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她的家,她是我的家

萝卜网

【一】

放假,买了票坐车回她的家——从高中便在外地的城市读书,到大学毕业再到工作,已经离开那个家10年许,养成了和那个属于她的家的格格不入的生活习惯。以往每次回去,总会因为这些习惯的不同和她发生争执,于是后来开始说,那是她的家。

因为是她的家,所以我学会说服自己,在她的家里,按照她的习惯生活。

当然,她是我妈,而作为女儿,所有的假期,我也只好选择回她的家。

其实原本可以买机票的,提早买,不比卧铺贵多少,后来想想,还是选择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不想见面就听她唠叨机票太贵,要学会过日子,飞机不安全等等。

她不会计算交通工具的安全概率,一直认为在天上飞着的飞机最危险。

【二】

不过她定然是如此期待我们的见面:房间里添了新床单,去那家老店买了我爱吃的米糕,她自己做了玫瑰排骨……每一件事都想让我立刻知道,絮叨得混乱急切。

我配合她的喜悦,说挺好挺好,说的时候嘴巴里塞满她买的米糕——那是家乡的一种小吃,是我小时候的最爱。但是她不知道,现在我已经不太喜欢这些甜腻的食品,主要原因是会迅速长胖,尤其她做的玫瑰排骨,肥肉多,糖也多,简直是吃多少长多少……但回到她的家,豁出去了,因为吃东西是她最爱看到的。她总觉得我瘦,从小就是。当然,我不会让她知道每次假期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头扎进健身房,减肥。

丰盛的接风饭吃过,因为太饱几乎动不了,于是回屋朝床上一躺。

新床单有点花哨,并且,质地很差,一定是买了便宜的……正想着,她收拾完碗筷,过来坐在床边跟我说话,开口就说这床单,脸上带着小得意。床单是对面邻居家大姐倒腾来的,进价呢,还不到30块钱,多划算。

我笑,对,挺好——如果是以前,一定会找出理由来教导她不要贪便宜,钱就是赚来花的。现在,我不了,我学乖了,赞同她生活要节俭。我连给她的衣服都学会撕去原来的价格签,贴上便宜许多的——不是想骗她,是为了她安心。

她坐在我床边家长里短地和我絮叨片刻,看我懒洋洋的表情,说你睡会儿吧,坐车累。于是我就睡了,一直睡到黄昏她喊我起来吃晚饭。

如我所料,晚饭依然丰盛,但大多是中午的剩菜,只添了一个青菜。

剩菜,她是向来舍不得扔的,以前回来跟她争,教育她吃剩菜不健康,但争的结果是她不再给我吃剩菜了,但是自己会吃——不如不争。

于是虽然不饿,却还是努力大口小口地力争把剩菜消灭掉,以免她再吃第三顿。好在她节俭,若不是我回来,平时是不会把菜做得那么多的。

于是再一次撑到,吃过饭,跟着她出去散了会儿步。

她开始看京剧,亮着客厅里一个小灯,我对这些咿咿呀呀的声音不感兴趣,但还是认真地坐在旁边陪她看了一会儿,并且跟她聊了聊李胜素和张火丁,聊了聊《锁麟囊》和《失街亭》——为了她,我恶补的。

好在她也不会看太久,多年的习惯是9点前必定上床休息。

果然,9点不到,她说,不早了,睡吧。

我立刻响应,好的,睡觉。然后简单洗刷回房间。

【三】

上床10分钟后,我熄灭了灯,其实这么多年在外面,一直有睡前看书的习惯,如果兴致来了,会看上三两个小时。但在她的家里不行,如果再过半个小时依然开着灯,她一定会过来催。她一直觉得电费水费都很贵,能省则省,尤其该睡觉不睡亮着灯是最大的浪费。后来还学会了新口号,要环保。于是我索性关了灯把播放器藏在被窝里听音乐——再不和她为这些小问题争执,乖乖学会了变通,何况在她的家里也不能睡太晚,因为早上一定要按时起来吃早饭的,否则,她定然会几分钟敲一次门,不把我折腾起来决不罢休。

依然是一个好睡眠,即使有过那样冗长的午睡。

很奇怪,这些年在外面的窝越来越安逸,两年前,我在广州买了小房子,装修得无比温馨,但睡眠一直不太好,可是只要回到她的家,回到她铺的床上,总是能睡得沉实香甜,甚至连梦都不做。所以累的时候,我喜欢回她的家。

早餐有小米粥和鸡蛋,是她早早起来做的。也是在她的家里最常吃的早餐,其实我更喜欢早上到外面去吃小吃,但她不让,说外面的饭既不营养,也不卫生,还贵。

我知道,主要是贵,所以回来即使我掏钱,她也坚决不去外面吃,并一遍遍絮叨着叮嘱我一定要自己做饭吃。我都答应着,并且不脸红地撒谎,告诉她我学会了煲汤做菜,告诉她每天早起早睡不浪费……说得多了也像真的,她就会信,于是欣慰,然后不忘叮嘱一句,生活上也别委屈了自己,衣服可以少买一件,一定要吃得好,你在外面,不比家里。

我用力点头称是,虽然觉得她的逻辑有问题:为什么在外面就要吃好,在家里不用呢?

当然,我不会问,这是她的观点,在她的家里,她的观点一直畅通无阻。

【四】

住上三五日,陪她出去逛逛街是难免的,退休后,她尤其爱逛超市,不同的是她的兴趣在各种优惠打折的商品上。她是典型的为了便宜一毛钱的鸡蛋可以排三个小时队的老太太,并且现身说法,告诉我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再不会像年少气盛时把她一个人丢在漫长的队伍里转身走掉,而是捺着性子陪在她身边慢慢朝前挪,并接受前面后面那些和她一样的老太太的赞美,说我懂事,听话,说有个闺女多么好……一直说得她神采飞扬,说得我脸色绯红。

终于买到便宜货品,看她挑好,仔细放进车子里。我拿眼睛瞄瞄旁边那些诱惑我的物品,一咬牙,忍住了,不买。跟着她,我要自己坚持一个观点:只买便宜的,不买想买的。

就这样拎着一堆打折的东西跟着她很有成就地回了家,一件件朝外拿,赞她买得好。结果,她再次把其中一部分装进一个袋子里,说,这些你带着。

广州有的卖,我小声说。再乖,这件事我也不想顺从,实在不想拿,都是些日用品,不过便宜了些。

广州卖得贵。她很坚持,你刚买了房子,还着房贷呢,不省怎么行?

我灵机一动,广州的超市也打折,比这儿打得还厉害。

真的?她不太相信。

真的,广州的超市更大,超市越大东西越便宜。我很确定。

她想了想,自语,倒也是,不拿不拿吧。这可够家里用两年了……

我松口气。以前她给我推,最后两个人都会急,这样多好,皆大欢喜。

就这样在她的家里气氛融洽地过完假期,明显看到镜子里的小脸圆了一小圈,幸好假期不长,该走了。

【五】

还是买了火车票,这是她最放心的出行方式。

临行前,她一样样帮我检查了行李,在确认没有遗漏后,她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来掖进我行李箱的底层。

“妈,我不要。”明知是白说,明知她接下来的这句话是“穷家富路”。

果然,她果断地说:“拿着,穷家富路。”

但这次我有新的理由,开玩笑地说:“很快的,晚上眼睛一闭,早上一睁,就到了。”

她扑哧一笑,然后口气又认真起来:“那也不行,再说,万一你在火车上饿了呢?”

多牵强,我哪会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可是,我不同她争了,反正每次也争不过她,干脆不争了,说:“那我可拿着了,刚好看中一个包,回去买。”

她警惕起来:“买个包也花那么多钱,不行啊,要学会过日子,你还还着房贷呢!”

我哈哈大笑,她立刻明白我在逗她,白我一眼:“死丫头。”

然后,我拎着行李,装着她给的厚厚的钱,离开了她的家。不知道那些厚厚的钱是她买了多少便宜的打折物品一分分省下的,给我的时候,却是那样豪气舍得,并且一次次地给,不容我推拒。而正是因为长大后看懂了生性节俭的她对我的舍得,才学会了不再和她抗争,学会了适应,学会了顺从,学会了“撒谎”,学会了乖,学会了在她的身边放低我的心性去飞翔——在她的家里。

没错,那是她的家。而她,是我的家。(文 / 妞妞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是她的家,她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