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确实痛苦,也说说我的经历

image

此文是对应这篇文章:“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 “总是如此”

作者:Adahu

独子,37周岁,已婚,两娃

2003年大三,父母车祸,经济条件差,父母过早出院,父亲丧失所有近期记忆能力,母亲丧失劳动能力。

2007年母亲因病进手术室,我要提早去签字,我爸自己去医院迷路丢失,幸亏被去医院看望我妈的表哥在大街上遇到

2010年岳父肝硬化腹水,同年老婆怀孕胎停,腊月27人流,我们在海军总医院新建成住院楼里听外面烟花爆竹

2012年,老婆临产,回老家接父母来京,临行前晚,父亲丢失,发动亲戚朋友,终于在半夜里找到。儿子满月时,岳父来京复查肝病,查出肝癌

2013年父亲车祸十年了,运动太少,遗传上辈高血脂症,导致下肢动脉闭塞,住协和医院下肢安放三个支架,术后四小时由于进食过快导致呕吐,贲门撕裂,支架术后需抗凝血处理,导致胃部不停出血,最终呕吐1000毫升左右,然后陷入不停的输血失血循环别人三天出院,我们用了一个月,我在医院度过30岁生日。

2014年岳父肝癌治疗,手术意外,严重并发症,奄奄一息,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2015年,老二出生,老婆辞职,在家带娃。父亲由于颈动脉、椎动脉堵塞,做颈动脉支架,术后连续一周夜夜血压飙升到200+,每晚必奔送入CT室看脑部有无出血 ,我在门外瘫坐在地,等待检查结果,扪心自问这病该不该治?!

重点:父亲两次住院,两次意外,已经够崩溃了,最大的困难是由于没有近期记忆,他完全不知道正在接受治疗,醒来就拔留置针,胃管,尿管,血撒病房!我们提醒无用,强行束缚则发疯挣脱,只能是我搂着父亲入睡,稍有挣脱,软言哄之

2016-2019,岳父肝癌持续恶化,全身转移,父亲病情加重,生活无法自理,拉屎忘擦屁股,尿裤子

2020年,岳父病情继续恶化,做西医最后努力,PD-1免疫治疗,副作用过于明显,宣告失败。本人年初突发肌肉无力,随后确诊重症肌无力。

其实这题目只是呼应另一个板油的帖子,经历会有不顺遂,痛苦是自己的感受。但是痛苦也像快乐,过去就过去了,我回顾起来也没啥感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生确实痛苦,也说说我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