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龙:对于两性关系,简单粗暴地说几句

两性关系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文章“ 为什么赵敏不给张无忌洗袜子?
那篇文章是轻松逗乐的。但它其实涉及到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两性关系。今天我就严肃一点,对这个话题认真地说两句。

01

中国男女平等么?
很不平等。男权问题非常严重,根本不存在女权过度的问题。
在农村,这些年来女性地位有所上升,最典型的标志就是自杀率的急剧下降。
但是在城市,女性地位最近这一二十年里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在下降。我们觉得男女地位越来越平等,那是一种误解。

在经济上,男人占有的物质资源越来越超过女性。
在文化上,社会也在潜移默化地强调女性的依附地位。
我可以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彩礼。在我年轻的时候,这种东西被舆论一面倒地批判,说成是农村地区的落后风俗。可现在呢,它又变成了一种正常事物。就连富裕家庭也往往会象征性地收一点,虽然它们最后会拿出更多的钱作为嫁妆送给小夫妻。这种变化背后,就是大家对女性定位的复古化。

再比如说婚房。男方准备婚房,这在我年轻的时候,这也不是一个正常要求。至少在大中城市里受过教育的家庭里不是。那个年代的大学毕业生里,像我这样的裸婚者才是主流。
这当然跟经济变迁有关,比如房价上涨太厉害,比如我们父母那一代确实也没多少钱。但是,这种拜年话也强化了一种性别定位:女性是弱者,是消费者,是依附者,在进入婚姻前要为自己索取一份好价钱。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毫无代价的索取。
它的代价就是女性的被物化。

我年轻时习惯听到的一句话,是“女性能顶半边天”,这句话看似粗笨但实际上蕴含着一种力量。而现在听到的是“你负责挣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在我看来,这句话可以说是物化女性的极致。
从“能顶半边天”到“负责貌美如花”,这是一种可悲的变化曲线。

02

在职场上,女性确实面临更多的不公平。
你只要看一看周围就知道,上层精英岗位绝大部分都是男性。这绝不是简单地因为男女的能力区别,更多的是社会定位导致的。

这种定位并不完全来自于老板的性别偏见。就算一个没有任何性别偏见的老板,也往往会倾向于提拔男性下属。这个问题源自于整个社会的合谋。
比如说家庭分工。
现在女性承担了大部分家务活动。生育前,这个问题可能还不大,也就是李国庆说的洗洗袜子什么的。可一旦有了孩子,养育孩子的压力足以摧垮女性的职业前景。没有哪个老板会喜欢提拔一门心思照顾孩子的下属。

03

那么,男主外女主内这样不也很好么?
不,它一点都不好。

首先,文明的发展带给人们更大的自由。人们的行为越来越不受种族、性别、信仰、性取向等等的成见束缚,能够更大程度地定义自我,选择自我。如果我们以性别来定位人们的行为,这是一种倒退。

而且它本身也并不合理。
很多女人确实更适合照顾孩子,但同时,也有很多男人更适合照顾孩子。
这一点我有切身体验。论性格而言,我就比我太太更适合照顾孩子,我太太更适合打理一个部门。我不觉得我和我太太是怪人。我觉得我们很正常。我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们一样。但如果我们接受社会的成见定位,就只会有一个不快乐的母亲,和一个不满意的父亲。

当然,你可以说概率上是如何如何。且不说这种概率数据本身就受到文化定位的影响,关键是我们的人生如此宝贵,这一辈子要活在自己的生活里,而不是活在概率里。

04

我们可以多花一些精力在家庭上,但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有一份自己的工作,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我不知道在外国是什么样,但至少在现在的中国,做一个家庭主妇(当然家庭主男也一样)很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首先,它会强化女性的依附地位。
所谓“家庭妇女这份工作也很重要”,这种话是糊弄人的。这根本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而是公平不公平的问题。清洁工这个岗位也很重要,为什么你更愿意当总经理?

家庭妇女就面临事实上的困境。一旦你和丈夫离婚,你说我有照顾家庭的丰富经验,HR会给你一份工作么?
在中国现在的环境里,选择做家庭妇女,往往就不得不去依附丈夫,不得不把小三出现看做一件天要塌下来的大事,因为它影响的不仅是个人感情,还可能是下一顿晚饭。而这种依附性很容易扭曲家庭内部的关系。
而且,这也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全面回归家庭很容易导致视野的狭窄,生命的枯萎。

在国外也许不是这样。但是在现在的中国,这是大概率发生的事情。
中国缺少丰富的社会组织,缺乏足够的民间活动,一个没有工作的都市人,差不多等于和外界切断了积极的交流。如果孩子就是你的世界,那么你和孩子的关系也很容易被扭曲,活在彼此的阴影里。

这是很糟糕的一个恶性循环。性别定位导致了女性职场的困境,而女性职场的困境又进一步强化了性别定位。到头来,中国的男权是在强化的。
现在夫妻之间相处模式是比上一代要好很多,那是社会文明化的结果,就像年轻人随地吐痰的变少了一样。
但是在这种改善的下面,是男权扩张的潜流。男性掌握了更多的资源,垄断了更多的机会。而这些资源和机会最终会变成他们的话语权。

05

我认为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现在很多女权主义者,我真的是很讨厌。

我相信,中国有很多正常的、聪明的女权主义者,但是在传媒领域里,往往是越傻的人嗓门越大,所以我们看到了很多让人厌恶的女权主义者,以至于“女权主义”变得像是一个贬义词。

这帮家伙有两个最大的毛病。

第一个就是不太讲理。自己先封自己一个女权主义者,然后好像就变得先天正确。不过这倒不是她们独有的特色,很多扯大旗的人都有这个毛病,一旦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主义者,好像就抢占了一个高地,变得事事儿都对,反对她就是反对她的主义。

第二个毛病更严重。那就是她们提倡的其实并不是女权。那是什么呢?就是承认男权,但是要顺势占男权的便宜。比如依附还是依附,但是要盛气凌人地依附。这是一种接近神经病的想法,绝无实现的可能。

要是听从她们的教导,婚姻很难持续一年以上。这跟性别没有关系,换个性别也一样。因为没有人能和这么自私、这么不讲理的人过日子。婚姻的基础是爱情,是彼此的欣赏,是在宽容中不失去自我,是在妥协里不放弃原则。而她们似乎完全没有这些概念。

06

我没有足够的篇幅去展开,所以说的有点简单粗暴。既然这样,最后我就更简单粗暴的说一句:
什么是女权主义?
就是不以性别来判断人们当如何行事。

来源:财新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押沙龙:对于两性关系,简单粗暴地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