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人的死能救成千上万的人,那该不该让他死?

从伦理学角度回答一下吧

让我们来做一个思想实验:

现在爆发了一场致命性传染病,已经感染了一千万人。

7 天之内需要服药,否则必死。唯一发现有效的药物,是某一个没有染病的普通人,他的基因有变异,我们只能使用他的人体组织来制药,但这么做的话,他又必死无疑。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人和那一千万人无亲无故。

现在你是政府决策层,公众暂时不知道有这个消息(就是有人的人体组织能够制药),你现在是否应该派人去抓那个人来制药?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出发,你应该派人去抓他,一个人的牺牲能挽救这么多人的性命。

但是,如果你不是政府决策层,你是那个基因很特别的人呢?

你肯定不希望自己活在这样一个国家,政府会因为大部分人的生存的原因,剥夺你无辜的生命,别人得病不是你的错。

如果你是一个得病的普通人呢?如果你得知这个消息,也许你会自己动手抓到那个人,因为那个人能救你的命,你家人的命,你周围所有亲朋好友的命,虽然他是无辜的。

但当你抓到他以后,现在需要你亲手处死他,你下得了手吗?

很多时候,人类的道德其实都是一种情感上的判断。你全家人得病要死,现在要你杀一个人来救你全家,你很有可能会做。你隔壁全家人得病要死,现在要你杀一个人来救你隔壁全家,虽然你隔壁一家人的数量和你全家是相同的,但你依然不会去做。

功利主义试图在整个社会中找出一套合适的规范,使得这个社会能良好地运营下去,人与人之间能和谐相处。

但是,在这个思想实验下,还有社会存在吗?现在是爆发了一个危机,正常状态下的规则还适用吗?

让我们回到现实社会当中。事实上,我们很多人都用着血汗工厂里生产出的产品。因为一些人辛苦的劳动,我们享受着低价却优质的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福利就是许多人的辛苦换来的。

如果每个人真的同等重要,那我们现在应该立即停止使用血汗工厂产出的产品(一些发达国家的确这么呼吁群众了,因为他们的人民有钱购买高价产品)。

少数人的利益和多数人的利益同等重要吗?

每个人真的都是平等的吗?

一个人的生命和千万人的生命同样重要吗?

这些都是非常抽象的问题,我们这群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就会如此空泛地思考这些问题。

但现实生活不是几句空泛的疑问,而是无数需要考虑公平正义的制度设计。

我们认为,少数人利益和多数人的利益都要得到保障。

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

我们认为,生命都是无价的,每个人都一样有生存权。

但事与愿违,多数人的利益常常需要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来实现,一些少数人的利益,更是建立在多数人牺牲自己利益的基础上。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不平等了。从先天天赋,到后天的家庭环境,再到宏观的社会环境,每个人都不一样(同卵双胞胎也许差不多)。

有的人死了,十里长街都站满了哀悼的人。有的人尸体还能好好处理,放在一个水晶盒子里,供大家参观。而我的爷爷死了,只是亲朋好友们落泪,放在一个木头盒子里,埋在了土里。

有的人死了,赔偿一百万,有的人死了赔偿二十万。有的人一出生就活在地狱模式当中,有些人一出生就是简单模式。

少数与多数,利益的冲突、生存和发展的权利。种种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的问题。这些问题在伦理学当中进行了充分的讨论,但依然没有一个令所有人都信服的答案。我个人比较看好规则功利主义,也就是:我们都遵守一套能促进大多数人幸福的规则。

但有的人认为道义论更好,一些规则是无论如何都要遵守的,我们不能谋杀一个小孩,即便是为了拯救千万人。

有的人认为,美德伦理学就很好。在一个有美德的社会里,也许发生了前述那种思想实验,那个基因变异的人也许会自愿站出来牺牲自己。

我并没有回答“如果一个人的死能拯救成千上万的人,那是不是应该牺牲他?”

以功利主义的角度,我们应该牺牲他。

但有的伦理学主张认为,我们不应该牺牲他。

但我倾向于认为,如此一个极端的问题,它已经不在伦理学的论域之下了。

如果我是决策人,我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他,并隐瞒这个消息,不让获救的人们有负罪感。

如果我是普通人,我会毫不犹豫地绑架他,并牺牲他。

如果我是这个基因变异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躲起来,不让大家找到我。

你也许会有不同的答案,那没关系。

牺牲一个拯救千万,这样的问题想想就好。还有更多更现实的问题值得去思考。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451842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如果一个人的死能救成千上万的人,那该不该让他死?