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是怎样一番体验?

作者:张佳玮微

最重要的体验是:自由职业当久了,真的很难适应稳定的上班生活。
我从大学开始写字,一天正式班都没上过。
2008-10那两年,跟上海文广合作,每周有两三天去电视台,当NBA解说嘉宾,有些像上班的性质吧——不必打卡,但迟到总是不好意思的。于是前一晚得早睡,次日早上得早起、洗漱、刮胡子、西装、出门打车、赶到地方、解说两个半小时、打车回家。
我跟朋友说:得亏我还挺喜欢解说的,答应去也是玩儿票,犹且觉得这么难受;日常上班,赶上个不喜欢的工作,那早上真是要起不了床了。

自由职业的第一个好处,当然是有相对的自由。
比如以前在上海时,女朋友想去哪儿玩,那么,跟几个编辑说几句,抬腿就可以走。唯一需要确认的,是住的地方最好有网络。
举个例子:2010年12月,上海太冷了。我和女朋友去了三亚鸟巢度假村(那会儿《非诚勿扰2》还没播,房价比现在便宜得多),出发前跟编辑通了气,“那么我就写点海南的饮食吧?”“好!”
某天下午,我们在那附近溜达,有个编辑问我要一篇急稿。旁边是里兹卡尔顿。我进去,问咖啡吧有没有WIFI?当然有。多少钱?两个人,一小时120,一天240。我就要了一天的份额,两个人坐了一下午。我女朋友喝咖啡,看杂志;我写稿子,传出去。好了。
以及现在,陪女朋友在巴黎读书,还是可以给国内的编辑写稿子,两年半了,也没什么妨碍。

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合作熟了的编辑,彼此递一言两语,意思明白了,就不用多掰扯。你提要求,我交稿子,大家齐活儿。
对生活,自己心里也比较有数。比如某段时间很忙,但明确知道自己能挣到钱。某段时间钱少,嗯,但能享受点闲空儿。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收入和闲空难两全,好在自己也能权衡。
有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感觉——写的书,挣的钱,自己做了什么,是看得见的。很清楚自己是个凭手艺吃饭的人,比较少有虚泛感。

坏处也多得很。
比如,永远解释不清自己是干嘛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妈跟亲友解释我是自由撰稿人,不懂;“那他在电视台做解说”,噢人家懂了。
比如,出国的时候,永远得付保证金;递交收入证明永远很琐碎。因为我的确没有受雇于任何一个所在,光凭银行流水,签证那边都会审视良久,总觉得我可能是骗子。

比如,切身的起伏感。
这种感觉很微妙,不能说是危机感。如我先前所述:很清楚自己写得多就挣得多,收入/工作效率和自己的勤奋度是成正比的。
虽然谈不上危机感,但总有些,“如果我这些时间不是用来玩儿,而是正经看看书,写写字,应该会好一些吧?”
我在上海期间比较闲散,熬夜、玩PS3刷白金、出门旅行是家常便饭。但到了巴黎以来,生活规律了些,自觉了起来。倒不是危机感,还是那种情绪:
“如果我把这些时间用在跑步、看博物馆、做短途旅游,好像比玩游戏和赖床有意义呵?!”

自由职业者到后来,大概都有这种感觉:
小范围内,你享有一定的自由,但也得担一些风险;大尺度上,你并不那么自由。
因为自由职业者大多都希望,能在足够短的时间内,更高效率的完成工作,并收获快乐,不希望浪费时间。
而这种“不希望浪费时间”,会始终驱动着自己。你很知道自己有更多的可能性,你很知道自己境遇的起伏,和自己的认真程度是相关的。甚至你越认真工作,就可能收获越多的自由(身体上的和情绪上的,拖延症患者一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自由职业者真正需要说服的,通常不是老板和家里人,而是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是怎样一番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