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乡镇上做白事,时常会请一些民间歌舞班来搭台表演

timg

@竹子大魔王__:

以前乡镇上做白事,时常会请一些民间歌舞班来搭台表演,这些人风尘仆仆地坐着改装的小厢货车来,带着服装道具,要给主家奉献几十个节目。
大部分是女人。

三点式,露脐装,亮片,薄纱,塑料皮衣,防水台巨厚的高跟鞋,膝盖背后折出深褶子的大腿靴。

主打是歌舞,电音激荡,主力使劲跳,副手懒扯扯地跳,唱金曲,郎情妾意,父老乡亲,大家甩头甩成螺旋桨。

也有难度不小的节目。钢管舞,一字马,弯折身体从裤裆下探头看自己屁股,连翻十几个筋斗。假设主家出的钱多,可能还会安排人妖走秀,戏服斑斓多姿,只是人妖多是假扮的。

我在兆雅镇见过很多场这样的演出。披头散发的比基尼女人上一刻还在唱飞向隔壁男人的床,娶了婆娘忘了老娘,下一刻就头戴翎子,身后插旗,穿红女靠,扮穆桂英挂帅。

红女靠已经脏旧,里头还是那身缀了假珍珠的比基尼,底下布料少了半截,走步时露出白花花的腿杆。

演员就那些个,转场得抓紧。

后来,我离开镇子,也很少看见乡村大舞台了,但在短视频里又跟这些久别重逢。

也跟青年的我重逢。

那个我混在镇上的父老乡亲当中,嗑着瓜子,面露不屑。

这种不屑消逝于一次我绕到后台,看见穿着比基尼的穆桂英睡在敞开的空木箱中。她困极了。旁边不晓得是不是她的小娃。那个看起来两三岁的娃儿在一个更小的箱子里,底下垫着毛毯和枕头,她已经醒了,但没发出声音,在玩自己的手指甲。幕布的那边音响震天。

这一幕给我不小的撞击。

现在隔着屏幕,看到好多个穆桂英,她们自如又潇洒地奔着生活,最后那一位,分明是只白天鹅。

我给这些短视频点赞,像在弥补多年前没给出去的掌声。 IOS链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以前乡镇上做白事,时常会请一些民间歌舞班来搭台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