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大大爱着苏麻麻,韦小宝拍马屁为何不肉麻

称雄武林的一流好手里,有媳妇的都很少,固然有旧社会(原谅我金庸世界全是旧社会)的医疗条件问题,但很多武林高手的媳妇除了可能像普通女人死于难产、感染,还因为本身的身份特殊,容易磨损。

洪七终身单身。

南帝,媳妇之一出轨,愤然出家。

西毒,没结婚,偷嫂子。

东邪,丧偶,恋尸。

胡一刀,夫人殉情。

郭靖,夫人一起牺牲了。

萧峰,丧偶。

萧远山,夫人躺枪而死。

杨过,夫人离家出走16年,另有一说,小龙女不久毒发身死,或者根本就没上来,最后杨过续弦是离异的郭芙。(所以郭襄离家出走)

是不是有“主角必然丧妻”的大导演诺兰的即视感?当然这事说不过去,所以到《鹿鼎记》的时候,金庸老爷子终于写了两位有媳妇的一流高手。

一位是归辛树归大大,和他的夫人归二娘归麻麻(不知道娘家姓什么,暂且这样称呼)归麻麻应该是《鹿鼎记》女子组第一高手,比九难厉害。

一位是洪安通洪大大,和他的夫人苏麻麻。苏麻麻应该是《鹿鼎记》女子组智商前三名,和何铁手边上边下的水平。

除了轻微对眼儿,苏麻麻还是很好看的。

归大大六十多岁,手段粗暴,独来独往,归麻麻手段更粗暴,到处惹事,俩人都不好看,都没人捧。

洪大大六十多岁,手段粗暴,有钱有权,苏麻麻手段更粗暴,说杀杀,说罚罚,俩人都好看,有人捧。

所以受不受拥戴手段粗暴没关系,只要有钱有权,人好看,还是有人捧。

所有捧洪大大和苏麻麻的人里,韦小宝捧得最好。

《鹿鼎记》里记叙如下:

那女子左手抬起,向韦小宝招了招手,笑道:“小弟弟,你过来。”韦小宝吓了一跳,低声道:“我?”那女子笑道:“对啦,是叫你。”韦小宝向身旁陆先生和胖头陀二人各望一眼。

陆先生道:“夫人传呼,上前恭敬行礼。”韦小宝心道:“我偏不恭敬,又待怎地?”可是走上前去,还是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说道:“教主和夫人永享仙福,寿与天齐。”

洪夫人笑道:“这小孩倒乖巧。谁教你在教主之下,加上了‘和夫人’三个字?”

韦小宝不知神龙教中教众向来只说“教主永享仙福,寿与天齐”,一入教后,便将这些话念得熟极而流,谁也不敢增多一字,减少半句。韦小宝眼见这位夫人容貌既美,又是极有权势,反下拍马屁不用本钱,随口便加上了“和夫人”三字,听她相询,便道:“教主有夫人相伴,寿与天齐才有趣味,否则过得一两百年,夫人归天,教主岂不寂寞得紧?”

洪夫人一听,笑得犹似花枝乱颤,洪教主也不禁莞尔,手捻长须,点头微笑。

1、身居高位的人往往寂寞的人,有时开得起一点轻微的玩笑。

2、其实洪安通为了练功,和苏荃很多年没有夫妻生活了,但是你公开夸他们恩爱,一定不会有错的。

3、苏荃一定是“这孩子,这孩子……”开始是欢笑,暗地里是苦笑。

神龙教中上下人等,一见教主,无不心惊胆战,谁敢如此信口胡言?先前听得韦小宝如此说,都代他捏了一把汗,待见教主和夫人神色甚和,才放了心。

洪夫人笑道:“那么三个字,是你自己想出来加上去的了?”

韦小宝道:“正是,那是非加不可的。那石碣弯弯曲曲的字中,也提到夫人的。”

洪夫人听了也是一怔,道:“你说石碑上也刻了我的名字?”韦小宝道:“是啊!”他随口说了“是啊”二字,这才暗叫:“糟糕!她若要背那碑文,其中却没说到夫人。”

此后神龙教内乱,大家责怪洪大大信任一些爱上网没水平的青少年。说着说着说急了。

洪大大多大的老虎都敢打,把老的白龙使干掉了,然后不幸中毒。没中毒的韦小宝两方说和,大家坐回来,回到了那个讨论《四十二章》经所在石碑上。

洪夫人道:“白龙使,你若识得这些文字,便读给大家听听。”

韦小宝应道:“是。”眼望拓文,大声背诵陆先生所撰的那篇文字:“维大唐贞观二年十月甲子……”慢慢的一路背下去,偶尔遗忘,便问:“嗯,这是个什么字,倒也难认,是了,是个‘魔’字。”背到“仙福永享,普天祟敬。寿与天齐,文武仁圣”,那四句时,将之改了一改,说是“仙福永享,连同夫人。寿与天齐,文武仁圣。”

这“连同夫人”四字,实在颇为粗俗,若教陆先生撰写,必另有雅训字眼,但韦小宝不通文理,哪里作得出什么好文章来?不将四字改成五字,已十分难能可贵了。

捧麻麻的,就是这样的市井小人,所以你们也看到了,东西成色不太好。

洪夫人一听到这四字,眉花眼笑,说道:“教主,碣文中果真有我的名字,倒不是白龙使胡乱捏造的。”

洪教主也十分高兴,点头笑道:“好,好!我们上邀天眷,创下这个神龙教来,原来大唐贞观年间,上天已有预示。”

厅上教众齐声高呼:“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麻麻聪明得紧,何尝不知道韦小宝是个小人,只是洪大大和苏麻麻需要得紧。一场流血变成了安定团结的大会。再好不错了。

无根道人等老兄弟也自骇然,均想:“教主与夫人上应天象,那可冒犯不得。”

借用《我爱我家》里傅明老人一句话,“人呐,特朴实,大家都说啊,像《爱你没商量》里的周华……”特朴实特朴实特朴实特朴实……

韦小宝最后将八部《四十二章经》的所在也都一一念了。洪夫人叹道:“圣贤豪杰,惠民救世,固然上天早有安排,便连吴三桂这等人,也都在老天爷的算中。教主,这八部宝经,份中应属本教所有,迟早都会到我神龙教来。”教主捻须微笑,道:“夫人说得是。”

然后苏麻麻把新任白龙使拉到后面来教武功。招数非常精彩,结果韦小宝吓坏了。

韦小宝惊叫:“小心!”只见她身子向下一缩,那匕首急射教主胸口。教主放开她手,仰天一个铁板桥,扑的一声,匕首在他胸口掠过,直插入身后的竹墙,直没至柄。

洪夫人勾脚倒踢匕首,韦小宝已然吓了一跳,待见那匕首射向她□喉,她在间容发之际避开,匕首又射向教主胸口,这一下势在必中,教主竟又避开。这几下险到了极处的奇变,只瞧得他目瞪口呆,心惊胆战,喉头那一个“好”字,竟叫不出来。

洪夫人笑问:“怎样?”

韦小宝伸手抓住椅背,似欲跌倒:“可吓死我了。”

洪教主洪安通和夫人见他脸色苍白,吓得厉害,听了他这句话,那比之一千句,一万句颂扬更是欢喜。他二人武功高强,多一个孩子的称赞亦不足喜,但他如此担心,足见对二人之忠。

了解了,别人都看我挣得多不多,只有你问我累不累。

别人都问我飞多远,只有你问我肩膀疼不疼。

你三弟一篇文章送别父亲,才高八斗,你曹丕只要擦擦眼睛,叫声爹呀俺舍不得你就是了。

粗鄙的谁说没用?粗鄙的它更像真心。耶稣说得好,这妇人就给了一个金镚子,但这是她所有的财产,她能不进天堂?

洪夫人明知故问:“匕首又不是向你射来,怕什么了?”韦小宝道:“我怕……怕伤了夫人和……教主。”洪夫人笑道:“傻孩子,哪有这么容易便伤到教主了?这一招叫做‘飞燕回翔’,挺不易练。教主神功盖世,就算他事先不知,这一招也伤他不著。但世上除了教主之外,能够躲得过这出其不意一击的,恐怕也没几个。”

苏麻麻这里被迷惑了,世上能辨认出他不是傻孩子,是顶级小滑头的,恐怕也没有几个。

但是你们没发现吗?韦小宝拍马屁似乎顺理成章,你也没有觉得他特别肉麻对吧。怎么回事。

金庸老爷子说得明白,韦小宝那会儿大概十三四,长得又小,几乎还是个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白龙使后来大权在握,形成了“教主万寿无疆,夫人身体健康,白龙使身体比较健康”的格局。

一个清脆的童音唱一遍“棕国粗了个洪大大,多大的老胡也敢打……”或者“仙福永享,连同夫人,寿与天齐”,那还好,倘若是粗糙老爷们剃个大光头或者最短的卡寸,脖子后面一堆肉的板爷风格,就谄媚、妖冶,怪异而毫无骨气了。听着就想黑虎掏心给他一下。

那成年男性真的就不适合去歌颂,去讴歌吗?

有一个法子,就是阉割。

皇上宫里用阉人,固然因为古代要保持后宫贞洁,但今天好多领导用秘书用很娘炮的白胖子,其实和过去有类似的道理。

就是那种小细嗓,讴歌起来犹如童音,更舒坦,更自然。

p.s

有人说前天那张我摄影的白熊是我画的,冤枉!莫害我,这是一个动画片的组合,中间那个企鹅叫啵乐乐,是主角。他们是东亚某国的一个七人天团(更可疑了)。 via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洪大大爱着苏麻麻,韦小宝拍马屁为何不肉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