——而不是一个果壳网这样的靠卖概念来众筹的此前从未做过硬件的皮包公司。

小蛋的另一个卖点是“让复杂更简单”。“小蛋的初效滤网经过重新设计,具有高效自清洁功能,从根本上解决手动清洁初效滤网带来的房间二次污染问题。”

初效滤网,也就是粗滤网,作用是滤除大颗粒的灰尘以防止细滤网很快被堵塞,从而提高细滤网的使用寿命。普通的净化器经常需要更换粗滤网,小蛋的卖点是:他们的初效滤网是自动清理的。

从官方图片上,我们看到这是这样一个结构:一个带变速箱的小马达,带着初效滤网转,一个刮刷把上面沾的灰尘刮掉。

这种用马达自动清理滤网的做法,在工业过滤器上非常普遍,小蛋这么做也算不上出格。但是,其他产品“手动清洁初效网带来的房间二次污染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先把小蛋文案的话翻译成普通人看得懂的话:“普通的没有自动清理的粗滤网需要拆下来清洗,拆下滤网的时候,上面沾的灰尘会掉下来。而小蛋因为有电动机刮除滤网,不需要经常拆洗。”

我 看了一下淘宝卖家提供的亚都净化器的资料,说一般每隔3个月需要清洗一次粗滤网。拆滤网有多难呢?跟吸尘器换一个滤网差不多。(这事儿应该很容易,不仅科 学青年会干,文盲保姆都可以干)。空气净化器其实是个原理和结构都和吸尘器差不多的东西——都是一个风机加一个滤网,只是他们过滤的颗粒大小不同。

如果你觉得卫生间的镜子每过三个月就会沾染灰尘而需要清洗,于是在卫生间的镜子上装上一个汽车玻璃用的刮雨器,每天在那里刮呀刮,这样就永远不会脏了。

好笑吗?小蛋团队做的就是这样的事儿。

一次性粗滤网可以用很便宜的材料,每平方英尺也就几块钱,脏了就拿出来直接扔垃圾桶,犯得着用一个电动机带着它刮么?多一个电动机就多一个容易出故障的地方,何况这种离稳定成熟还差很远的产品。

正 是为了这样一个华而不实的噱头,小蛋只能把初效过滤器装在下面,以便让刮下来的灰尘可以落下来。如果按照通常的从上面进气下面出气的方式,积累的灰尘是无 法掉入集尘盒的。入口接近地面,吸入的灰尘会比空气从上往下的设计多很多,因此积累灰尘的速度是很快的。而初滤网也无法用可以容纳很多灰尘的普通纤维滤 网,只能用稍微沾一点灰尘就得刮掉的表面平整的较硬材料滤网。

“关于这个自清洁功能,果壳网CEO姬十三表示,传统净化器的初效滤网要定期手动清理,清理时容易造成二次污染,而小蛋则是在机内自动完成,只需要定期清理集尘盒即可,可避免二次污染。”

——您喜欢每三个月扔掉一个一次性的粗滤网,还是定期去清理集尘盒?我觉得差不多麻烦呀。

从各种数据和资料看,小蛋空气净化器的净化效果、功耗、噪音与那些价格低很多的设备比并无优势。无论是环形过滤器,还是自动初效滤网,都不是真正的优势。因此姬十三拿小蛋与更贵的产品比。

“它 的性能胜过市价1万4千元的IQAir。每小时出风量550立方米,是你能见到这一指标最大的几款顶级机器之一。富士康开模,Blueair代工厂代工, 各个部件都用最好的材料。真正让它成为秒杀级产品的,是独有的几个绝活和三个专利。比参数更重要的是,它经过了一堆科学青年的折腾,从原理到产品体验到测 评。接下来,我们会用各种方法证明它是一款‘最具科学范儿的空气净化器’”(罗永浩的风格有木有?)

姬十三说,各个部件都用最好的材料。据我所知,最好的HEPA滤网等级是H14,小蛋的滤网是H11,而最低标准是H10。

音响发烧友一定非常熟悉这样的套路:每当一个新产品出来,写测评软文的职业写手总是拿它与价格高五倍十倍左右的产品对比,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虽然价格差十倍,竟然几乎听不出区别,或者仅仅只差一点点。

当然,我也喜欢这样跟人家比:“信不信我在淘宝十四块钱买的石英表比你二万块钱买的瑞士手表准??”

我说的十四块钱的石英表比二万块钱的瑞士机械表更准,那是事实。有图有真相:

我也期待姬十三用小蛋和那些淘宝卖几百块的做一个对比,看看用净化性能和可靠性有多大区别。当然也可以做个对比试验,看看老人更喜欢“老人也可以用”的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的智能化果壳小蛋,还是更喜欢499元的亚都老款。

我这样嘲弄小蛋,未必能打消科学青年购买小蛋的热情。小蛋是有互联网思维的,可以用你的手机查看各种数据,告诉你它吹了多少气,清理了多少灰。然后它会根据大数据来决定它的工作方式——它背后有一个云,随时告诉你全国各地的空气质量,然后选择最佳工作方式。

只 要买了姬十三的小蛋,你不需要打开窗户就知道窗外有木有雾霾,你不需要对你的机器做任何操作,姬十三的果壳云会帮你去操作。正如你以后买鞋子不需要上街去 试,因为有一把叫大数据的尺子,早就储存了您的脚的大小,您再也不需要跟郑人买履一样需要带着尺子量自己的脚和鞋子了。

“亲,您买鞋是自己穿吗?”
“是的。”
“亲,我们的大数据显示您的脚是43码偏宽,您日常走过的地方每年下雨87天,您下周要去的鳌太线最低气温零下19度,给您推荐极星为踢不烂代工的SSBB狗太死高帮徒步鞋,大数据显示下周计划去鳌太线的人没有同款,保证您不会撞鞋。”

也 许有一天,果壳网会为科学青年开发一个智能硬件饭碗,你下载一个app,就可以把你的饭碗连接到你的互联网,或者一个叫云的东西。每天你可以查看你吃了多 少口饭,用这饭碗喝了多少汤,每天端起饭碗多少次,又放下多少次。这饭碗还每过三秒钟记录一次食物的温度,食物的湿度,剩余食物的重量。当然你还可以查到 你的邻居有多少人吃跟你一样温度的饭菜,以及每天有几个小时饭碗端在手里,有几个小时放在桌子上。

一位职业家庭主妇跟我说:“空气净化器应该是跟拖把一样的东西,拖把擦掉地上的灰,空气净化器擦掉空气中的灰。”

我想告诉她:“你说得很有道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不管是空气净化器,还是拖把,都应该上网,都应该分享他们的数据在云里。上世纪的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新世纪的互联网没有人知道你是拖把。”

您要买的是什么?您要买的是空气净化器(电动空气拖把),还是互联网思维?您要买的是自己的情怀,还是姬十三的野心?

德鲁克说,顾客要买的不是商品,也不是功能和性能,而是满足感。

正如某人买 Tiffanny & Co 的银合金戒指,虽然材料费只值十几元,做工也就值几十元,但是她会花二千元去买。

文章写到最后,我似乎想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要买小蛋,是因为这是一张姬十三亲自颁发的“科学青年真品”鉴定证书。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用,您可以到这里给我打赏2元:
http://weibo.com/p/100160378060659612772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姬十三的小蛋和罗永浩的锤子:野心VS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